48Ilaria(二)(1/2)

加入书签

  一夜无梦。

  江一一觉得自己这个‘一帆风顺一生平安’的祝福大概在二十岁生日的那天过了保质期,以至于这之后都是事与愿违一直倒霉。

  这次发烧持续了一个多礼拜,退了烧烧了退,反复到深知江一一强悍体质的221一众都已经“江一一发烧记”版本更新到50,小三一口咬定一一是突然觉悟了自己对人见人爱的自己深埋的禁、忌之恋,为了防止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让自己恨她,于是忍痛称病在家不出,只希望这份不容于世的恋情能够随着时间淡化,让她在归来的时候看见一如以往人比花娇的自己能够淡定地问上一句——最近好吗。

  在小三说的口沫横飞兴高采烈的时候,江一一推开了寝室的大门。

  于是,以一句‘最近好吗’喂开头语,小三的储备粮再次被洗劫一空。

  “可惜没有棉花糖。”

  柳景遗憾地撕开大白兔奶糖的袋子。

  “那个牌子好难找。”

  “那么喜欢吃棉花糖?”

  江一一的语调很平和,可是柳景敏锐的察觉到了威胁,连连摇头。

  “那真是太可惜,我还想买一堆棉花糖让你和小三一起吃个够呢。”

  会被填鸭的……

  一时间,柳景和小三脑海里都冒出了江一一指挥着一个看不清模样的人往自己嘴里一把把塞棉花糖的场景……

  喔,太可怕了,把我们以前乖巧可爱的一仔还回来啊嗷嗷~

  老大慢悠悠地啃苹果,做结案陈词。

  “祸从口出,以入还出。”

  “老大好文采!”

  狗腿们齐声附和。

  江一一打了个哈欠,有些困了。

  ……

  “诶拉瑞亚,我可爱的小天使~”

  诶瑞斯拢了拢从肩膀上滑下的头发,那自然卷曲末梢微微向内弯的头发又长又黑,很漂亮。嘴角噙着幸福慈爱的笑意,她用指尖轻轻碰触着躺在床上的婴儿虚握着的拳头。

  又小又软的一团,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却在她碰触的时候紧紧攥住了手指不放。

  诶瑞拉的整颗心都化成了柔柔的水。

  她在自己孩子的额头留下一个珍而重之的吻。

  “诶拉瑞亚,你的阿瑞斯来啦~”

  楼下传来米拉调笑的声音,她的大嗓门几乎能够让半条街的人都听到。

  诶瑞斯听到了阿瑞斯不悦地重咳,可米拉像这条街上生活着的大多数人一样,对这样含蓄的警告没有任何的收敛,反而笑的更大声起来。

  “喔,我们尊贵的阿瑞斯大人害羞了,哈哈!”

  即便再不舍得,诶瑞斯也只能把自己被握住的手指从诶拉瑞亚的拳头里抽、出来。

  她必须得下去阻止米拉继续开口,因为那不是调侃,而是讽刺。

  阿瑞斯也不是个好脾气的人,他之所以能够忍耐着不发火不过是因为贵族的矜持和自尊,而之所以就算每次都会被刺上几句却还是每个礼拜都会过来,那是因为……

  他爱她。

  诶瑞斯的脸上浮起了极其甜蜜的笑容,少女妍丽的五官看起来仿佛发着光,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踩着楼梯下去的身影轻盈得像是在花丛中飞舞的蝴蝶。

  上一次见面的时候,阿瑞斯说他要渡海去那不勒斯迎接一位大人物,那似乎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以至于他忽略了自己刚刚出生的女儿,而那都已经是三个月前了,现在,诶瑞斯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他,给他一个甜美的吻,然后告诉他诶拉瑞亚——他和她的孩子——的事情了。

  “阿瑞斯,你回来了。”

  诶瑞斯扑进了站在院子里的男人的怀中,踮起脚尖给了他一个深深的吻。

  尽管已经成为了一个孩子的母亲,可是她现在也不过才是个16岁的少女罢了,在父母死后独自离开了出生小镇,莽莽撞撞地闯进了这个陌生的城市,摔了好几次大大的跟头后,终于学会了怎样在这里生存。她几乎什么都做过,那个在小镇上被父母保护的很好,贫穷却纯真的女孩藏了起来,诶瑞斯以为自己永远也找不到她了。

  可后来,她遇见了阿瑞斯。

  那是一个极其浪漫的戏剧化的相遇,两个拥有极其相似的名字,却身处两个极端阶层的异性,相爱了。

  “我们先进屋去。”

  阿瑞斯回应了诶瑞斯的吻,但是结束的速度之快,让她有些不安。

  阿瑞斯,我……我做错了什么吗?

  她想这么问,可是目光落在他笔挺的西装上时,那句话就被咽了回去。

  诶瑞斯有些窘迫地扯着自己的衣摆。

  “对不起,我又忘记了……”

  阿瑞斯摇了摇头,轻轻碰了碰她的嘴唇,示意因为这个甚至连亲吻都算不上的碰触而雀跃起来的小姑娘挽住自己的胳膊。两个人一起走上了楼。

  米拉看着他们两的背影,撇了撇

  嘴,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一进屋,诶瑞斯就开心了起来,她迫不及待地拉着阿瑞斯走到床边,絮絮叨叨地不停地说着有关于正闭着眼睛睡觉的诶拉瑞亚的事情。

  “诶瑞斯。”

  阿瑞斯打断了她的话,微皱起的眉头配合上那双深情款款的海蓝色眼眸,使得他看起来忧郁而又魅力十足。

  “抱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