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Ilaria(四)(1/2)

加入书签

  江一一和西蒙并排躺在屋顶上晒太阳。

  江一一眯着眼睛,温暖的阳光毫不吝啬地泼洒在她的身上,浑身懒洋洋的像是浸泡在热水中,连动一根手指头都不乐意。

  她很享受这样的午后,当然,仅限于冬天。

  诶瑞斯虽然致力于将她打造成合格的淑女,但是每每看到她这时候的表情,总也会忍不住放软了心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放纵着。现在,诶瑞斯就和柯扎特夫人一起坐在旅馆的门□流着织毛衣的经验,享受着午后的宁静。

  这样的悠闲,在图里小镇中,其实可以算是一种奢侈了。

  江一一时常会有一种错觉,她告诉过自己,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所以说,现在她就真的回到了那个“哪里。”

  图里小镇,是一个和诶特曾经生活的地方十分相似的存在。

  一样的贫穷,一样的混乱,一样的为了生存忙忙碌碌不择手段,一样的被人轻视受人欺负,一样的欺软怕硬。

  一样的坚韧,一样的智慧,一样的护短排外,一样的在尖锐刻薄下藏着纯朴善良,一样的容易满足。

  江一一将视线投注到屋檐下坐在一起的诶瑞斯和柯扎特夫人身上,从这个角度只能看见柯扎特夫人花白的头发,诶瑞斯青蓝的衣角,还有快速飞动的针尾以及在那令人眼花缭乱的挑拨勾收之下一寸寸变长的毛衣。

  细碎的絮语从屋檐下浮了上来,在江一一耳边轻轻爆开。

  她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其实他们并没有变。

  变得是江一一。

  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回头再看的时候,会发现那么多曾经忽略掉的事情。也从来没有想过,只是丢掉了一直沉淀在心底的包袱,所看到的事物就会发生几乎是天翻地覆的变化。

  “我很喜欢这里。”

  “嗯?”

  “在妈妈的口中,图里小镇是一个混乱而又危险的地方,可是我很喜欢这里,这里和她说的一点都不一样。”

  西蒙的妈妈是柯扎特夫人的大媳妇,自从柯扎特夫人的大儿子病逝后,这位从某方面来说很彪悍的媳妇一声不吭地就带着儿子回了娘家,不久后就又嫁了人,据说西蒙这次被送到图里来住上一个月,就是因为她忙着照顾刚出生的小儿子,没空去管大儿子的缘故。

  鉴于婆媳关系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难搞的人际关系,江一一没有那个兴趣去对这刨根问底。她只是掀了掀眼皮看向已经坐起身的西蒙,对这个只比自己大两岁的少年露出带着些狡黠的笑容。

  “那要看你怎么看了。”

  西蒙也笑了起来。

  他对江一一伸出手。

  “西蒙柯扎特,我想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诶拉瑞亚伯特。”

  江一一伸手握了握他的指尖就松开。

  西蒙只待了半个多月就被他母亲召唤了回去,原因不详。

  不过江一一瞅着柯扎特夫人黑了的脸,估摸着这大概又是前婆媳大战的结果。

  喔,可怜的西蒙,合格的炮灰。

  越是平和安宁的时光,时间越是过得很快。

  在瑞纳终于打算要把自己嫁出去的时候,江一一十四岁了,勉勉强强达到了诶瑞斯的淑女标准。

  作为曾经的孩子王,瑞纳的婚礼轰动了整个图里小镇,虽然江一一不确定这其中有多少人是纯粹在围观稀罕的“二十二岁的老姑娘出嫁”。

  那个被爱情狠狠撞了一下腰的幸运男人格木收获了无数少年酸溜溜的祝福——其实更像是诅咒……——笑的傻乎乎地在瑞纳的发鬓别上了一朵盛放的野花,在镇上的人大声的起哄声里,弯了腰在苍蓝的天空下亲吻了自己的新娘。

  柯扎特夫人激动地掉了眼泪,多愁善感的诶瑞斯也红了眼圈,频频将目光投注到忙着起哄的江一一身上。

  “喔,诶瑞斯,你不用这么担心,诶路还是个孩子,她还能再陪你几年,不像是我的瑞纳……”

  瑞纳妈妈今天格外感性,如果不是被瑞纳爸爸拉着,恐怕都要冲上去打断婚礼抢回她的瑞纳了。

  “你说得对,虽然知道诶路总是会出嫁的,但是一想到我的小天使总有一天会离开我,我还是会忍不住……”

  “哎,如果孩子们都不会长大就好了……”

  两位妈妈一起长长地叹息。

  江一一莫名觉得身上发冷,她抬头看了看天,阳光灿烂。

  “好久不见,诶路。”

  十六岁的西蒙,已经完全是一个俊朗的少年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总让人觉得很好欺负。

  “半年而已,西蒙。”

  江一一笑了笑,十四岁的少女,已经拔高了身条,五官看起来和诶瑞斯十分相似,却又多了些冷硬,只有对着诶瑞斯几人,才会柔软下来,露出讨人喜欢的真实笑意。

  之前蓬松的短发在诶瑞斯的的强烈抗议下已经留长了,软软地搭在肩膀上,再加上多少也有了

  点曲线的身材,倒是一时让镇上的不少少年恍然——喔,原来诶拉瑞亚也是个女孩子。

  至于其他……抱歉,十多岁少年的荷尔蒙暂时还没有办法打败江一一的拳头。

  婚礼已经进行到了尾声,格木抱起瑞纳,在一群少年的起哄中夺路狂奔,而新娘手里的花球也终于抛了出去,引起一群少女的骚动。

  “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

  “没有什么是一尘不变的。”

  “但是可以选择变得更好还是更坏。”

  西蒙和江一一相视而笑,没有再说话。

  “柯扎特夫人,你觉得我家诶路怎么样?”

  “诶瑞斯,你觉得我家西蒙怎么样?”

  不远处的诶瑞斯和柯扎特夫人对视一眼,意味深长地笑了。

  冬天的时候,旅馆的生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