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泽田娜娜(三)(1/2)

加入书签

  原来纲吉哥哥是不幸死了一二三继承人的彭格列仅剩的十代继承人。

  原来奈奈妈妈和家光爸爸是超人夫、不对,是彭格列相关者。

  原来自己这辈子还是和黑手党扯上了关系。

  虽然不知道那个用蛤蛎来命名的黑手党到底是怎么有勇气仅凭借初代首领的血脉,就认定一个过了十四年正常生活的普通孩子能够在经历短时间内的特训后就成为一位合格的黑手党首领,但是这并不妨碍江一一再一次确定了自己和意大利很有缘——孽缘!

  并且,江一一觉得以后无论听多少次别人说意大利男人浪漫热情神马神马的,都绝逼不会相信一个字了。

  导致江一一观念改变的就是她和泽田纲吉的新的家庭教师,自称为世界第一杀手的意大利男人——喔,别看他现在是婴儿的模样,从小看柯南的孩子都知道外表不可信啊——里包恩。

  里包恩打破了江一一20又2再16年的世界观,刷新了江一一对“变态斯巴达超s鬼畜”的定义下限。这位自称为家庭教师的小婴儿以其完全不符合可爱外表的强悍战斗力,实现了“我的命令都是绝对的,如果有异议,那就去死一死吧”的□主义。

  ——他居然直接把江一一一脚踢进了流经并盛的那条小河里喔!

  把江一一抱上来的是泽田纲吉升上国中后新交的朋友山本武,浑身湿漉漉冰凉凉脸色煞白只满心以为自己要再被淹死一次的江一一吓得完全没了反应,小小的一团缩在山本武怀里,茫茫然地看着自家哥哥被里包恩揍得鼻青脸肿仍然不屈不挠地在大魔王手下挣扎。

  看到泽田纲吉见到自己没事后整个人都松了下来,瘫坐在地上苍白了脸无意识地流眼泪,然后像是怕被自己笑一样慌忙伸手揉眼睛的模样,江一一很丢脸地大声哭了起来。

  泽田纲吉彻底慌了手脚,山本武也有些不知所措,江一一仗着自己现在年龄小,在两个人笨拙的安慰里把所有的害怕和莫名的委屈全部发泄了出来。

  没有人知道她第一次被淹死的时候,那种渐渐窒息,慢慢绝望,仿佛从心底沁出的寒冷还有恐惧;没有人知道她再一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出现在中世纪的意大利,变成一个脏兮兮的瘦弱女孩,不得不寄身在教堂忍耐着随时可能被赶出去被饿死的担忧时候,那种无措的,茫然的,担惊受怕的小心翼翼。

  二十岁的江一一不能够因为做了几个自己死掉的噩梦,就担惊受怕地像只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甚至那些负面的情绪只能被精简然后加工,成为朋友关心时候的一个话题,用玩笑的口气一笔带过。

  不过现在嘛,十一岁的泽田娜娜可以。

  痛快地大哭了一场之后,江一一带着还没有平复下来的哽咽,红了眼圈和鼻尖,乖巧地坐在山本武家里吃着山本爸爸为了安慰受到惊吓的小朋友特制的握寿司。

  担心妹妹的泽田纲吉一边和山本武聊着天,一边时不时地向江一一递过去一个小心翼翼的关切眼神。

  罪魁祸首里包恩完全没有内疚这种情绪,很好意思地从江一一的面前拿走一个寿司,又一个寿司……

  看来就算他第一杀手的名头不是真的,第一厚脸皮也绝对非他莫属。

  江一一腹诽。

  第二天,江一一没有去上课,她发了低烧。

  “体质真是差啊。”

  罪魁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