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Ilaria(五)(1/2)

加入书签

  “致亲爱的诶路:

  巴勒莫郊外的橘子又熟了,很抱歉今年仍然没有办法去探望柯扎特夫人,她的身体还好吗?不过,在下一个丰收的季节里,我会再一次前往图里,这一次希望我可以打动我固执的母亲,让她允许我如同归根落叶一样回到这个我出生的地方,成为真正的图里人,那将会是我的荣幸。

  另下次回去的时候,你想要什么手信?

  想念图里的一切。

  你忠实的朋友,西蒙。”

  “致西蒙:

  我想你大概没有完整地探索整个图里,因为在镇外西北一公里的地方也有橘子树,一片。当然,如果你只是想抒情的话就算了。柯扎特夫人很好很精神,昨天还被她逮住说教了到黄昏。希望你的愿望可以实现,虽然事实上我觉得你可以稍微强硬一点的,恩,拿出和你十八岁的年纪相符合的男人的气魄吧。

  另,手信?把你能想到的都带来吧,诶瑞斯会高兴的。

  诶拉瑞亚。”

  “致诶拉瑞亚:

  马里诺家族在阿瑞斯的手中没落,卡塔尼亚已经难以再现马里诺的辉煌,自然,这与你我并没有什么关系。请转告伯特夫人,我会一直遵守承诺,不对那个男人说出有关于你们的任何消息。

  另,我不日便将去往巴勒莫。

  阿诺德马里诺。”

  “致阿诺德:

  这真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当然,我不是指马里诺的没落,而是指欺骗了诶瑞斯的男人获得了他最害怕的惩罚。

  另,恭喜。

  诶拉瑞亚。”

  “致亲爱的诶路:

  巴勒莫郊外的野花盛放,好吧,我知道图里周围的野花多不胜数,而这只是我为了继续写下去的开场白罢了,你知道的,我并不擅长打开话题。今天真的是个不错的日子,母亲终于同意了我的要求,三月后,我就会回到图里,并且一直生活在那里。当然,就像我生活在巴勒莫时总是回图里看望柯扎特夫人一样,回到图里后,一年仍然有三个多月的时间需要住在母亲这里。路里——我的弟弟,是个可爱的孩子,有了他的陪伴,母亲也不致会觉得孤单。

  另,昨天和母亲去参加了一场晚宴,我想我无论如何还是适应不了那样的场合,虽然宴会的主人艾琳娜小姐十分平易近人,并没有贵族的高高在上。托她的福,带给你的手信中多了一瓶斯佩多家族私人酒庄出产的葡萄酒。喔,希望这瓶酒不会像d斯佩多先生那样高傲地挑衅着我们这些平民的味觉。

  代我向柯扎特夫人问好,以及回信的时候请务必温柔一些。

  你忠实的挚友,西蒙。”

  “致亲爱的西蒙:

  虽然我对你有关于‘温柔’的定义产生了一点小怀疑,但是这并不妨碍我对我的朋友给予最大程度的纵容。图里周围的野花确实盛开的很漂亮,诶瑞斯和柯扎特夫人最近十分热衷于给旅馆布置不同的花束,每天,每个房间。对于你得偿夙愿,我先得说一句恭喜,虽然我想这个消息大部分图里的少年都不会想要听到,你知道的,他们一直觉得你的存在是他们在镇上女孩子里面男性地位的极大挑战——其实我觉得他们在考虑这个的时候忽略了我。

  另,我喜欢红酒,谢谢。不过这个不能拿来充数,该带过来的还是一样都不能少,明白了,我亲爱的西蒙。

  这样符合你说的温柔了吗?

  你的朋友,诶路。”

  “致诶拉瑞亚:

  巴勒莫最近政局不稳,注意安全。

  阿诺德。”

  “致阿诺德:

  我明白了,我会保护好诶瑞斯的,谢谢。

  诶拉瑞亚。”

  这是江一一寄出的第四十七封回信。

  其中给阿诺德的回信居然占了大半。按照江一一那来信了才给回的懒惰性子,这数字很是说明了一些问题——起码诶瑞斯对她和阿诺德“兄妹情深”表示了深深的欣慰。

  真可惜,好像给她看看自己和阿诺德通信的内容啊。

  江一一坏心眼地想着,将手中只写了几行字或者更少的回信交给了邮差,诶瑞斯忙不迭地递上几枚硬币。

  在回信寄出去三天后的傍晚,风尘仆仆的少年站在了柯扎特家的门口。

  西蒙掀了掀几乎压住了上半张脸的鸭舌帽,终于露出了藏在帽檐阴影里的明亮双眸。他给了江一一一个热情的拥抱。

  “喔,他们在担心我在图里的男性地位的同时,确实少考虑了你。我的朋友,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会想要看到你对我的‘温柔’了。”

  江一一回了他一个拥抱——“轻”拍着西蒙的背脊。

  “虽然我承认是故意的,但是你这么说我还是很不开心。另外,图里的橘子熟了,要一起去摘吗?”

  西蒙背着手揉了揉自己的脊背,点了点头。

  “巩固你的地位?”

  “不。只是想吃橘子了。”

  江一一瞥了西蒙一眼,

  挑了挑眉眯起了眼睛微笑,蓬软的黑发在阳光下被镀上了一层浅浅的金,刘海末梢微微卷曲,露出了光洁的额头。

  在数次纠正无果后,诶瑞斯终于妥协了,一边安慰着自己诶路就算短发也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