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Ilaria(七)(1/2)

加入书签

  图里之王?

  江一一挑了挑眉,居高临下地俯瞰着giotto三人,没有错过西蒙脸上坏心眼的笑容。

  她敢肯定,这个蔫儿坏的家伙一定是偷听了诶瑞斯对自己翻旧账的那一段。

  ——西蒙柯札特,你给我记着。

  江一一用眼神传递着这个信息。

  “……所以,我来请求你的帮助。”

  giotto仰着头看向坐在屋顶上晒太阳的江一一。

  “我为什么要答应你。”

  江一一眯起眼睛。

  曾经作为继承者一手毁灭过的存在,现在却被它的创办者请求着帮忙把它一点一点地建立起来。

  这样时间错位的感觉,实在让人难以言喻。

  “你准备拿什么来打动我?”

  giotto微笑了起来,他的笑容总是显得很温暖,并且因为长相清秀的缘故甚至带着几分微妙的纤细——和他的曾孙子也是他唯一承认的继承者泽田纲吉一模一样。

  但是很奇怪的,明明是一模一样的面容,可是giotto的笑容,除去温暖和纤细,似乎还隐藏着其他的什么,让即便是对他并不那么喜欢的人,也无法不放下心防,产生信赖。

  他对着江一一伸出手。

  “我很喜欢图里,虽然贫穷,但是大家总是充满活力。我喜欢镇上大家的笑容,也想要守护这样的笑容。你愿意和我们一起吗,诶拉瑞亚。”

  “从打动人的角度来说,你的理由实在是烂透了。”

  江一一叹了一口气,之前那模仿自阿诺德仿佛镌刻在骨子里的孤傲都消失不见,就像是一个在烦恼该摘哪一朵花的少女,她并拢着双腿将手肘撑在上面,手掌托着下巴歪了脑袋看giotto三人。

  “不过你仍然会答应的,不是吗。”

  giotto的笑容里带上了几分狡黠的意味。

  “毕竟,从最开始,你就没有想过拒绝。我的直觉,总是很准的,诶路,你比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更加爱着这里。”

  “……”

  ……giotto你说的那个高尚而又感性的人是谁喔?

  江一一整个人都愣住了,她不知道自己做出了什么样的表情,但是她很清楚地看到了底下三个人脸上浮起的笑意。就连因为她之前的话语而有些不悦地皱起眉头的g,都笑了起来。

  一定是我听到的方式的不对。

  以及……彭格列初代,我们的关系什么时候有好到可以直呼“诶路”了!?

  摇了摇头,江一一扯了扯唇角。

  “没办法,这是妈妈的愿望,而我,一直是个听话的好孩子——西蒙柯札特,你说是不是?”

  被点名了的西蒙苦笑了下,把鸭舌帽往下压了压。

  “诶路,诶瑞斯夫人一定会很开心的。”

  “柯札特夫人知道你对拉着一名淑女保卫图里的事情这么热心的话,一定也会很开心的。”

  “喔……我亲爱的朋友,你不会告诉柯札特夫人的对不对?”

  “总得有来有往才公平,不是吗?”

  “那也得你真的是一名‘淑女’啊,诶路。”

  “柯札特,我觉得柯札特夫人一定很想知道自己宝贝孙子这些年来的点点滴滴,比如他曾经对——”

  “诶路,我道歉。”

  都失笑,西蒙也自己笑起来,然后低笑变成了大笑。

  江一一坐在屋顶上看着他们三傻乐,如同被感染了一般,唇角也弯出了愉悦的弧度。

  “淑女是不会坐在屋顶上晒太阳的。”

  giotto伸出的手还没有放下,手掌摊开在阳光中,明明掌心空无一物,可他微笑的神情却好像已经拥有了自己想要珍视的一切。

  “那么,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你下来呢。”

  “喔,就算是淑女,也有对午后阳光的渴望。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邀请你们一起来享受一下图里春天温暖的阳光呢?”

  江一一懒洋洋地开口,她喜欢在屋顶俯瞰整个图里的感觉——尽管这确切来说只能算是视点比较高地平视。

  “顺便,聊一聊我们接下来需要做些什么。对了,梯子在哪里西蒙知道,当然,你们愿意自己蹦上来我也不介意。只要不踩碎屋瓦。”

  “另外,我是诶拉瑞亚伯特。你可以叫我‘诶拉瑞亚’,不是‘诶路’。”

  “我是ola。你可以叫我giotto。”

  ……

  “致阿诺德:

  感谢你的关心和提醒,图里确实变得混乱并且危险起来,但是无论是诶瑞斯还是我都不愿意离开这里,对于你的邀请,我在此郑重地拒绝。

  似乎我们之间的信件从来都很短,并且我也从来没有对你倾诉过什么,不知道你现在还有没有兴趣听我对你抱怨些少女的小小烦恼——就像个普通的妹妹一样。

  另,我知道丢掉了一群犯罪者的巴勒莫现在要安

  全并且平静的多,但是你仍然要自己小心。被触犯了利益的人总是会像一只被逼得发狂的恶犬,会在意想不到的时间窜出来死死咬上一口。

  诶路。”

  “致诶路:

  巴勒莫比图里要安全得多,比起担心我,我更希望你保护好你自己,以及诶瑞斯夫人。我尊重你们的决定,但是我不希望这种尊重最后会演变为遗憾。

  我并不认为你会对我抱怨些你所说‘少女的小小烦恼’,不过如果你愿意说的话,我也不介意来做一个聆听者。

  另,不需担心,我会把他们一一铐杀。

  阿诺德。”

  “致阿诺德:

  诶瑞斯热爱着图里,我的话,应该也是喜欢着这里的,所以我加入了守护图里的自卫队——尽管现在还没有什么成效,但是我们中的每一个人,都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对吗?

  诶路。”

  “致诶路:

  我无法给出你想要的答案,对于自发成立的自卫队,大多最终都没有办法坚持下来,而那些坚持下来的,最终仍然有一部分背离初衷。仅剩下的那些,都有着一名能够强力约束部众的首领,以及能干听话的干部。

  至此,我相信你应该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既然如此,那么就不要被任何事物所束缚,坚持自己的想法就好。

  至于其他,你不需要担心。

  阿诺德。”

  江一一将阿诺德的回信放到了盒子里,这将是她和他的最后一次通信。

  图里的形势越来越糟糕,邮差已经不愿意到这里来了。

  新成立的自卫队以giotto的姓命名,念起来和“蛤蛎”的读音一样——这在很久以前就被江一一笑烂了。

  首领自然是giotto,虽然他的性格有时候显得太过柔软,不过就能力而言,这家伙绝对是妥妥的。

  是当仁不让的左右手,而giotto拒绝了西蒙加入自卫队的请求——用一个江一一听来莫名其妙的理由——因为不想西蒙成为自己的部下。

  所以说,g算什么?

  而更让江一一莫名的,是西蒙和g都欣然接受了这个理由,并且没有一点儿不适应的样子,甚至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