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Ilaria(八)(1/2)

加入书签

  江一一见到了西蒙曾经在信中提到的艾琳娜和d斯佩多。

  一位是确实亲和友善温柔大方讨人喜欢的美人儿,一位是比西蒙描述的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高傲贵族——这位未来的初代雾守和其他几位比起来,有一张和十代雾守六道骸并不那么相似的脸。

  但是极其相似的诡异品味。

  江一一不认为一位贵族应有的品味就是给自己梳一个冬菇头外加两条西瓜纹。

  “嗯——我讨厌那些堕落了的贵族,没有地位但是优秀的人才应该站在社会的中心。”

  d斯佩多这么说着,脸上带着和语意无比矛盾的嘲讽,那笑容看起来总让人觉得充满了恶意。

  ——好吧,江一一承认她带了一点偏见。没办法,谁让他最擅长的是幻术呢。

  “我得承认vongola你所说的确实打动了我,既然这样,那我就加入你们好了,这样似乎会带来很多乐趣的样子。”

  站在斯佩多身边的艾琳娜笑了起来,这位在整个西西里岛乃至意大利都身份高贵的淑女调皮地对giotto眨了眨眼睛,促狭地开口。

  “giotto,d是在说他很高兴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呢。有些人就是不擅长表达自己,这一点我们都理解的对吗。”

  斯佩多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然后嘴角扯得越大亮出更加灿烂的笑容。

  “nufufufu……艾琳娜你是在——”

  “别担心,我的直觉一向是很准的,艾琳娜。”

  giotto打断了斯佩多的话,递给了他一个“我们都明白”的眼神。

  坏心眼的家伙。

  斯佩多的表情实在是太精彩了,以至于江一一被刚喝到嘴里的红酒呛了一下。她打量了下那除了发色眸色和泽田纲吉简直一模一样的青年,衷心地感受到了基因变异的存在。

  giotto几乎是在江一一看向她的同时,就将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艾琳娜不知道从他眼里看到了什么,在速度挽着斯佩多的臂弯被带去了舞池前,还很体贴地对江一一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

  阳台上只剩下了两个人,落地的窗帘被晚风吹拂,如同被吹皱的湖面一样,把房间里的热闹和阳台上的静谧隔了开来。那些隔着薄纱的窗帘透过来的灯光和影影绰绰的人影,好像是另一个世界。

  “你不喜欢这里。”

  giotto开口打破了这片宁静。

  江一一收回凝望着月亮的目光,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笑了笑对giotto示意地举了举酒杯。

  “起码这里的酒和食物还不错。”

  这样的场景,总会让她想起作为诶路的时候,每时每刻都在提醒着她曾经犯下的错。

  手中的酒杯被接了过去,江一一看着giotto用着自己的杯子喝了一口红酒,带着温柔的微笑开口。

  “确实不错。”

  “……”

  giotto你似乎忽略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好伐!?

  那是我喝过的杯子和酒啊卧槽!

  江一一古怪地瞥了giotto一眼,金发的青年优雅地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温柔地笑着,一副不怀好意的模样——诶,形容词似乎哪里不对劲……

  “你……”

  ——刷——

  隔开阳台和大厅的门被拉开,即便是参加晚宴也还是始终如一地穿着那款黑色双排扣风衣的茶发青年走了进来。

  眼角略略上挑,即便是面无表情也透出一丝凌厉的锋锐的眼神扫过giotto,然后落在了江一一的身上。面对着多年不见的妹妹,阿诺德的神情终于柔和了下来——尽管看上去依旧是冷漠的面无表情。

  “诶路。”

  他淡淡地开口,并没有踏进阳台。

  “过来。”

  江一一乖乖地走了过去。

  因为早在听说他们这次要去巴勒莫的时候,诶瑞斯不知道用什么办法立马就和阿诺德联系上了,两人在完全忽略了当事人江一一意见的情况下,迅速就其在巴勒莫的监护权达成了协议。

  “阿诺德马里诺,国家秘密情报部的首席。你愿意加入彭格列,和我们一起守护重要的事物吗?”

  阿诺德停下了拎着自己妹子往屋里走的动作,他回过头,看向giotto。

  身高差实在是很可恶的东西,以至于江一一跟着回过头的视线只能落在阿诺德光滑而又弧度优美的下颚上。

  “vongola,我会按照我自己的判断来行动,没有人可以改变我的决定。”

  停顿了下,阿诺德很满意giotto的沉默。

  像是察觉到江一一踮着脚歪了身子想要越过自己的肩膀看过去,阿诺德收回看着giotto的视线,低头瞥了她一眼,目光柔和了下来。

  “不过,只要你以某种形式让我见识到彭格列的存在价值的话,那么我会认同它的存在并且在一定程度上给予帮助

  ”

  江一一被阿诺德带回了大厅,然后跳了她今晚的第一支也是最后一支舞……

  ……喂,g、朝利雨月、蓝宝、纳克尔,你们那一脸“诶路你竟然抛弃了giotto选择了这个小白脸”的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还有,giotto你不要边露出寂寥失落的眼神看着这边,边慢条斯理地喝着那杯你从我手里拿走的红酒啊!

  以及,艾琳娜,你那来回在阿诺德和giotto的身上移动最后深深地落在我身上的视线是什么意思啊!?

  最后,江一一狠狠地瞪了一眼无辜的从始至终都带着温柔的笑容和艾琳娜跳舞的d斯佩多。

  躺枪不是你的错,谁叫斯佩多你长了一张那么拉仇恨的脸呢。

  这场晚会过后,彭格列的主力逐渐从图里转移向巴勒莫。

  终于连giotto他们也选择了离开的时候,江一一正在图里小镇外的柑橘林里摘橘子。诶瑞斯要做橘子酱,而柯扎特夫人要做橘子派。

  以往每到橘子成熟的季节,这片不大的柑橘林中都挤满了图里小镇上的孩子,而现在,这里却只有江一一一个人——和她一个年龄段的少年们都加入了彭格列转战巴勒莫,姑娘们和比她年纪小的孩子们都被勒令不许离开图里镇的范围。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