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Ilaria(九)(1/2)

加入书签

  “这是——”

  “这是构成世界的73之一,而从今以后,它们将由彭格列的血脉继承。”

  温柔微笑着的女性略略歪了歪头,笑容中平添的几分狡黠生动了她的模样。

  “彭格列指环,似乎会是很适合这些孩子的名字呢。”

  说服giotto似乎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尤其是在他有着堪比作弊器的超直感的情况下。

  江一一看着他接过崭新新的彭格列指环,将大空属性的那一枚套在了中指上,然后将云守的那一枚递向自己,心里忽然涌现出一种达成了某项成就的难以言喻的感觉……

  ……诶,等等,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初代彭格列云之指环,就体积而言,比十代版本的大,就外表而言,比十代版本的要华丽,就能力而言,应该也要比被拆开过又合上了的十代版本要强。总而言之,就是打怪开荒下副本把妹搅基开后宫必备逆天神器。

  可是,为什么这等神器会被递到我辈凡人眼前?

  江一一看着giotto——手里的云之指环——的眼神苦大仇深。

  giotto像是没有发现她的异样,保持着递了云之戒的姿势仰着头微笑,金红色的眼眸中倒影了她的模样。

  “浮云会选择自己的天空,而天空也会期待属于自己的云。”

  他这么说着。

  “诶路——”

  “我拒绝。”

  “不可以。”

  两道声音重叠在一起,江一一从树上一跃而下,奇怪地看了眼和自己同时开口的尤利娅,在对方仿佛洞悉了一切但是就是不告诉你的神棍笑容中收回了视线,伸手拨开了giotto伸出的手,

  “很抱歉,giotto,我无法做出你想要的回应。彭格列的云守不应该是我。”

  不错,不应该。

  giotto也听出了她话里隐藏着的深意,他微笑了下,合上了掌心,将剩下的六枚彭格列指环尽数握在了手里。

  “我相信你的判断。不过……诶路,是【不应该】,而不是【不会】,对吗?”

  “……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吗?”

  “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区别啊。”

  giotto笑了起来,将握着彭格列指环的右手在胸口按了按,看起来像是做了一个半吊子的骑士礼。

  “确实是很重要的区别。诶拉瑞亚伯特,既然你拒绝了那枚指环,不知道对这个孩子有没有兴趣呢?”

  江一一表示自己在看到尤利娅拿出带着小翅膀的玛雷指环时候一点都不惊讶,真的。

  真的……

  ……卧槽,尤利娅你这是在进行73大促销吗!?

  玛雷指环不是应该一直被藏在你们家然后被那个白兰杰索暴力强夺最后利用它毁灭世界的吗!

  更重要的是——

  “尤利娅,我想你大概弄错了什么。”

  江一一点燃了自己的火焰,蕴藏着和平静的外表完全不符的力量的蓝紫色火焰在她的掌心静静燃烧着。

  “我并不认为作为云属性的自己,能够使用这枚大空属性的指环。”

  尤利娅微笑着摇了摇头,看着有些兴致缺缺熄灭火焰的江一一意味深长地开口。

  “并不是我选中了你,而是这个孩子自己,选择了你作为它的主人。至于为什么……诶拉瑞亚,你已经猜到了,对吗。”

  “……”

  江一一从尤利娅的手中接过了那枚指环,握进掌心。

  “答案就是我想的那个吗?”

  尤利娅有些抱歉地摇了摇头。

  “我无法回答你。你在找寻的答案,从哪里开始,从哪里结束,那令人叹服的时间与空间的交错,在无数个岔路口指引向不同的结局。正确的路不止一条,而你想要的,却只有一个。”

  “所以,不要那样果决地做出判断。”

  留下这么似是而非的话语,尤利娅如同来的时候一样,那么突然地就离开了。

  江一一松开手掌,食指与拇指捏着那枚长着小翅膀的玛雷指环对着太阳眯了眼睛看,越看越觉得整个天空都像是白兰杰索的那张让人恨不得一巴掌拍上去的脸。

  ——不要那么果决地做出判断吗?

  抿了抿唇,江一一皱着眉将玛雷指环套在了中指上。

  “giotto,不问些什么吗?”

  “我很好奇,但是诶路你并不谈到那些,不是吗?”

  “不错。所以不要问。”

  “虽然我很想体贴地答应你,可是还是不行。”

  “诶?”

  “因为我还要邀请重要的伙伴去巴勒莫一同参加彭格列重要的仪式。诶路,你愿意去巴勒莫,见证我实现对你的承诺吗?”

  “我一向都是很善解人意的。不过,离开太久的话可不行,我不在,诶瑞斯和柯札特夫人会寂寞的。”

  “啊……这个的话,我想

  诶瑞斯夫人和柯札特夫人现在应该正在前往巴勒莫的路上,黎莫大街会让她们想不起什么是寂寞的。你知道的,无论对于哪个年龄的女性,美丽的衣服和漂亮的首饰,都是她们永远无法拒绝的愉悦。”

  “……giotto,说吧,你这话是跟谁学的,斯佩多对不对?”

  “艾琳娜很热情地建议我,要想夺回我亲爱的朋友的注意力,那么从她重视的人身上突破或许会是条捷径。而d很友善地给我提供了讨好女性长辈的方法。我觉得,她们似乎都误会了什么,不过就结果而言,还是十分令人满意的。”

  “好吧,所以说,需要多久?”

  “大概一个多月。”

  giotto毫不掩饰地对着江一一露出了一个得逞的笑容,这一次,终于直接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那么,我们走吧。”

  “……等等,我的橘子!”

  马车车辙咕噜噜地转着。

  江一一再一次来到了巴勒莫,站在了彭格列总部。

  这座曾经被她付之一炬的城堡里,那间她办公了近十年的办公室中,还没有悬挂上任何一位首领的画像,而曾经被挂在最中间的那一位,如今就站在落地窗前,对着自己微笑。

  giotto说要做出彭格列的“规则”,作为约束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彭格列首领的行为准则——不许欺压妇孺;不许恃强凌弱;不得不问自取;不得轻辱他人;不许欺骗隐瞒;不许曝露身份;必须尊重妻子;必须恪守约会;必须有责任心。

  而曾经的诶特,也是站在这里,笑着看了彭格列的家族成员如何欺压妇孺、恃强凌弱、不问自取、轻辱他人、欺上瞒下、肆无忌惮,丢弃了自己曾经拥有的珍贵品质,一步步地将自己推向灭亡。

  giotto说为了执行规则,彭格列除了首领外,将增加作为监督首领言行存在的门外顾问部门。

  而曾经的诶特,作为首领,确实被门外顾问狠狠的“监督”了一把。

  难以言喻的既视感。

  时间与空间的交错,就像是一个轮回。

  ……

  在正事结束后,就轮到大家吃吃喝喝开心开心的时间了。

  诶瑞斯对晚会上的菜式很感兴趣,早早地奔向厨房取经去,柯札特夫人一脸的冷艳高贵,一副‘我一点都不像你你这个混小子怎么还不走啊’的表情和赶来的西蒙谈东谈西,就是不肯放他离开。

  被奶奶别扭的爱包围的西蒙只能递给许久不见的好友们一个抱歉的眼神,继续痛并快乐着——要知道,柯札特夫人的说教欲、望已经好几年没有得到满足了。

  “怎么样,我们的城堡。”

  这大约真的是一个令人无法不激动的日子,就连一贯冷漠只在面对giotto会柔和了神情的g也带了微笑,像个得到了期盼已久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