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Ilaria(十一)(1/2)

加入书签

  彭格列家族的内讧终于结束了。

  当然,并不是因为江一一,也不是因为giotto,而是因为那些察觉到了威胁的黑手党家族们试图将危险扼杀在摇篮内而发起的进攻。

  进攻从春天一直持续到秋天,收在房间里的信已经积了厚厚的一打。

  江一一错过了诶瑞斯和柯扎特夫人的蜂蜜小甜饼,又错过了她们的冰镇薄荷西瓜汁,不过她不打算再错过自己钟爱的橘子派——战局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图里作为彭格列的发源地以及阻挡在彭格列总部前的前哨,她无法说服自己那里不会受到攻击。

  喔,要知道,【历史】这东西,记载了彭格列初代的胜利,却不会记载这场胜利中都有哪些人“英勇”牺牲。

  在见到已经离开半年的女儿时候,诶瑞斯显得有些失控,她拉着江一一的手,一会儿说瘦了一会儿又说胖了,笑着笑着就伸手去抹眼角渗出的泪花。

  在信里写得再怎么大局为重,诶瑞斯也还是一个担心着自己女儿安全的母亲。事实上,从小到大,她都没有让江一一离开过自己超过一个月的时间,更别提是这样每天都能听到更坏一点的消息的半年分别了。

  “诶路,妈妈后悔了。”

  “啊?”

  “说妈妈自私也好,胆小也好,我真的很害怕,我不想看到诶路因为保护图里,保护大家而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中。”

  诶瑞斯摸着江一一的脸颊,眼圈又红了。

  “我爱图里,但是诶路,对妈妈来说,最重要的是你。”

  “……”

  江一一伸手覆在诶瑞斯的手背,微笑了起来。

  “妈妈,我也是。”

  柯扎特夫人在一旁酸溜溜地咳了起来,她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镜,板着脸恶狠狠地瞪腻腻歪歪的母女两,想着自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的孙子和嫁了人就胳膊肘全往外拐了的孙女,哼了两声,愤愤地低头织毛衣。

  那是一件带着可爱花纹的儿童毛衣。瑞纳的孩子在这个冬天,就要出世了。

  战火像是遗忘了图里小镇,镇上的人们甚至过上了这两年来最舒心惬意的日子。

  江一一知道,这平静维系不了多久。

  ……

  意大利遥远的某处:

  红发的青年惬意地在木屋里晒着太阳,透过窗户可以看见向着地平线一直蔓延开去的碧蓝,海鸥振动着翅膀,低鸣着掠过海面飞远了去。

  “首领!giotto来信了~~”

  “giotto吗?”

  扒拉了下头发,西蒙坐直了身子,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已经好久不见了呢,上一次见面的时候giotto他们都已经把彭格列发展成了个大家伙,诶路也被他拐跑,只是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西蒙不怀好意地勾了勾唇角,一直都以为自家boss是个温和有礼的老好人的下属们不自觉抖了抖。

  他接过信,羊皮纸上的笔迹很熟悉,总是在末端不自觉地向上柔软地勾起一个弧度。

  西蒙微笑着看下去,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他皱起了眉头。

  ——啪——

  羊皮纸被拍在了桌上,西蒙站起身,眼中燃烧着愤怒的火焰。

  “……等着吧,giotto,我来帮你们了!”

  ……

  “加百罗涅,南意大利的战局,情况怎么样了?”

  “地方的大军正在集结中,看来会演变成很棘手的长期抗战,但是我方的兵力已经无法再继续分派出去了,况且我们正在进行着其他的三方战斗,虽然sivnora的战力很强,可毕竟……”

  “不好了首领!有我方部队被地方给孤立包围住了!”

  “什么!?”

  “是哪个家族的!!”

  “家族的名字是‘西蒙’!”

  “你说什么!?柯扎特他在哪里!?”

  “敌人刚刚把他们团团围住,被打败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我去救柯扎特——后面就拜托你们了。”

  “千万不可以去一世,如果你现在胡乱行动的话那会影响到彭格列全体,会动摇到士气的,请把这事交给我去办,我一定会把精英引开给西蒙留出一条退路的。”

  “d……麻烦你了”

  “我走了……”

  d斯佩多关上了门,在背转过身的时候,唇角微微勾起。

  屋里陷入了漫长的沉默。

  ……

  “诶拉瑞亚伯特。”

  江一一抬起头,看向突然出现在房间里的身影。

  她手中的书页刚刚翻过,修长的手指捏着那一页停下了动作,高领的毛衣压着下颚,外套搭在沙发边上,茶几上是一杯刚泡好的红茶和几颗剥好了的橘子,看起来惬意而又懒散。

  d斯佩多的眼中很快地掠过一丝阴冷,挂上了讽刺的笑容。

  “嗯——你看起来似乎很悠闲啊。”

  “到刚才为止,是的。”

  江一一把书签夹在了书里,然后把书放在了一边。

  “有什么事吗?不要告诉我你是特意来找我聊天的,或者说——”

  打量了下那看起来几乎和实体没什么区别的幻影,江一一至今仍然无法理解雾属性作用的原理——这不科学。

  不过算了,对于黑手党拯救世界,额头喷火手心喷火人都脱离万有引力点个火就把自己当喷射机的世界,认真你就输了。

  “你想对我炫耀下自己神乎其神的幻术?那好吧,你赢了。”

  “nufufufu~伯特,你还是一如既往地让人讨厌。”

  “彼此彼此。”

  d斯佩多顿了顿,那皮笑肉不笑的嘲讽也消失不见,紫色的眼眸冷冷地直视着江一一。

  “我并不介意你龟缩在这个破烂的小镇,守着你那‘保护图里’的理由冠冕堂皇地逃避战斗,也不介意初代和云守他们在这么危急的时候还分拨出一部分人手来保护这个一无是处——包括你——的小镇。但是诶拉瑞亚伯特,你是彭格列的门外顾问,想必对现在彭格列面临的境况也是多少有些了解的吧。”

  “我倒是不知道前段时间还和giotto闹得死去活来的你,怎么突然间就又摆出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样了。……要我做什么,你不妨直说。”

  “你不要弄错了,伯特。我不会原谅害死艾琳娜的人,事实上,一世也并不打算让我告诉你,他那可悲的感情误导着他的判断,让他宁愿把你这样的战力好好保护在这里而不是投入战场。”

  “你的废话似乎稍微多了点。d,不妨用用你那被愤怒填满的头脑,精简下语言直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嗯——原来我还没有告诉你吗~喔,那大概是因为对我来说这并不算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吧,毕竟,被敌军包围的西蒙,是你和一世的朋友,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

  “喔!!西蒙——天啊!!”

  ——哗啦——

  盘子摔碎在地上的声音刺耳到令人整颗心都像是被狠狠揪了一下,还冒着热气的橘子馅饼摔在了地上,柔软的面皮下包裹的橘子果酱糊了一地。

  “柯扎特夫人!!”

  江一一站起身,去扶摇摇欲坠的柯扎特夫人。

  看着眼前混乱的一幕,d斯佩多充满恶意地笑了起来。

  “事实上,他的死活一点都不重要,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