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Ilaria(十二)(1/2)

加入书签

  卧槽,原来我还没死啊。

  被那么多人围殴还没死,我真是太厉害了。

  这是江一一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结果看到的不是自家宿舍而是自己房间——更正,是诶拉瑞亚的房间时候的第一想法。

  这一觉睡得似乎太久了,她坐起身,只觉得浑身都没有一点力气,软绵绵的还带着倦意,懒洋洋的感觉似乎是从骨头缝里渗出来。

  什么都不想做。

  大片大片的阳光透过玻璃投射到房间内,明亮的光束中灰尘欢腾地飘来飘去。

  江一一终于还是从床上爬起来了——恋恋不舍的。

  她叠好了被子,喝了一杯水,温热的感觉从喉间滑过,落到肚子里却是空荡荡的生出一种不踏实的错觉。按部就班地刷牙洗脸,然后走下楼,阳光始终是那么灿烂,好像秋天午后那一段最幸福的时间,被永远定格在了这里一样。

  厨房里没有人,诶瑞斯随手摸了一个橘子馅饼吃,还是热的,松软的面皮下包裹的橘子酱差点烫到舌头。

  “妈妈?”

  她三两口吃掉了自己的早餐,却没有带来以往那样的满足感。明明睡了那么久,胃里早就空了,可是那一块分量十足的甜品只带来了舌尖上一瞬的愉悦。

  大厅里也没有人。

  花瓶里插着的雏菊娇艳艳的,花瓣上还带着露水,。

  “妈妈?”

  江一一推开了门,屋檐下摆放着的两个躺椅在阳光下悠闲地轻轻摇晃着,织了一半的毛衣搭在椅面上。

  “诶瑞斯!柯扎特夫人!”

  她在图里小镇里走着,越来越快,最后奔跑起来。

  这里的每一条小路她都知道,每一间房子她都熟悉,每一个人她都认识。

  这确实是图里小镇。

  确切的说,这是江一一记忆中的,那个她喜爱着的地方。

  原来,还是死了啊。

  江一一停下了脚步,她跑了很久,停下来的时候却连呼吸都没有乱——好吧,其实连【呼吸】也是她自己以为仍然存在的东西。

  只是一闪念的时间,她发现自己又坐在了旅馆的屋顶,只要略略低下头,就可以看见屋檐下还在摇晃着的躺椅,而放远望去,又可以将整个图里小镇收在眼底。秋日午后的阳光总是那么温暖,还伴随着令人惬意的微风,恰到好处地拂走那晒久了太阳后的燥热和懒散。

  这是江一一最喜欢的地方。

  可是再喜欢有什么用呢?

  那些维系着所谓的【喜欢】的感情的人们,都不在这里。

  第一次遇到这种明明死去却没有回归现实的情况,江一一有些紧张。

  是啊,怎么样让死过一次的人再死一次?

  双手交叉,指尖擦过时候空荡荡的感觉让江一一低下了头,将注意力投放到自己的手上。

  戴了几年的玛雷指环不在它原本的位置。

  她举起手对着太阳,从指缝中漏下的阳光打在她的脸上。

  阳光太过耀眼,逼得江一一眯起了眼睛,伸手去挡。

  “喔呀~似乎有人不请自来了呢~”

  双手交叉叠在眼前,银发的青年微笑着,左眼下的倒皇冠刺青让他无害的笑容变得高深莫测起来。

  带着小翅膀的玛雷指环在他右手的中指上耀武扬威——起码在江一一心里是。

  “嗯——会是谁派来的呢?现在的我可是还什么都没有做啊,你这么突然出现的话,还真是让人苦恼呢。”

  他睁开眼睛,尽管脸上仍然带着亲和力十足的笑容,但是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眸太过冷漠和锐利,被直视的时候会有一种被从内而外剖析的感觉。

  “那么,来告诉我吧。你是谁,唔……”

  白兰杰索上下打量了江一一一会儿,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画面,眼眸微微睁大。

  那不是害怕,而是在一个早就熟悉到烂了的世界里突然发现了自己仍然不了解的事物而生出的惊喜。

  至于为什么不是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喔,能够毁灭世界的会是正常人吗?有这样想法的boss弱爆了好吧。

  “……或者,你是什么?”

  我到底要不要告诉他我是指环精灵或者白兰氏你的曾曾曾祖母诸如此类的呢?

  江一一在涮白兰一把还是就不告诉他郁闷死他的选项中犹豫起来,最终耗费了3秒的时间做出了决定。

  ——太麻烦了。直接干掉他。

  于是,白兰杰索的玛雷指环冒火了。

  刚刚想要动手就觉得力量被什么东西吸过去,像是无数小说里描写的那样“身子一软”的江一一反应极快地伸手扶住了桌面。

  ……居然扶的住!?

  卧槽这不科学啊!?

  白兰一脸的恍然大悟。

  “喔~原来是指环精灵~”

  江一一娇躯一震,差点手一抖把自己软到桌子下面去了。

  卧槽白兰

  你是毁灭世界的大boss好伐,要不要这么天真无邪!?

  “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真是有趣的表情呢~”

  之前还一脸我很天真我很善良我是相信童话的好孩子的白兰杰索弯起了眼眸,那一抹令人心惊的冰冷紫罗兰色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