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Ilaria(十三)(1/2)

加入书签

  “所以说,你把我叫起来到底是想要干什么?让我来见证你对棉花糖森森的爱吗,变、态。”

  江一一毫不留情地把被扰了清梦的怒意一股脑往白兰身上泼。

  战斗力全开的她领悟了真·毒舌无双技能。

  没办法,江一一倒是想不动嘴皮子直接动手,可是这个指环精灵的状态实在是太坑爹了,无论是开物理攻击还是开技能都是给玛雷指环补红补篮,到时候把自己折腾的阿飘了还得靠白兰点火补充能量——喔,这种坑爹的设定是闹哪样啊!?

  所以说,尤利娅你说的“不要那样果决地做出判断”就是这么个意味深长的意思吗?

  卧槽这已经不是做不做判断的问题了好伐!?

  “不是呦~我只是想试试看玛雷酱能不能召唤出棉花糖精灵呢~”

  白兰一脸的失望,盯着铺满了桌子甚至摆不下掉在地上的棉花糖袋子眼神惆怅。

  “看来果然还是只有73是特别的啊。”

  “73也没有你那被棉花糖塞满的脑袋特别好吗。还有‘玛雷酱’是怎么回事,这种蠢爆了的名字,你是在称呼我吗,杂碎!”

  江一一双手环胸,居高临下。

  当然,如果她的身体不要是半透明的就更有说服力了。

  “毁灭世界再创造一个新世界我就是新世界的神吧啦吧啦——这样的愿望真的弱爆了,我劝你还是回归到棉花糖生产商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去吧。就算前面加了个变、态属性。”

  “玛雷酱真是有趣呢~”

  白兰看向江一一,紫罗兰色的眼中却没有一丝一毫和他欢快的语调相符的柔和,冰冷而又漠然,仿佛是在看着一个玩具。或许在失去兴趣前会表现出很大程度的纵容和喜爱,但是毕竟还只是一个,玩具。

  “不过就算是玛雷酱,也不能破坏我的游戏喔。玛雷酱,只要在游戏开始前好好地呆在这儿这就可以了~我可是很喜欢你的呦~”

  他眯起了眼睛,点燃了火焰,看着那半透明的身体渐渐凝实起来。

  “暂时,我还不想毁掉好不容易找到的乐趣呢。”

  “放狠话还是等你先弄明白怎么毁掉我,同时不会伤害你那可爱的能够让你得到乐趣的玛雷指环再说吧,白兰·杰索。”

  补充过几次能量后,江一一对这种全身被浸泡在温热的水里,从骨子里漫上来的慵懒和倦意已经不会再像第一次那样毫无抵抗力了。

  权当洗桑拿做spa了,当着一名大男人并且是理论上应该二话不说直接动手的嫌疑人之二这么想,并且真的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地露出了舒坦享受的表情的江一一,浑然不觉自己大概无意识地又刷了一次下限。

  “我衷心期待那一刻的到来——另外,我叫诶拉瑞亚·伯特。下次再让我听到你用这样那样的蠢名字称呼我的话——我想你这游戏里的另两名玩家,应该不会拒绝接受一点小小的提示。”

  江一一伸出手,拇指和食指拉开一点距离,对着白兰比了比。

  那突然沉郁下来的凶狠表情,实在是让人格外愉悦啊。

  于是江一一见好就收地回去了指环的世界。

  她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玛雷指环的世界中——就连“玛雷指环世界”也只是她无数猜测中可能性最大的——也不知道这样仍然残留于世的是否只有自己一人。

  或许不止。

  毕竟曾经的彭格列继承仪式中,那各代彭格列首领在指环内齐聚一堂的场景实在是强而有力的证据。

  可惜再有力的证据,也抵不住彭格列指环已经被彭格列十代亲手毁掉的事实。

  ——我以ola之名向你承诺,只要我仍存在,彭格列就不会背离初衷,而当我离开,我所制定的‘规则’仍然会约束着其后的彭格列首领,而如果它真的背离了你我的初衷……终有一日,会有继承了我的意志的彭格列首领,将它彻底颠覆,或是导入正途。

  金发青年言之凿凿的话语仍在耳边,江一一支着下巴笑了起来,从心底泛起一丝暖意。温暖的感觉渐渐散去,她有些遗憾地叹了一口气——真是可惜,那可能已经诞生的萌芽被时间无情地截断,不在当事人的面前,再多的感动也没有办法酝酿出甜美的果实。

  事实上,在最初的震撼后,她并没有对这样的承诺付出同等的信赖。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在时间面前,再美的承诺都会凋零,更何况,这个世界上总是有那么多的身不由己,无可奈何。

  可是现在,giotto的承诺,却是经由时间,兑现在了江一一的面前。

  那和初代家族极其相似的十代家族,真正继承了初代的意志,努力地将彭格列导入正轨。

  说起来,似乎自己也能算是初代的继承者啊。

  毕竟,毁灭了彭格列也算是某种意义的彻底颠覆吧。

  所以说,我自己兑现了giotto对我的承诺?

  在只有她一个人的图里小镇上,江一一坐在温暖的阳光里笑的前俯后仰。

  白兰·杰索似乎有着无穷的精力,江一一已经懒得去算这是第几次被他从美梦中拉出来了。

  卧室通常是用来睡觉的地方,可是白兰用它来藏他心爱的棉花糖们。

  “白兰·杰索,邀请我共进晚餐的话,至少先把你那些棉花糖爱宠们收起来,不然我辣手摧糖心疼的不知道是谁。当然,如果不是的话——我想你大概需要好好和我解释下如此三番四次地把我从沉眠中唤醒的原因。”

  伟大的图里之王岂是一瓶红酒就能贿赂的!

  很有气节地犯二了的江一一摇晃着杯子里的红酒——喔,不,她只是把当年白兰童鞋赖在自己的幸福小窝里做的一系列痛绝人性的事情,在他自己的面前换个版本重演一次罢了。

  “一酱,我只是在好奇,指环精灵也能够吃东西吗~”

  江一一手一抖。

  是……是喔……

  “真是凡人的智慧。”

  输人不输阵,江一一各种轻蔑地用眼角递给白兰一个眼神,然后优雅无比地端着酒杯喝了一口。

  酒杯边缘贴着嘴唇,很澄澈的瑰红色浸湿了唇瓣,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连在指环世界里那安慰一样的落在舌尖的味道都没有。

  尽管放下酒杯的动作仍然优雅,但是江一一的失落几乎写满了整个身子,遮都遮不住。

  白兰愉快地笑了起来。

  “一酱如果喜欢的话,我可以每个晚上都和可爱的一酱共进晚餐喔~”

  “收起你那幸灾乐祸的笑容,白兰。”

  江一一凉飕飕地剜了白兰一眼,忽然整个人都愣住了。

  “……你,又用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称呼我!?”

  她想起了在韩洛的时候,曾经对白兰产生了【同类】感觉的那个瞬间。

  如果……如果真的有人和自己一样,不停地在同样的世界穿梭……

  虽然从来没有说出口,并且这也成为她坚定要结束一切的理由,但是江一一还是得承认,面对曾经熟悉的人,曾经亲密的人,在对她而言不过是几天的时间后就变成了完全陌生的人——那些曾经笑过哭过的记忆只有她一个人拥有——这样的感觉实在是……糟透了。

  可是……如果有这么一个人,像自己记得他们一样地记住了自己的话……

  无可抑制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