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Ilaria(完)(1/2)

加入书签

  像是突然被按下了什么开关,白兰终于也像个真正的家族首领一样忙碌了起来。

  当然,这忙碌仅仅是相对于他之前的无所事事而言。

  起码,江一一不用再每天半夜被叫起来陪白兰看星星看月月聊人生聊理想了……

  ——那种因为太闲了所以完全不想睡觉的理由是闹哪样啊摔!

  可是这并没有让江一一开心多少。

  她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自醒来后一直停留在温暖的秋日午后的图里小镇如今正以肉眼可辨的速度一点点地缩小,远山的轮廓已经被黑暗吞没,看不清晰。

  在这之前,江一一有时候还会产生自己仍然在那个令人觉得温暖的故乡的错觉,而现在,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困在盒子里,四面八方的界限不容拒绝地收缩过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连带着她的存在一起吞没。

  消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未知。

  江一一不知道这样被那片黑暗吞没后,自己会怎么样。会不会影响到那个世界的自己,以至于她从今以后就只能迷失在这片黑暗中。

  比这更重要的是,她不知道白兰会对自己“正在消失”这个事实做什么。

  从作为指环精灵被召唤出来的那一刻,就已经有什么东西乱套了。

  大概在十几天后,入江正一拍开了白兰办公室的门。

  窝在沙发上吃着棉花糖偷懒的白兰似乎并不惊讶,他笑眯眯地对着入江正一晃了晃手里的棉花糖袋子。

  “小正~要尝一尝吗?”

  入江正一看起来并不是太好,满脸都写着焦虑和后悔,瞪向白兰的目光好像恨不得揪住他的衣领死命摇晃到那令人讨厌的漫不经心的笑容消失为止。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长长地吐了出去,伸手按了按肚子。

  “喔——真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可是不管再怎么不情愿,他还是站在了这里。

  应自己不靠谱的好友的邀请。

  这让江一一想起了很久以前的那个少年,她的朋友。

  回忆是一件很温暖的事情,江一一微笑了起来。

  入江正一也注意到了【坐】在另一边的江一一,他推了推眼镜,再一次确认自己的好友和他人生的另一半确确实实坐得隔了三个人的空当还绰绰有余。

  他们之间肯定出了什么问题。

  入江正一这么想着。

  果然,就算是已经不在这个世界的超自然生物,也无法忍受白兰吗……

  这是他的第二个想法。

  为了掩饰这似乎不那么“朋友”的想法,入江正一再一次推了推眼镜。

  “诶……?”

  他皱了皱眉,伸出手有些不那么确定地开口。

  “……你坐到沙发里了?”

  江一一低头看了下,无所谓地笑了笑。

  “别介意,你知道的,目测总是会有那么点误差。”

  入江正一看着江一一很幽灵地把自己从沙发里拔了出来,然后就这么大大方方地在虚空中坐下,完全不受万有引力影响的模样,忽然就觉得肚子更疼了。

  他没有注意到,江一一和自己说话时候的自然与熟稔,并不是仅仅在视频里见过一次的人的程度。

  “小正也发现了吗?”

  虽然是在和入江正一说话,白兰却始终笑眯眯地看着江一一,就像是在看着一个狡猾的拽着自己心里最重要的位置肆无忌惮地任性的姑娘,无奈而又带着宠溺的纵容。

  “一酱总是不愿意承认事实,这实在是让我很苦恼。”

  “所以说,她确实是在消失?”

  入江正一觉得自己大概找到了真相,这让他看向江一一的目光里平添了几分意味不明的惊叹。

  ——喔,让那个白兰杰索低头妥协对别人求助的奇迹女孩……好吧,女鬼——

  江一一默默地为入江正一的眼神配音。

  她挑了挑唇角。

  “不愿意承认事实的似乎是你好——”

  “可是幽灵也能消失吗?不,或者说,死去的人消失才是正常的……”

  “不要助纣为——”

  “白兰,你做了什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不符合常理的事情?……算了,好吧,你需要我做什么?”

  “喂——”

  “在地下实验室,小正可以得到答案喔~现在的话,小正还是快点过去比较好,一酱要生气了呢~”

  “……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小正总是在看不出来的地方坏心眼呢,我难道会对这样的一酱做什么嘛~”

  “喔,我想你也不会。虽然就你一贯的行为来看很有可能,但是很明显你一直都没有成功。”

  入江正一面无表情地拉上门。

  “还有,下次不要再边捏着咬着棉花糖边盯着女性不放,那样谁都会看得出你欲、求不满的,白兰。”

  “……”

  白兰捧着棉花糖袋子愣了好一会儿神。

  “变态,你真的对我欲求不满?”

  飘在半空中,江一一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嘴角弯着似笑非笑的弧度。

  “对已经死去的人,确切些说就是你手上的玛雷指环欲求不满,白兰杰索你再一次刷新了自己的下限。”

  “一酱似乎很期待的样子啊~”

  把棉花糖袋子放在一边,白兰坐直了身体。

  “那么,一酱想不想知道我拜托小正去做什么来挽留你的消失呢?”

  “我想我已经警告过你了,不要做多余的事。”

  “一酱总是喜欢这样虚张声势呢。”

  笑容在白兰的脸上消失,紫罗兰色的眼眸浮着冰冷的光。他站起身,伸出手握住了江一一的手腕。玛雷指环上点燃的火焰使得江一一半透明的身体凝实了些许,尽管这样,掌心握住的仍然是一团带不出真切感的虚浮。

  这样无法掌控的感觉让白兰下意识地握紧了些,这样的力道足以让一个成年人的手腕被勒得咯吱响,而那个早已死去的人却完全不会做出任何反应。

  没有痛疼,没有难受。

  虽然紧紧握住,她和他却仍然不在一个世界。

  “这一次又想用什么来威胁我呢?”

  白兰用力地将江一一拽了下来,猝不及防的少女栽倒进了沙发,然后像是做过千百次一样动作敏捷地侧身在那并不宽大的沙发面上翻过,想要直接越过沙发的靠背在另一边站稳。

  这很简单,她不知道遭遇过多少这样被钳制的对待。

  江一一差一点就成功了。

  可惜她现在是只能依靠白兰的火焰来维持形态,就算这样也还是正在消失的死者。

  “一直都用‘把我的计划统统告诉彭格列和尤尼’这样的理由,我也是会厌烦的喔。”

  用握住的手腕压在江一一的脖颈前,白兰扣着她的手指上带着玛雷指环,火焰静静地燃烧着,源源不断地给予这一日比一日要更加虚弱的逝者仍可停留于世的力量。

  紫罗兰色的眼眸被橙色的火焰镀上了一层温暖的颜色,保持着压制了江一一的姿势,白兰甚至又挂上了那副总显得有些挑衅的漫不经心。

  “明明已经虚弱成这样了,一酱似乎都从来不考虑向我求助呢。”

  “果然,一酱是真的想要消失吗。”

  “是啊。所以说,一直都不肯面对现实的是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