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番外(下)(1/2)

加入书签

  giotto的时间永远停留在了指环中这个静谧的小镇里。

  他看尽了所有诶路曾经看过的风景,渐渐喜欢上在温暖的午后爬上旅馆的屋顶懒洋洋地晒着太阳。他可以一个人在橘子红了的季节慢慢地耐心地摘下那些压弯了枝头的果实,一遍又一遍地练习着诶路喜欢吃的橘子酱的味道。他会在雪落下的时候点燃壁炉,向雀跃着的火舌里添几根木头,听着火星迸出时候的细小的噼啪声。

  他的手指上空无一物,没有彭格列指环,也没有了玛雷指环。

  他不是意大利最强大的黑手党家族的首领,也失去了曾经陪伴左右的同伴。

  但是那又怎么样,他本来就已经死去。

  更何况,他知道,自己成功了。

  旅馆中,属于诶路的那个房间,永远房门紧闭。

  无论用什么样的方法,都打不开。

  借助彭格列指环和玛雷指环的力量,他用思念强行留住了本应回归寂静的亡者,将她禁锢在回忆里。

  可是同样的,那样的思念禁锢住的并不仅仅是亡者。

  那是无可替代的珍宝,谁都不能看。

  giotto心甘情愿地守着那扇或许永远都不会打开的门,想象着门的另一边,柔软的大床上,那可爱的姑娘有没有睡醒。

  会不会已经睁开眼睛,坐起身,呆呆地看向门,然后露出坏兮兮的笑容——喔,giotto那个笨蛋,我才不会给你开门。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啦。

  可是不管她有没有醒来,她都还在那里。

  这样就够了。

  giotto这么告诉着自己。

  时间似乎已经没有了意义,漫长的岁月里,giotto也有过几次被召唤出图里小镇的经历。

  第一次是在彭格列四代的继承仪式中,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像是被变成了传统,每一任新的彭格列首领继任之后,都会来上这么一出。

  就好像只要成功地从彭格列指环中召唤出了某任彭格列首领,那么新任的彭格列首领就是被承认的,就能够带领彭格列走向辉煌——就能够无论做什么都有底气的多。

  真是有趣。

  这些年轻的后辈们,谁又知道彭格列建立最初的意义,谁又明白彭格列壮大过程中的伤痛,谁又目睹过彭格列最为辉煌的岁月,谁又承受住彭格列光鲜之下的罪恶。

  谁都不是giotto选中的继承者。

  每一任的彭格列首领,死后都在彭格列指环中留下了自己的意志,可惜除了giotto和sivnora——真正经历过那些艰难而又痛苦的岁月的人之外,这些后辈们的觉悟显然被彭格列意大利最强的黑手党家族的光环削弱了许多。

  他们的意志,仅仅足够维持那在所谓的彭格列首领继承仪式上出现的那么一瞬间。

  sivnora并没有出现在图里小镇,giotto上一次见到自己这位弟弟的时候,还是第七任彭格列首领的继承仪式上,而之后的第八任彭格列首领继承仪式,他根本就没出现。

  对那位彭格列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女性首领,和giotto的宽许不同,sivnora直接选择了无视。

  第九任的彭格列首领是那名女性的孩子,一个性格很好的青年。他的继承仪式出乎意料的顺利,包括sivnora在内的历代彭格列首领一起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彭格列的超直感总是那么的好用。

  giotto在看着第九任慢慢老去。

  在他四十二岁的时候,门外顾问有了新的首领——初代彭格列的孙子泽田家光。

  在他五十四的那年,领回了一位和sivnora十分相似的、也拥有着愤怒之炎的少年。

  在他六十一岁的那年,和泽田家光一起去了日本,见到了初代彭格列的曾孙泽田纲吉。

  ‘这个孩子,将会是继承我的意志的存在。’

  从指环中出现,金发的青年站在白发苍苍的老人身边,看着那之前被一只小小的吉娃娃追的狼狈不堪哇哇大哭的孩子似有所觉地抬起头。

  棕色的眼睛澄澈而又懵懂,倒影了广阔的蓝天,显得漫无边际。

  想起自己曾经的承诺,giotto柔和了神情。

  时间会证明一切。

  证明,即便是死亡,也无法毁去ola对诶拉瑞亚·伯特的承诺。

  第九任听到了初代彭格列低声的话语,看向怀里还无所觉的孩子的眼神就复杂了起来。

  他已经老了,可是这孩子还太小。虽然拥有着最为纯正的血统,但是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在父母的关怀下,成长于这样和平的地方,拥有着一双毫无尘垢的眼眸——这会是个好孩子,却是最不适合成为黑手党首领的孩子。

  更何况,彭格列已经有了xanxus。那个除了他自己和守护者们,没有人知道其实与自己并无血缘关系的,拥有着愤怒之炎的少年。

  他是属意这个孩子的,尽管

  xanxus并没有彭格列的血统。

  可惜……

  轻轻叹了一口气,第九任和蔼地笑了起来,在哭的满脸泪痕的泽田纲吉额心点了点。

  这就是彭格列的第十代首领。

  giotto微笑了起来。

  十二年后,泽田纲吉成为了彭格列的第十代首领。

  他做得很好,颠覆的很彻底——他毁了彭格列指环。

  失去了寄托以存在于世的媒介,熟悉的场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无边的黑暗吞噬的时候,giotto又一次见到了自己的友人。

  不约而同的,他们全部都来到了这里,聚集在这座曾经留下许多回忆的旅馆中。

  都是年轻的模样,令人怀念到忍不住叹息的身影。

  已经好几个月没用的壁炉重新点燃了火焰,每当火苗小了一点的时候,就会有人往里面扔一根柴火。

  窗外是漫天的大雪,纷飞的白色挡住了躲在远处窥伺的黑暗,让它的脚步缓了一缓。

  诶路的房门依然关着,阿诺德已经第三次从楼梯上走下来。

  ‘giotto,诶路真的也在这里吗?’

  年纪最小的蓝宝窝在沙发里,无聊地用手指卷着自己天生蜷曲的藻绿色短发。

  尽管已经在自己的城堡里待了快百年,他仍然还是那个会对着同伴们撒娇耍赖各种不讲理于是各种被欺负的少年。

  ‘就算是不想见你,我们这么多人,她总有一两个想要看见的吧。诶瑞斯夫人不是说她很在乎sivnora吗?’

  ‘……’

  giotto很温柔地微笑了看向蓝宝。

  初代守护者中唯一的良心纳克尔终于敏锐了一把,把还没注意到自己戳中某人痛处的蓝宝塞到了身后。

  ‘giotto,诶拉瑞亚真的一次都没有醒过来?会不会她出来过但是你不在,还是说其实她根本就不——’

  纳克尔被g和朝利雨月同时捂住了嘴巴,塞进沙发里和蓝宝作伴。

  ‘……蠢货。’

  sivnora慢吞吞地吐出一句。

  刚刚从楼上走下来的阿诺德脚步顿了顿,皱着眉思索了片刻,又返身走了上去。

  这真是久违的场景。

  giotto笑了笑,站起身走到壁炉边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