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Meriam(一)(抓虫)(1/2)

加入书签

  醒来的时候,是在寝室的床上。

  数年如一日的硬板床,无论铺了几层被子都还是硬邦邦的。

  天已经亮了,晨操的广播不知疲倦地响着。

  对面床铺的老大睡得霸气无边,下铺的小三哼哼唧唧地翻了个身,头顶头的柳景顶着被子趴在床上眼睛亮晶晶地瞅着江一一。

  “醒了?”

  “……”

  “……阿一,你哭了!?”

  江一一把被子拉过头顶,将自己包成了一个茧。

  从那个世界追随而来的愤怒尽数化为了悲伤,随着眼泪汹涌而出,可是与此同时,一直压在心底某处的壁垒,就这么崩塌了。

  那是甚至连江一一自己都没有发现的,以爱为名义的,自己亲手赋予的枷锁。

  221一众的生物钟都很准,比如说,九点一过,哪怕是睡得像死猪一样的老大也爬起来洗洗涮涮,准备和大部队一起去赶食堂的早餐末班车。

  喝粥吃油条的时候,江一一神态如常,柳景看了她好几次,最后心痛地把自己抢到的最后一个咸鸭蛋蛋黄全部拨给她。小三捏着兰花指叽叽喳喳,老大叼着勺子专心致志地继续努力练习用筷子喝粥,六六美滋滋地把糍粑四个角啃掉剩出一个“十字架”,然后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开口。

  “对了,早上你们哪个在哭?断断续续的,要不是天亮了我还以为昨晚看的鬼片降临了呢。”

  老大筷子一挥,末梢还沾着一粒米。

  “阿一吧,我听到柳景说话了。”

  “……老大,你那时候不是睡着的吗……”

  柳景一愣,筷子上的咸菜啪嗒一声掉在桌子上。

  小三惋惜地看了食堂阿姨珍藏版咸菜一眼,狗腿地直冲老大笑。

  “恭喜老大终于练成神功!”

  “好说好说。”

  六六在她的“十字架”上又啃了几口,夹着造型诡异的“正方形”瞅神色如常的江一一。

  “怎么搞得?”

  “失恋了呗。”

  老大终于耐心告罄,西里呼噜两三口把整碗稀饭都喝了下去。

  “不过阿一你什么时候谈的恋爱?”

  “在梦里啊。”

  江一一笑了笑,把自己的那碗稀饭推到老大面前,无比温柔无比体贴地凝视着她。

  “还不够吧,来,多吃点。用筷子。”

  “……”

  喜滋滋地去端碗的老大僵住了,柳景瞅了瞅江一一再瞅瞅老大,伸手捂脸。

  qaq……太凶残了!

  周五的时候只有上午后两节课,虽然说晚上按照规定是需要上晚自习的,但是作为大三的老油条……大家都懂的。

  江一一下课后空着一双手就这么晃了回家,结果一进家门就被衣装款款的江爸江妈和江然打包扔进了车里,小奥迪突突着吐出一串尾气扬长而去。

  “正好,本来还想去你学校接你来着。”

  “诶……等等……要去哪!?”

  “回老宅子去。你外公过寿。”

  “鬼扯呢你,外公不久前才过的好吧!”

  “喔,你还记得啊,我以为你上一次没去是因为忘记了呢。”

  “唔……”

  江一一有些心虚。

  开车的江爸看了自家闺女一眼,也没再多说。副驾驶的江妈转过头,表情看起来有些迷茫。

  “一一,你还记得你很小的时候,我带你去外公家看过的姑姥吗?”

  “她醒了。”

  车停进了江家老宅。

  穿过两进的院子,远远就可以听到江老爷子中气十足的声音。

  “……所以啊,那个时候我就说了,姐姐肯定舍不得丢下我,总有一天会醒的!”

  “爸。”

  江爸和江妈推开门,坐在床边的老爷子看了他们一眼,随意点了点头,然后摆摆手招呼江然和江一一过来,脸上笑成了一朵菊花。

  “你们来了啊。来来,小然,一一,到外公这里来~”

  这前后迥异的态度江爸江妈早就见怪不怪,对视一眼后无奈地笑叹了一口气,倒是坐在床上的人笑了起来。

  “那么多年了,小弟你还是这么孩子气。”

  “哼。”

  老爷子一边瞪着江爸江妈直哼哼,一边一手一个拉着江然和江一一不放。

  “闺女哪有孙女好,我最疼一一和小然了!”

  “我记得外公上次对琪表姐也是这么说,还有上上次的瑞表哥……”

  “那都不算!一一才是我真爱!”

  老爷子着急了,又舍不得瞪外孙子,于是无辜的江爸再一次中枪。

  “……外公,你又看什么电视剧了?”

  江一一叹了一口气,目光落在坐在床上的人身上再也无法离开。

  她看起来异常的瘦弱,皮肤显出病态的苍白,不过精神倒是很好,凝注过来的目光中

  带着平和而又安定的笑意。似乎是怕惊扰了她的睡眠一般,时间在她的面前也放慢了脚步,那张明明要比老爷子长上近十岁的面容,仍然停留在那最美好的年岁。

  其实江一一长得既不像江爸,也不像江妈,可是在江家这一辈……好吧,也包括上一辈里面,江老爷子最疼爱的就是江一一。

  因为她长得像姑姥,也就是江老爷子从很久以前就莫名沉睡不醒的姐姐。据说两姐弟幼时不被父亲看重,吃了不少苦头,都是姑姥护着年幼的弟弟,一步步扛过来,后来几经波折,终于扶持幼弟在家族中站稳了脚跟,却又在眼看好日子就要来临的时候莫名昏睡。

  这一睡,就是几十年。

  一帆风顺,一生平安。

  不仅仅是长辈对孙辈的祝福,也是弟弟对姐姐的祈愿。

  “一一吗?”

  她温温和和地笑着,笑容恬淡。

  她有一双江一一熟悉的眼睛,不仅仅是指外形,还有神采。江一一总是能够在镜子里看到。

  “到我这儿来,让姑姥好好看看你。”

  “爸,我们先出去吧。”

  江老爷子瞅了瞅姐姐又瞅了瞅孙女,那副子万事皆足的满足神情还没洋溢开,就被自家闺女的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