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meriam(三)(1/2)

加入书签

  最终,善良的彭格列十代向恶势力屈服了。

  江一一被白兰打包带回了杰索家族。

  和被迫成为指环精灵的日子里几乎没有什么变化的办公室,依旧是沙发的存在感比办公桌强大的多,而无处不在的棉花糖的存在感又比超现代化的布置抢眼的多的房间。

  就好像白兰光是把‘密鲁菲奥雷’换了个‘杰索’的马甲。

  泽田纲吉真是心胸宽广。

  在刚来到杰索家族的第一个星期,白兰就像是把江一一这位他特意从彭格列要来的女仆遗忘到了不知名的角落,既不安排职位也不发排任务。

  江一一揣摩着从小说里——典型范例《x楼梦》——的职场经验,觉得这是白兰在给她也是给彭格列一个下马威,于是接连好几天都兴致勃勃地做好了被杰索家族成员刁难的准备。可惜除了小姑娘铃兰对她那名义上的白兰杰索的贴身女仆身份表示出小小的嫉妒和不待见外,其余的共事者都无比友好。

  ……有几个还带着莫名的怜悯,逮着时间就一副过来人的模样语重心长地拍拍江一一的肩膀——其实boss还是蛮好相处的……你以后就知道了……

  那个意味深长的省略号喔。

  第二个星期刚开头,江一一就正式上岗。

  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白兰的开场白就和他的人一样不走寻常路——

  “赛文酱~”

  被刻意拖长的尾音渐渐压低了声调,听起来像是被含在唇齿间不舍地慢慢吐出。

  坐在沙发上的白兰向后压在沙发靠背上,枕着边缘仰头自下而上地看向始终低着头的江一一,她恭敬地站在沙发后。伸手有些无聊地拨弄了下她垂下的额发,白兰微笑了起来。

  “要站在我看得见的地方喔。”

  ——下达了作为主人的第一个命令。

  “是,白兰少爷。”

  刚刚煮好的咖啡香气细腻而又浓郁,江一一给白兰倒了一杯,然后陪着不知道又在想什么了的白兰一起看着那热气消散。

  咖啡凉透了。

  江一一准备把这杯凉了的咖啡倒掉,重新斟上一杯的时候,白兰端起了杯子。

  “赛文酱的名字是什么呢?”

  喝着已经冷掉的咖啡,白兰看起来仍然很开心。

  “赛文,听起来更像是男孩子的名字啊。”

  这话撞入江一一的耳朵里,自行演变为了——

  ——赛文酱,你是不是叫xxx呢?

  xxx请自行带入和白兰杰索遇见过的时候曾经用过的名字。

  捧着咖啡壶,江一一垂着眼帘,脸不红心不跳地接话。

  “请不要用别人的姓名开玩笑,白兰少爷。”

  “miriam。”

  白兰直接无视了江一一的话语,喝完咖啡后把杯子放到一边,随手拈出一枚软乎乎的棉花糖,按在茶几上捏啊揉啊。

  “米利亚姆是个很不错的名字呢~”

  “白兰——”

  “你没有拒绝的权利喔,米亚酱。”

  江一一从善如流地不再说话,重新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并且由衷地希望白兰喝咖啡烫到嘴。

  miriam。

  总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悉。

  江一一手一抖,原本平滑地注入杯中的咖啡发出哗啦一声,在茶几上溅出了几滴深褐色。

  “米亚酱不喜欢这个名字吗?”

  白兰双手捧着咖啡杯,身子向后缩了缩,让开江一一擦拭桌面的动作,紫罗兰色的眼眸很无辜地眨了眨,看起来还有点儿委屈。

  “没有人会喜欢和棉花糖一个名字的,白兰少爷。”

  江一一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把擦过桌子的毛巾兜头扔到白兰脸上。

  你那副“对喔,这样似乎也不错”的样子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不知道白兰究竟是用了什么样的方式完成杰索家族上下信息共享,江一一这边才从白兰的办公室走出来,那边厨房里众人的称呼已经从‘赛文’变成了‘米利亚姆’。

  在端着午餐走在走廊上的时候,江一一还巧遇了桔梗。没有抹妖艳的翠绿色眼影,看起来就是个普通长发青年的前六弔花首领很温和很绅士地帮江一一把餐盘端了好一截路。

  你究竟是怎样在白兰的光环下这样健康地成长的?

  江一一目送他远去。

  真可惜,如果不是铃兰小姑娘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话,这盘子就能被桔梗好青年帮忙端到办公室门口了。

  虽然不重,但是空着手总比端着盘子舒服不是吗。

  推开房门,毫无意外地看见白兰一颗接一颗地往嘴里塞着棉花糖。

  “今天的午餐是蔬菜沙拉,海鲜意大利面,香煎牛仔骨和马卡龙,请白兰少爷将棉花糖放下。”

  “米亚酱~~~”

  “白兰少爷,棉花糖不是正餐。并且就您的家庭医生的检查结果,我建议您控制一天内

  摄入的棉花糖总量。比如说,一包。”

  “qaq……”

  尽管知道无论是面无表情还是撒娇耍赖,都只是对方随意摆出的表情,但是白兰和江一一似乎始终乐此不疲。

  “米亚酱总是这么不近人情~”

  白兰鼓了鼓脸颊,很幽怨地递给江一一个眼神,尽管已经是20岁的高龄,但是这样幼儿园小朋友做的赌气动作他做起来仍然没有丝毫违和感。

  所以说,不管性格渣不渣,有一张挺俊俏的嫩脸始终是一件很占便宜的事情。

  “我和白兰少爷并没有熟悉到‘总是’的程度。”

  江一一伸手去拿棉花糖袋子,接着就眼睁睁看了白兰一把抓起袋子里剩下的棉花糖,一股脑全塞进嘴巴里,两颊撑得鼓鼓囊囊的,活像只宝贝食物的金花栗鼠……

  她默默地把手缩了回来,端起午餐往外走。

  “看来白兰少爷已经不需要午餐了,那么请允许我开始清理餐桌。”

  衣摆被牵住,那要把裙摆往上拉的动作让江一一的微笑更加公式化了几分。

  女仆的短裙伤不起。

  卧槽白兰你永远不要让我从任何一个人口中听到哪怕一点有关于杰索家女仆着装要求的话!!去你妹的杰索家的女仆都是这样穿的,明明一开始大家穿的裙子都是到膝盖的混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