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miriam(四)(1/2)

加入书签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样的答案,江一一一点都不惊讶。

  大概是经历过多次底限刷新后,白兰的人品已经无下限了吧。

  江一一尝试着抬了抬腿,可惜她那爱卷被子的习惯再加上杰索家族加量不加价的厚实棉被以及白兰的压制,使得这简单的动作僵硬艰难到活像是被保鲜袋裹紧了每一处关节。

  白兰兴致盎然地欣赏着被单毛毛虫的蠕动。

  江一一放弃了尝试。这样的姿势让她完全处在了弱势,以至于看向白兰的目光中无法抑制地流露出几分冷硬。

  白兰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大约是月光太过柔和,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眸中渐渐蒙上了江一一从未见过的温柔。

  江一一倒不担心白兰真的对自己做什么——毕竟就算是毁灭了世界的男人,隔着被子也没法完事不是,而没有了被子……恭喜你,白兰,你会充分体会到作为男人生命中无法承受之痛。

  她就是觉得那样的神色出现在白兰脸上实在有些微妙的违和感。

  具体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哪天白兰不吃棉花糖改吃麻辣小龙虾了这样。

  气氛实在太诡异。

  江一一鬼使神差地问出了纠缠自己很久的疑问。

  “白兰杰索。我是谁?”

  戈蓝?诶特?韩洛?诶拉瑞亚?米利亚姆?还是江一一?

  你看到的,记得的,找到的是哪一个我?

  你真的……认出了我吗?

  还是这不过又是一次恶劣性格驱使下的游戏,为你着被彭格列监禁的无聊生活增添上几分乐趣?

  江一一忽然发现,她面对白兰时候最迫切需要得到答案的疑问,已经从‘你是不是那个结束这一切的关键’,变成了‘你是不是那个无论在哪个世界都能认出自己的人’。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她不知道。

  不过也没有关系了。

  前一个问题,江一一会凭借自己的判断去证明,而后一个……也不是白兰自己说是就是的。

  “米亚酱的问题真是有趣呢~”

  白兰顿了顿,眼底的笑意几乎要漫溢出来,没有了左眼角下倒王冠形的刺青,那张脸看起来纯良了许多,也更加有欺骗性了。

  嘴角噙着笑,他低下头亲了亲江一一的额头,带着一种诡异的自来熟的亲昵。

  “你想要听到什么样的答案呢?miriam。”

  总是这样模棱两可的话语,暧昧不清的态度。

  江一一又一次生出了白兰杰索其实明知道自己问的是什么,却坏心眼地选择一次又一次吊着自己的感觉。

  “恶作剧到此为止了,白兰少爷,还请您从我的床上下去,现在!”

  “诶……米亚酱的反应一点太无趣了啊~”

  “那请您去铃兰小姐的房间、夜、袭,想必她的反应一定很有、趣。”

  “米亚酱总是这么拒绝我的话,我会生气的喔。”

  “白兰少爷总是这么捉弄我的话,我也会生气的喔~”

  一上一下,两人互不相让地对峙着,纠缠的眼神在进行无声地厮杀。

  “笨蛋米亚,我肚子饿——诶!!白兰大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穿着睡裙还拖着一只兔子玩偶的蓝发小美人儿揉着眼睛推开了江一一的房门,然后被房间里暧昧无比的男上女下姿势惊得整个人钉在了那里。

  她又揉了揉眼睛,脸上浮现出超脱现实的迷蒙。

  “啊……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呢……白兰大人才不会和那个笨蛋——诶!!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白兰是铃兰的,米利亚姆大笨蛋快点从白兰大人下面滚开啦qaq~~”

  “铃兰酱~”

  白兰直起了身子,保持着一只手将江一一的手腕摁在枕头上的姿势跪坐在床上侧身看向堵在门口眼泪汪汪的小姑娘,修长的双腿紧紧禁锢住夹着的被窝团子。

  他弯着眉眼,嘴角的弧度加深了许多,却没有了之前的温柔。

  “好孩子是不应该这个时候还不睡觉的喔~”

  “可是白兰大人……”

  铃兰揪着自己的兔子玩偶。

  “嘘——”

  伸手在嘴唇上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白兰笑的越发暧昧起来。

  “接下来是大人的时间了,铃兰酱还要……继续呆在这里吗?”

  “qaq!!”

  被心爱的白兰大人恐吓了的小姑娘泪奔了。

  白兰心满意足地看着被重新关上的门,之前森冷的气势收放自如地转变成了飘乎乎飞满了棉花糖的粉红场景,无比荡漾地笑眯眯转头。

  “米亚酱~我们继续吧~”

  “继续你妹。”

  从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的江一一一把把白兰掀了下去。

  白兰乖顺地顺势倒在了床上,把自己埋进江一一连带着掀开的被子里,对着她眨了眨眼睛,一点都没有自己刚才装深沉

  恐吓人小姑娘结果用错手导致现在被掀开的懊恼情绪,娇羞无比地摆出一副任人采撷的模样。

  继上次把餐盘扣在他脸上之后,江一一终于再一次如愿以偿的,亲自糊了那张总让她跃跃欲试蠢蠢欲动的熊脸。

  这一次,哪怕是桔梗也没有理由扣工资了。

  怎么,就兴你家白兰大人夜袭,不兴人被夜袭的正当防卫吗!?

  “玩够了?”

  江一一随手捞起叠放在床头的衣服穿好。扣上最后一粒扣子的时候她很明显的感觉到白兰投过来的目光中浓浓的失望,手指再一次无法抑制地抖了抖——要忍耐。

  “虽然不知道您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很明显您的行为已经超越了性、骚、扰的程度,我想我或许需要去彭格列十代首领那里申请调令。”

  “泽田君不会同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