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Iris(二)(1/2)

加入书签

  不过,唯一值得庆祝的,就是这一次,江一一终于不是在意大利了。

  这是法国最具特色的葡萄酒产地汝拉的一个村庄,可惜由于三面环山,村子里的微气候并不适合葡萄生长。青壮年们都去了更远一点的葡萄酒庄里工作,留在村庄中的大多都是老人和孩子。

  村子西面属于汝拉山脉的群山连绵起伏,空气中充沛的水分和湿润的气候,使得山中遍布溪流,叠瀑飞悬,在山下汇聚了一片深潭,形成一条小溪自村子的北侧蜿蜒而过。村子里的孩子都很喜欢去那里玩,个个练就了一身好水性,不过另江一一印象深刻的,还就只有弗兰一个。

  ……卧槽,谁家的孩子能够玩着玩着就跑到山顶上去了,然后跟着水一起从瀑布上冲下来还伪装成一个随波逐流的苹果!?

  江一一为这孩子操碎了心。

  明明在她刚到这个村子的时候,弗兰还是个少年老成虽然说话毒了点行为古怪了点但是总算还够省心的好孩子,但是在扔了一片吐司在脑袋上后就变成了各种欢脱上蹿下跳思维古怪的外星生物。

  ……好吧,其实只是一个行为诡异的八岁孩子。

  另外,那片吐司是江一一扔过去的。

  于是,当玛丽一脸和蔼地看着她,拜托她稍微照看下弗兰的时候,江一一半点拒绝的话都说不出。

  所以说,兰斯,不是姐姐我偏袒弗兰,这年头,上头有人好办事啊,知道不孩子。

  “喔,阿瑞你回来啊。”

  江一一走进院子的时候,玛丽正站在那里满脸疑惑地四下张望着,好像是在寻找什么。已经上了年纪的老妇人在看到她的时候,慈爱地笑了起来,满脸的皱纹铭刻着岁月的痕迹,微微发福的身体套着宽大的裙子,裙摆刚刚遮住脚背。

  空气中弥漫着烤面包的香味。

  江一一脸色一变,接着果然就听到玛丽欢喜的声音。

  “面包刚刚烤好,阿瑞赶快进来吃,嬷嬷记得你以前可喜欢吃这个了,每次就一转身的功夫,你盘子里的面包就都空了~”

  那是因为我把面包都塞给邻桌的少年了。

  瞅着玛丽亲和力max的笑容,说实话,江一一很怀疑她是不是早就知道自己这么干了……

  就像小时候的自己再三申明不要被称呼为“iris”,玛丽每次都笑着点点头,温柔地摸摸自己的脑袋,很诚恳的说——“我知道了,iris”,然后这一次再重逢,她总算肯称呼自己为“阿瑞”,但是在把自己介绍全村人的时候,就笑眯眯地说——“iris,我亲爱的孩子”……

  “玛丽,弗兰呢?”

  江一一无比淡定地顾左右而言他。

  “他啊,一大早就去河那边玩了。”

  玛丽摇了摇头,说道弗兰时候,笑的满脸宠溺。

  “和他妈妈一个样,总是这么精力充沛。可惜我老啦,跟不上他们了,要不是阿瑞你来了,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呢。说起来,阿瑞,克丽丝可是18岁就生了弗兰,你打算什么时候——”

  玛丽曾经是教堂里的修女,那些被遗弃在教堂门口的弃婴,有多半都是她一手带大的,留在教堂里当了修女的都很敬重她,而离开教堂的,也会时不时来探望她。后来玛丽年纪大了,拒绝在教堂里终老,而是选择了搬到汝拉和她抚养过的孩子克丽丝一起生活。

  克丽丝生产的时候没有好好调理,三年前就过世了,她的丈夫将两人的孩子直接送到了玛丽这里,只是每个月寄些钱过来。

  玛丽拒绝了她曾经抚养过的其他孩子们的请求,仍旧住在这个宁静的村子里,一心一意地教养着弗兰。

  “那我去找他。”

  眼瞅着玛丽的话题即将往一个诡异的方向发展,江一一速度扯上兜帽,摆摆手,往村子北面走。

  “估计要等一会儿我们才能回来,那些刚出炉的面包玛丽就分给村子里的其他人吧,我记得上次兰斯还说喜欢你的手艺呢~”

  “……”

  玛丽温和的目光一直送着江一一远去,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不见,才笑着摇了摇头。

  “又被她逃掉了,真是一点都没变啊……说起来,我烤的面包真的有那么难吃吗?”

  疑惑地捧着脸,玛丽摇了摇头,不再去思考这个伤自信的技能。她愉快地哼着歌,提着裙摆踩上台阶,准备把满满一烤箱的法棍送给可爱的小兰斯品尝。

  “不过,今天来找弗兰那孩子的人还真多啊~”

  ……

  在瀑布下的深潭里没有发现弗兰的身影,江一一叹了一口气,认命地踩着山壁往上去。

  山顶上是一副很诡异的画面。

  盯着诡异至极的苹果头的弗兰跌坐在水里,满头青筋表情狰狞的斯夸罗、六道骸和不知名的眼镜男呈扇形在他面前铺展开,一把剑和一个三叉戟尖尖戳在弗兰面前,闪着森森的寒光。而在他们背后,满脸倍受打击的列维,嘻嘻嘻怪笑的贝尔,捏着兰花指捧脸摆出呐喊姿势的鲁斯利亚,以及……不

  知名的四人。

  “谁是不知名的四人啊!?”

  满头金发还别了个小卡子的少年怒吼,横过鼻梁的伤痕当他的脸在蓬勃的怒气中仍然显出几分滑稽来。

  他愤怒地伸手,很有力度地在空中化了一个半圈,带着呼呼的风声直指江一一。

  “明明是你这个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出现还藏头露尾戴个斗篷的家伙比较可疑好吧!?”

  “……”

  不知名四人之一,浑身上下被一件黑色斗篷罩的严严实实分不出男女的那位躺枪了。

  “喔,那还真是抱歉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