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Iris(六)(1/2)

加入书签

  三个月,这幢别墅从未迎来过哪怕一位访客。

  ……如果不是每隔一段时间总会有些不请自来的人——后来替换为行动异常的动物——的话,江一一恐怕真要以为彭格列就这么把白兰曾毁灭世界杰索给遗忘了。

  天气渐渐热起来,夏天就要到了。

  西西里岛的夏天总是炎热而又干燥,有时候一整个夏季都下不了几场雨,意思意思地飘着几朵云的天空蓝得令人心醉。

  当然,也晴朗得令人心燥。

  尤其是对于水生动物来说。

  从温度爬升到30摄氏度的那一天起,铃兰小姑娘就开始了她的悲惨生活。

  有着水蓝色头发的女孩蔫了吧唧地摊在沙发上,瞅着从窗外投射进来的阳光,目光已经了无生气,一副看破红尘早日超生的模样。茶几上摆满了桔梗制作的各种冰饮,她把自己像煎鱼一样在沙发上翻了个身,有气无力地喝上几口,勉强提起点精神的水蓝色眼眸充满了渴盼地投向不远处的那片大湖。

  “铃兰好想以前的那个水族箱……”

  小姑娘软绵绵地趴回沙发,守在空调出风口下满脸失落。

  “电波酱要晒成鱼干了。”

  石榴大喇喇地坐在沙发另一边,整个身子几乎都沉浸在阳光中,右手臂向后搭在沙发靠背上,硬是把客厅坐出了泡澡堂子的感觉。

  下巴上已经冒出了些胡茬,满头卷曲红发的青年一口气喝完了一杯威士忌,舒爽地叹了一口气。

  “哈~还是这样才过瘾……嗷!铃兰你干什么!?”

  阴暗系生物雏菊照例缩在客厅阳光最少的地方,抱着他的兔子玩偶小口小口喝着特调果汁,带着浓重黑眼圈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整个人吊在石榴的手臂上,死不松口但是很明显色厉内荏的铃兰。

  无论是曾经还是现在,真六弔花中最成熟稳重的妈妈桑桔梗叹了一口气。

  “好了,都别闹了。铃兰你也是,快点松口,把石榴的手咬坏了等会没人开车。”

  顶着三人的视线,桔梗点了点头。

  “我和石榴去买些东西,顺便把铃兰你们带到湖边,晚上再把你们接回来。待会就去和阿瑞请一天假。”

  三个月的时间,足以让厨师四人众清楚明白地知道,谁才是一家之主……

  ……白兰大人,你可以再千依百顺一点吗?

  江一一从来都是十分和善的人。

  所以,她在给石榴列出一张长长的购物清单以及让桔梗准备了满满一桌子食物后,就直接摆摆手放行了。

  至于偌大的别墅里只剩下她和白兰两个人,孤男寡女血气方刚禁、欲良久……诶,似乎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总而言之,江一一表示这些都不是问题。

  唯一有问题的,就是她不要突然意识到这么大好的机会摆在自己眼前不动手实在罪过,于是就这么把目前看来温软无害兼之手无缚鸡之力的白兰少年干掉了。

  那样的画面浮现在江一一脑海中,带着诡异的不协调感。

  她愣了愣,哂笑着摇了摇头。

  如果说大好机会的话,自己倒还是真亲手放过不少来着。

  不论是哪个国家,大清早的都没有什么好看的电视。

  江一一换了一会台,索性关了电视。客厅的空调开得很足,隔着玻璃门窗,外面的阳光似乎都变得很远。光着脚踩在松软的地毯上,江一一打开了客厅的落地玻璃门,带着热气的风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冲进了屋里,蛮横地驱赶着被空调冷风染上的薄薄凉意。

  长长舒了一口气,那种喘不过气来一般的禁锢感终于消失不见,江一一懒洋洋地窝回沙发吹着小风看书。

  茶几上,装在高脚杯中的冷饮已经化了,杯壁上凝结着圆滚滚的水滴,映着杯子里娇嫩嫩的颜色,连被拉得长长的影子里都透出几点澄澈。

  客厅里很安静,听得见书页翻过的声音,还有那水滴沿着杯壁缓缓滚落。

  脚步声从上而下,渐渐接近,在快到一楼的时候停了会儿才又响起,和之前的串联起来,在江一一脑海中自动形成了从三楼卧室到一楼餐厅的线。

  “眼镜什么时候去拿?”

  白兰的声音有些含糊。

  “就放在你那吧,什么时候打完游戏再拿回去。”

  江一一随口答了。

  白兰那儿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新游戏,她每次通关一个立马就会有另一个更有趣的等着——只有这时候,江一一会由衷地感叹,那么多平行世界的记忆真不是白得的。

  脚步声在江一一身后停了下来,眼角余光瞥见白兰将手搭在了沙发靠背上。

  他低低地开口,声音如有实质般擦过耳尖,落在耳边。

  “茶杯、眼镜、书,阿瑞在我那里的东西又增加了,下一次……还会多出些什么呢?”

  “诶,原来茶杯是落在你那里了,我还以为是又被雏菊公报私仇丢垃圾桶了。”

  江一一终

  于舍得将视线从书上离开,拇指按在正读着的那一页页码上,准备转头看过去。

  “不过,书?我什么时候……唔——”

  没有说完的话,消失在了相叠的嘴唇中。

  被迫向后仰着头,脖颈绷成了脆弱的弧度,掌控在白兰的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