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Iris(七)(1/2)

加入书签

  白兰沉默了下,表情有一瞬间的空白,看得江一一无比痛快。

  不过,他很快就从那种诡异的状态中回过神,紫罗兰色的眼眸中盛满了温柔的笑意,就像是每一个被充分s后的m一样,带着从某一方面来说更诡异的满足和愉悦。

  唇角弯起柔和的弧度,白兰的笑容中带着深深的纵容,胳膊搭在沙发靠背上,伸手支着下巴,歪了歪脑袋看向江一一,语调都显得格外轻快。

  “一酱害羞了呢~”

  你妹的害羞!

  江一一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

  不搭理江一一的冷脸,白兰笑眯眯地站起身。

  “我曾经对你说过,下一次见面的话,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江一一愣了下,她已经经历过太多的世界,漫长的时间带来了纷繁的记忆,别说是一句话,就算是白兰这么个大活人,她也不是一开始就注意的到的。

  白兰垮下了脸,一副失望的模样,可怜巴巴地瞅着江一一,眼神格外哀怨。

  “因为经历过太多的世界,所以不记得了吗,戈蓝酱?或者,你更喜欢我这么称呼你,江一一~”

  他念出那个名字的时候,语调显得很奇怪——事实上大多外国人说中国话的时候都显得很古怪——声音并不大,大概是为了准确地念出那个音节费了不少劲,以至于吐出的字句很轻很慢,却狠狠地撞在了江一一心里。

  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的名字会在这个世界被念出,那一瞬间,耳边恍惚传来的是红衣黑发的青年极其温柔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念着“一一”。

  可是,是“杜一一”,而不是“江一一”。

  那其实是江一一在这个世界中过的最接近现实世界的一次,还没有窥见那个沉重的真相,被初次体会的爱情的甜蜜滋味所包围,似乎整个世界都是明亮而又美好的。

  可那终究只是“接近”。

  “江一一……”

  白兰又重复了一遍,脸上露出些苦恼和委屈的神情来,配合着他现在尚显稚嫩的少年模样,只像是在对着亲密的伙伴撒娇。

  “一酱的名字还是那么难念。无论练习了多少次,都没有办法像他一样说的那么自然呢。”

  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白兰微笑了起来。微弯的弧度遮住了紫罗兰色眼眸中那一瞬而过的冰冷,笑眯眯的少年站在江一一面前,看起来柔软而又无害,像是随口一说地抱怨着。

  “……这就是你在那些记忆里挖掘出来的,有趣的东西吗?”

  江一一愣了下,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弯腰捡起躺在地上的书,掸了掸封面把它放在茶几上,重新坐进沙发里。

  她伸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做出长谈的姿态。

  白兰从善如流,或者说可以有些迫不及待地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然后,迎接他的是又一杆友好而又亲切的嘴炮。

  “不过,你确定你现在就可以理解那些确切来说并不属于‘你’的记忆中蕴含的情感了?”

  “是啊。”

  白兰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毕竟,无论是哪个世界的我,也都还是‘白兰杰索’。一酱也能够明白的吧,就像无论是‘戈蓝’还是‘诶拉瑞亚’,都始终还是‘江一一’一样。”

  依旧是笑咪咪的模样,白兰看起来一点都没有推翻自己之前话语的心虚。

  “诶拉瑞亚,韩洛,诶特,戈蓝,杜一一……每一次遇到一酱,似乎都是不同的身份,总觉得这样有些不公平啊~”

  一直以来的猜测就这么被证实了,江一一忽然有些不知所措。

  她下意识地分析着白兰说出的每一个字,却没有办法将那些字组成的话语印在脑海中,只能呆呆地听着白兰的声音。

  “一酱这一次是叫做iris吧,彩虹女神——真的是,很适合你的名字呢~”

  构成世界的基石中,玛雷指环是海,连接着横向的时间轴,所以白兰杰索可以和每个世界的自己共享知识,彭格列指环是贝,贯彻着纵向的时间轴,所以泽田纲吉可以继承初代彭格列的意志,阿尔巴雷诺奶嘴是虹,不知所起不知所踪,以点的形式随意地出现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世界。

  “就算是成为过这个世界的神,我的时间也依然是随着那条轴一直向前,可是一酱却可以出现在不同世界的不同时间,有着不同的身份。我认出你的时候,你不认识我,而当你熟悉我的时候,我却从未见过你……”

  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江一一说不出白兰的语调中饱含着的是嘲讽还是无奈。

  很多她从没有注意过的,或者说是不知道的事情,终于被串联起来。心底无可抑制地升起一种荒谬的感觉,江一一低笑了一声,不知为何就是想到了那个午后。

  装模作样地拿着一本书,无所不用其极地死乞白赖着缠了自己主动开口去问的银发青年,整个人都沐浴在阳光中,笑容似乎都被模糊起来,柔软了他很久以前在自己心里留下的印象。

  那阳

  光太过温暖,透过窗户吹来的风和煦到让人从心底慵懒下来,就这么轻描淡写地拂去了似乎一直以来都横在两人中间的无形的墙。无声无息,悄然不觉。

  江一一的笑容渐渐柔软下来,带着她自己也没有觉察到的亲昵的无奈。

  “……原来,这就是你说的活了一百次的猫吗……”

  “?”

  白兰应景地表现出了疑惑的模样,不过这次卖萌没有成功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