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Iris(终)(1/2)

加入书签

  风从窗外吹来,带着夏季森林中独特的生机勃勃的味道。

  江一一和白兰的视线终于对上,迅速地胶着在一起。

  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眸中倾注的专注与惊喜,使得江一一莫名地有些脸红。

  忽然很想吻他。

  这个念头悄悄地探出头,然后江一一发现她开始怀念之前那个吻的味道。

  又或者,只是想从这个人的身上,从那双唯一能够找到自己的眼眸中,确认自己的存在。确认,江一一的存在。

  她并不准备压抑自己的欲、望,或许是拂过面颊的风带来了自由和奔放的气息,江一一选择了顺从心意。

  单手撑在沙发坐垫上,略略向前倾,轻轻地吻了上去。

  这个吻要更加缠绵,更加温柔一点。

  只是嘴唇的碰触,两个人都不着急着更进一步。白兰或许是想要更多地享受下江一一主动送上来亲吻的美妙滋味,而江一一却只是单纯地更喜欢这样简单的碰触。

  这样近的距离,她在白兰的眼睛中看到了自己,几乎沉溺在那片紫罗兰色的温柔里小小身影,满满地占据了他所有的注意。无论真假,很少有人能够拒绝这么专注的眼神而不被触动,江一一也没有克制到去选择做保持清醒的那一个。

  唇角微微扬起,江一一微笑起来。

  “实践的机会来了,不想要吗,白兰少年?”

  她闭上了眼睛,感受着这个重新被白兰拿回主导权的吻。

  细碎的吻落在江一一带着笑意翘起的唇角,然后才终于回到了嘴唇。

  好像有棉花糖的味道,很淡,但是软软的,甜甜的,带着萦绕不去的美好……

  江一一唇角的笑意越深。

  这是一个几乎令人沉溺的吻。

  可惜,总有些几乎已经化为本能的坚持,在心底叫嚣着清醒的悲凉。

  无法沉溺。

  不能沉溺。

  ……

  “呀~~果然还是水里比较舒服~”

  铃兰在湖水中欢快地游来游去,水蓝色的短发几乎和澄澈的湖水融为一体,就像是一只无忧无虑的鱼。

  “雏菊你也下来玩嘛~”

  阴暗系的雏菊把自己整个人缩在午后可怜巴巴的一小团树荫里,捏着兔子玩偶的耳朵满脸阴郁地絮絮叨叨地念着没有人听得懂的话,满眼渴望又畏惧地看着整个儿摊在阳光底下的湖水。

  藏在打着卷儿的头发中的耳朵动了动,他警惕地站起身。

  小路的尽头,桔梗和石榴慢慢走来。

  “啊……”

  铃兰蔫了吧唧地把自己埋进湖水里,只冒出一串又一串大大的气泡。

  半晌,才不甘不愿地冒出头,可怜巴巴地瞅着正在打电话的桔梗。

  “桔梗……再多呆一会儿嘛……”

  “……是,我明白了,白兰大人。”

  桔梗毕恭毕敬地挂断了电话,画着很非主流的妆的脸上有一瞬间流露出放空一切的神情。

  他保持着眺望远方的姿势好一会儿,才看向已经在湖水里撒泼打滚的铃兰。

  “你呆多久都没有关系,今天……不,恐怕接下来几天,我们都不能回去了。”

  石榴皱着眉抓了抓头发,大喇喇地在湖边的石头上坐下来。

  “在这里也不行啊,毕竟这里也是在视线范围内,我说我们还是快点回那个镇子,去的早了说不定还能买到他们那儿的特供酒~”

  说到最后,已经阴转晴的石榴还愉快地吹了个口哨。

  “为什么不能回去啊?”

  搞不清楚状况的只有某方面来说单纯的白纸一样的铃兰,小姑娘眨巴了眼睛满脸问号。

  石榴和桔梗对视一眼,面上都浮现出微妙的飘忽笑意——铃兰电波酱,继续这么纯洁下去吧~

  ~

  “……”

  雏菊抱紧了自己怀里的兔子玩偶,心有余悸地将目光投向远处掩隐在绿树间的别墅。

  白兰大人……您加油……

  ……

  “……明白了吗,桔梗~”

  “明白什么……?”

  “一酱醒了吗?再多睡一会儿吧~”

  刚刚准备爬起来的江一一又被笑眯眯的白兰不容拒绝地按了回去,再次枕在他腿上的瞬间,江一一恍惚有种白兰浑身都开满粉红色小花的错觉……

  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并且又为什么会从靠着沙发变成枕在白兰大腿,但是江一一并不准备深究这个——

  “白兰,你的手放在哪里。”

  “呀,被发现了~”

  “……”

  白兰,ko。

  解决掉白兰,江一一神清气爽地站起身,阳光已经拖得很长,在客厅里投下窗外树木长长的影子,吹进来的风褪去了白天的燥热,带来了傍晚的凉爽。

  肚子有些饿,江一一看了眼客厅,自动忽略不知道为什么

  喜滋滋欢脱过头的白兰,没找到自己的目标人物。

  “桔梗他们还没回来?”

  白兰点点头,笑眯眯地开口。

  “桔梗刚才打电话过来,他们这几天大概都没办法回来了。”

  “嗯?”

  江一一挑了挑眉,双手环胸瞥白兰。

  “他们不是整天‘白兰大人’‘白兰大人’,和你分开一秒都觉得生不如死的吗。”

  白兰脸不红心不跳,笑得意味深长。

  “大概,是因为桔梗也找到了更重要的东西吧。不过,一酱,你是在不满吗~”

  “是啊。”

  对着整个人都飘乎乎起来的白兰,江一一在沙发上坐下来,拿起那本放在茶几上的书翻开,状似漫不经心地开口。

  “既然厨师走了,那么白兰杰索,今天的晚餐就由你负责好了。”

  顿了顿,江一一笑眯眯地补充。

  “……如果敢用棉花糖充数的话,我想,你是不会想要知道后果的。”

  “qaq……”

  ……当晚,鼓足勇气进行人生中第一次夜、袭的白兰,被早就习以为常的江一一熟练地踹了下去……

  第二天,桔梗他们还没回来。

  江一一开始相信或许白兰不是在说谎,桔梗是真的找到真爱了。

  尼玛,其实江一一一直以为桔梗的真爱是白兰来着……

  “白兰。”

  江一一把手中的书翻过一页,细碎的声响在书房里显得格外清晰。

  肩膀上还要扛着半个人的重量,让她很不舒服。而白兰那种几乎把她整个人抱进怀里姿势,也让她有些不自在。

  更别提那时不时还要在自己肩窝里蹭啊蹭的银色脑袋了,柔软的发丝扫过露在衣服外的皮肤,带出异样的麻痒感觉。

  “嗯?”

  耳边传来的声音极近,似乎是从鼻腔发出的撒娇一样的哼声,带出的温热气流喷洒在敏、感的耳廓,江一一下意识地伸手去摸了摸。手指被握进了掌心,然后得寸进尺地滑下握住整个手掌,指尖上挨个儿落下了细碎的吻。

  江一一面无表情。

  “你这样我不能看书了。”

  “那一酱就看我好了~”

  “……”

  江一一很淡定地沉默了下,扯出一个笑容。

  “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