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Iris篇番外(1/2)

加入书签

  作为吉留罗涅的首领,阿尔巴雷诺的大空,曾经被白兰控制但是却也算是他的敌人中最清楚他的想法的存在,尤尼在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就生出一种强烈的不安。

  托彭格列的超直感的福,泽田纲吉似乎也和尤尼有着一样的想法。

  曾经经历过一次并且被自己亲手改变的那个未来,年轻的彭格列十代无论如何都不想再体验一次。

  尽管已经勉强有了能够与力量相匹配的心,但是那属于废柴阿纲的软弱和善良,仍然占着主导的地位。

  ——就这样大家一起快快乐乐地生活着,没有争斗没有死亡,不好吗?

  这样的期盼,是年轻的首领即便连自己最亲密的家庭教师都没有办法告知的隐秘——尤其是,在曾经熟悉的二头身婴儿似乎随着诅咒的解除也变得离自己越来越远的时候。

  “xanxus……”

  泽田纲吉握紧了拳头,却没有办法再说出一个字。

  他很早以前就知道了,就算成为了彭格列的首领,他和xanxus也还是两种不同的人。更何况对方也是为了彭格列,只是为了彭格列。

  他下意识地看向身边,习惯性地寻求着帮助。

  可是坐在他身边的已经不是那个二头身的婴儿,看起来年纪比他还要幼小的少女温和而又了然地笑了下,只是淡去笑容后眉宇间的忧虑和不安总也无法掩饰。

  到达那个湖边的时候,已经入夜。

  出乎泽田纲吉意料的,他看到的是在平静不过的白兰。这和他预想的并不一样,毕竟在另一个未来,被破坏了游戏的白兰表现出来的疯狂,仍然历历在目,鲜明无比。

  墨蓝色的天空看起来很高又很远,星河天悬,湖水在星光下泛着粼粼银光,温柔地拍打着岸边,在茂密的芦苇丛中晕出一圈圈细碎的涟漪。

  被白兰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的少女,神情很平静,唇角甚至还微微翘起,就像是陷入了一场甜美的梦,就这么静静地睡着。

  这还是泽田纲吉第一次见到所谓“阿瑞”的模样,脱去了和玛蒙一样的斗篷,她看起来不过是位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女性。泛着湿气的黑发服帖地耷拉在额前,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下一片蝶翼般的阴影,嘴唇已经失去了血色,手指无力地软在白兰手中。银发的少年凝视着她的视线那样专注,从始至终都没有分给泽田纲吉和尤尼一星半点。

  他就这样将她抱在怀里,带着湖水气息的血水在他的衣服上染出了一大片薄凉的红。

  泽田纲吉被触动了。

  他从没有想过那个白兰也会有这样的表情,心底一直拼命维护着的最柔软的地方被狠狠戳了一刀,深深的内疚几乎要将年轻的首领整个人淹没。

  以至于,他没有发现尤尼向后退了一步,无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与泽田纲吉不同,尤尼看到的,是白兰心甘情愿戴上的锁链,碎裂了。

  她一直知道,白兰杰索的改变,是在得到了来自于十年后的记忆之后。

  在记忆中发现了比征服世界要有趣得多的事情,发现了对自己而言比全世界都要重要的人——从白兰那些轻飘飘的似是而非或者说语无伦次的话语中,尤尼提炼出了这样的信息,然后她同意了白兰加入吉留罗涅的阵营,在阿尔巴雷诺解除诅咒的战斗中作为助力站在自己这边。

  “白——”

  泽田纲吉刚刚吐出了一个音节,白兰就已经抬起头,笑眯眯地对着他们比出了噤声的姿势。

  “不要出声喔……不然,”

  他的声音压得极低,像是被拧成了一条极细的线,满怀恶意地戳了过来。

  紫罗兰色的眼眸倒影了整个夜色,却没有点亮星光,冰冷地不带任何暖意地看着泽田纲吉,唇角扬起的笑容再也没有半点温柔,满含杀意。

  “我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呢~彭格列——”

  尤尼看了白兰一眼,他已经重新将视线凝住在了怀里的少女身上,就好像多看他们一眼都是浪费。

  或许……对白兰而言,和她一起死去才是最好的吧……

  举行过阿瑞的葬礼后,白兰的自由被再一次剥夺。

  他顺从的让所有人都生出一种“其中必有阴谋”的感觉,也乖巧的让曾经和他战斗过的彭格列们恍惚觉得“一定是这个世界疯了要不然就是我疯了……”的错觉。

  所有人都知道泽田纲吉在养虎为患,也都对泽田纲吉无论如何都不会让白兰死去的做法无能为力。这位善良到有些软弱的孩子对他满怀愧疚,以至于难得地强硬着一次又一次驳回了xanxus杀掉白兰的提议,并且在两年后再一次力排众议,再一次还给了白兰自由。

  ——如果白兰真的想再一次毁灭彭格列的话,我会亲手杀了他。

  ——我能够阻止他一次,自然也可以阻止他第二次。

  年轻的泽田纲吉这样说着,企图说服自己桀骜不驯的部下。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从来不曾把自己定位在彭格列十代手下的男人的回答,是干脆

  了当地撂担子走人。视频通讯的另一端,总是只剩下不得不担当重任的银发青年,皱着眉丢下一句你好自为之。

  他们都知道,其实对于现在的白兰来说,自由又或是不自由并没有什么区别,因为无论是哪一种,都不会再有一个“阿瑞”出现了。

  玛蒙有的时候会提起这位曾经的搭档,言语中不乏惋惜,往往最后得出的结论都是蓝颜祸水,给贝尔自从玛蒙解除诅咒后就一直延续的悲惨命运再次增砖添瓦。

  但是,也仅仅只是惋惜。愧疚这样的感情,对于他们来说,太过奢侈。

  获得了自由的白兰,挑衅一样地立刻建立了杰索家族并且飞速壮大,那来源于不同世界的庞大的知识量,让他在一年的时间里,站在了足以左右彭格列某些决定的位置上。

  当然,这还得得益于泽田纲吉对他那些无伤大雅的行为的退让。

  三年的时间,足够泽田纲吉成长为一名有黑手党自觉的首领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