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Road(二)(1/2)

加入书签

  似乎自从那一次之后,江一一和白兰少年的交集就多了起来。

  明明不是一个专业也不是一个年级,因为课业不同所以课余时间也不同,但是在图书馆的时候总能碰到。好像那两个面对面的位子就被默认为是江一一和白兰的位子,不管什么时候去都是空在那里——除去对意大利大学生素质的感慨,江一一更相信绝逼是白兰杰索做了什么……

  果然,就像他自己说的,不管是哪个世界的白兰,都还是白兰杰索。

  再次声明,这不是褒义。

  图书馆里总是很安静,这样的气氛江一一很喜欢。

  白兰也没有过多地攀谈,他表现得就像是一个只是单纯巧合地占到了江一一对面那个位子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乖宝宝。偶尔会因为被一两道题目难住了而有些腼腆地求助于学姐。

  只不过……为什么每次白兰少年你都会恰好被姐正在看的学科的问题难住了呢?

  果然那种拙劣地追求和表达好感的方式,无论哪个世界的白兰杰索都是通用。

  “嘿,路,那个白兰是不是在追求你啊~”

  同寝室的外国妞很八卦地凑过来,波涛汹涌的事业线因为她双手按在桌上的姿势挤出深深的一条沟。

  江一一瞥了那里一眼——那是她经历了那么多世界都无法达到的终极啊摔!

  “所以?”

  外国妞丝毫没有为江一一的冷淡态度所摄,交往过至少十位数的波、霸美滋滋地拨了拨自己大、波浪的金色秀发,眯着眼睛舔了舔嘴唇。

  “如果你不喜欢他的话,就把他介绍给我吧,虽然现在看上去又瘦又小,还是我不喜欢的乖宝宝类型,但是那张脸还是很不错的~而且我敢肯定,他那里一定……嘻嘻嘻~”

  寝室里响起一阵你懂我懂大家懂的暧昧笑声。

  话题是怎么样从纯爱速度跨越成限制级的?

  江一一从和这群外国妞儿同寝室以来就压根没弄清楚这个问题,并且深深为她们无论是小清新还是文艺腔又或者是明媚忧伤最后都无一例外会变成重口味的世界大同思想进程所折服——所谓文化差异,不外如是……

  不过,差异归差异,主权还是要宣布的。

  白兰杰索,生是江家的人,……死,是江家的鬼。

  江一一合上书,心情不那么痛快地阴森森想。

  于是,第二天,江一一和白兰就相顾无言地漫步在那不勒斯的海岸线了。

  某位或者某几位嘴巴没把门的外国妞儿,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江一一停下脚步眺望远方,无边无际的深蓝色向着远处蔓延,在遥远的地平线和蓝天几乎融为一体,交界处升起了如有实体的绵厚的云。在视线到达不了的远处,在那片云端之下,是和那不勒斯隔海相望的西西里岛。

  “海的那边是我的家乡。”

  白兰也停下了脚步,顺着江一一的视线看去。

  呼啸的海风夹着他的声音一并远去,明明近在咫尺,当声音落在耳朵里的时候,却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听得并不清晰。

  江一一瞥了白兰一眼,眼角余光捕捉到那双紫罗兰色眼眸中没有掩饰的期待和忐忑。就像是站在她身旁的人不是白兰杰索,只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和自己喜欢的人第一次的约会,紧张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思来想去后终于鼓足勇气憋出了一句却又开始胡思乱想唯恐这个话题会带来冷场或者是被自己喜欢的人讨厌。

  好吧,其实白兰杰索也是可以情窦初开的……

  可是,这情窦开得也太快了吧?

  江一一完全不觉得自己和白兰在这个世界那有限的几次接触,就能够让一个生长在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时代的久经考验的少年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那么比较合理的解释……白兰你继装纯良之后,又想再玩儿一次初恋那件小事了吗?

  “西西里岛吗?那儿也是黑手党的故乡呢。”

  江一一笑眯眯地说。

  这带着点挑衅暗示意味的应答,却让白兰少年看起来像是松了一口气。他似乎完全没有听出隐藏在文字下的质问——白兰你玩够了没一黑手党就别装好学生谈初恋过家家了——只顾着为他的暗恋对象“瑞德学姐”在沉默许久后还是接上了话题并且看起来也不像有什么不开心的样子高兴。

  “西西里岛确实是黑手党的故乡,不过一般来说,我们那边的人都不喜欢听到别人这么说,我们更喜欢别人关注西西里岛湛蓝的天空,广袤的森林,无垠的大海,绽放的鲜花和善良的人们。”

  这种我爱自然我爱社会世界多美好啊的五讲四美好少年思维是闹哪样啊!?

  我认识的白兰杰索绝逼不会这么纯良……

  装也装不出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