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9569(一)(1/2)

加入书签

  “江一一!我要的是卫生巾不是洗脚毛巾!!”

  “江一一!滚边儿去!我煎鸡蛋你拿着水杯凑过来干嘛!?”

  “一呦,我们待会儿上的是体育课,你拿笔记本去是想当羽毛球拍的吗?”

  “江一一!你房间在隔壁,没睡醒的话就给我好好睁大眼睛看看,不要闷不吭声进门就掀被子往我床上钻好吧!!”

  在坚持不懈精神漂移了一个多月后,终于成功获得人怒狗嫌终身成就奖的江一一,只好大爷一样地坐在电脑边,等着江然小弟端茶送水,柳景姐们揉肩捏腿。

  “卧槽江一一泥垢!穿来穿去的神奇梦境结束了,你也没用了,姐这儿洋葱没切大蒜没剥鸡毛没烫鱼鳞没刮,快点给我滚过来,懒在那里要死啊!”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刚才是你把我从厨房赶走说不想在西红柿汤里喝到手指——”

  江一一双手环胸靠在厨房门口,挑着眉眼一副懒洋洋的模样拖长了语调,慢吞吞地开口。

  几乎是上个梦境一结束,江一一就把一切都结束了回归正常以后都不会再有这样那样的烦恼了的消息告诉给了江爸江妈。虽然他们的表情和旁听的江然小弟一样,都带着点难以置信的怀疑和无法掩饰的忧虑,但是最终大家都接受了这个连江一一自己都没有多大把握的消息。

  就像江一一希望的那样。

  大概唯一没有疑惑的就是还躺在病床上的江老爷子了。

  那天天气格外的好,听了江妈其实含糊不清的几句话后,江老爷子爬起来一口气喝了三碗白粥。从那以后身体状况就跟坐火箭一样蹭蹭蹭好的飞快,几天前出了院,神清气爽生龙活虎,走在路上虎虎生威愣是把一群儿女甩了半条街。最可怜就是被强硬拒绝了的司机,还不敢擅离职守,只能可怜巴巴地硬是把那辆高功率的兰博基尼开成了奇瑞qq,跟着大部队一点一点在大马路上挪,看的来递罚单的交警都有点不忍心了。

  所以这几天,江家老宅都是一水的喜气洋洋,就好像新年提前到来。

  不错,又是一年春节到。

  不然你以为江一一和江然为什么会被留在自己家里,那当然是因为在春节,确切的说是寒假前,他们还需要面对每个学生都不得不直面的惨痛——期末考试……

  顺带一提,柳景是过来蹭饭结果不知怎么回事变成煮饭婆的。

  ——嘭——

  在柳景真煮饭无双亲切地微笑中,闪着寒光的刀剁进了砧板,斜斜成四十五度危险地直立着。

  “姐现在想让你切洋葱剥大蒜烫鸡毛刮鱼鳞,阿一你有什么意见呦~都可以直说的啦~”

  “……不,我没意见。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my lord。”

  江一一做了个很标准的执事动作,柳景刚满意地转过身,就听到她轻飘飘地招呼声。

  “江然,过来干活了,不干活晚上让你吃手指头炖西红柿汤。”

  柳景默默地从砧板里拔、出菜刀,剁剁剁……

  江一一,算你狠!

  三菜一汤,晚餐就三人就餐标准来说还算丰盛,就是江然板着一张脸很明显心有余悸地在西红柿蛋汤里用汤勺捞了好久,确定不会有手指头藏在汤里后才小心翼翼地开始喝。

  冬天天总是黑的很早,还没到七点,外面已经全黑了。天空阴沉沉的蒙着厚厚一层云,没有星星,路灯倒是亮得很,从近处一直延伸出去,一点一点最后连成线。打开的电视机里一如既往地播放着一些家长里短,琐碎却也因为贴近生活而显得贴心。

  吃饱喝足的江一一缩进沙发,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电视的声音犯困,已经很好地进入角色的柳景任劳任怨地端着碗碟去厨房洗了,哗啦啦的流水声实在很有……爸爸的感觉。

  ——一酱真是狠心呢~

  昏昏欲睡的江一一睁开了眼睛,然后痛苦地捏了捏鼻梁。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哪里不对劲了,怎么刚才似乎在电视上瞥见了某个熟悉的身影。在新x联播这个歌三次元的主旨永远是天朝很和平天朝人民很幸福世界人民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地方,看到一个二次元的以毁灭世界为己任和平是什么能吃吗的黑手党首领,于是这个世界终于要玄幻了吗。

  ——一酱是特别的呦~

  够了……

  江一一重新闭上了眼睛,将头靠在沙发靠背上,按压着眼尖。按了两下,觉得手有点酸以及忽然想起有闲置资源尚未利用的她摆了摆手,把自家弟弟招呼过来,丝毫没有心理压力地在沙发上歪倒摊平准备享受全套马杀鸡。

  江然看着蹬鼻子上脸,趴在沙发里一副来吧任君蹂、躏的的江一一,脑海里不受控制地蹦出八个字——有怨抱怨,有仇报仇……

  “下雪了。”

  江然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嗯?”

  享受自家弟弟按摩各种舒爽的江一一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勉强支起脑袋,睁开右眼懒洋洋地从落地窗往外看

  在被路灯晕上了一层薄薄暖暖的黄的夜色中纷纷扬扬飘落的,是鹅毛一样的大雪,轻飘飘地随着风在空中盘旋,在坠下的时候突然升起,又在升起之后静静落下。

  ——最后赢得,会是我喔~

  “啊……”

  江一一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感叹,江然看了她一眼,停下了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