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9569(终)(1/2)

加入书签

  人体试验?

  这么猎奇的东西江一一只在六道骸的履历中发现过它们的踪影。

  那都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如果不是这经历和六道骸本身的性格简直是相得益彰以至于在那一堆奇奇怪怪的资料里脱颖而出,江一一估计早就把这码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可惜,她现在想起来已经晚了。

  “9569要调整好状态,接下来还有很多好玩的事情喔”,第一次见面就给江一一留下变、态科学家毁灭世界从我做起的操、蛋研究人员印象的白大褂一边说着这样的话,一边笑眯眯地把针头扎进细瘦的胳膊,针管里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被慢慢推压,冰冷和白大褂眼镜后毫不掩饰的恶意一般,如同跗骨之蛆蠕动在血液中。

  江一一从冰冷的机床上坐起身,或许是因为上个世界干掉白兰结束一切于是现在重新开始经验归零的结果,这一次的身体她就是个实打实的废柴,凝结不了火焰打出个拳头都是软绵绵娇弱无力的,现在连挪到门边都出了一身的冷汗。

  除了婴儿时期,江一一到现在都没有这么虚弱的感觉。

  所以说这根本从头到尾都是大宇宙的恶意吧,因为她干掉了大宇宙意志宠爱的私生子所以被穿小鞋了吧尼玛!?

  门也是金属的,只开了一扇小小的窗户。

  江一一踮着脚,只能勉强看到外面是一间比较大的房间,一群年纪和自己现在差不多的孩子蜷缩着身体靠在一起,他们的正前方也就是江一一右手的方向有一条长长的走廊。白大褂像是在菜市场挑拣自己中意的鸡鸭一样绕着他们慢慢踱着步,时不时停下来,在本上写写画画。

  而当他再次走动的时候,就会有一个孩子被带进那条长长的走廊,很久之后——在那群靠在一起的孩子瑟缩的更厉害的时候——就连几乎被隔离开的江一一,也能够听到那饱含痛苦的惨叫。

  白大褂慢悠悠地绕完一圈,像是刚刚注意到江一一的视线,抬头对她招了招手,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

  大房间里的孩子慢慢变少,当人数减少到个位数的时候,又会有新的孩子被填补进来。

  这样过了几波,江一一旁边的房间也差不多都满了。

  她对面的那个房间住着的是一个男孩,也和江一一一样喜欢没事就扒着窗户往外看,不过他看起来似乎还不怎么搞得清状况,深蓝色的眼睛里仍然保留着近乎奢侈的纯然。

  他和江一一,是白大褂最满意的两个试验品。

  也是第一波接受轮回之眼移植实验的人。

  为了更好地记录下实验数据,江一一甚至没有被打上麻药。眼睑被强制地撑开,即便是早已经做好了准备也有了计划,在刀刃逼近的时候,她仍然无可抑制地恐惧起来。眼球在眼眶里不安而又徒劳地动着,紧紧束缚在机床边的四肢挣扎着爆发出了不属于一个孩子的力度,却仍然被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的带子绑得严严实实。

  “嘘——乖女孩——嘘——一会儿就好了~一会儿,就不疼了……”

  伴随着白大褂充满了恶意的声音,是剧烈到仿佛有什么尖利的东西在脑子里狠狠抓挠的痛苦,左眼的视界消失不见,烙印在最后的是一片血色中白大褂期待甚至还有些鼓励的笑容。

  耳边连续不断地爆发着如同金属在玻璃上死死刮划的刺耳声音,除此之外,江一一再也听不见其他。她痛苦地张大了嘴,像一只被强行脱离水源的鱼,发不出一点声音。

  “失败了吗?”

  “……看起来应该失败了。真可惜,本来以为会成功的,我还特意选择了9569,哎……”

  ——我并没有想要惹你生气,只是觉得看起来和平时不一样,很可爱。

  穿着红色唐服的青年微微笑着,笑容盛满了整个春天的温柔。

  ——不会让你厌烦的。我并没有那样的自信……只是在你放手之前,我不会离开。

  那是江一一第一次经历的爱情,柔软得仿佛天空中大朵大朵的云彩,干净得好像流淌在山间的溪水,带着难以言喻的幸福,甜蜜美好到不可思议。

  ——洛洛宝贝,跟爸爸说句话吧。

  黑发的男人蹲下、身,几乎是渴盼着的这样开口。

  ——宝贝,我爱你。等我回来。

  那是江一一无法忘记的亲情,无怨无悔的付出以及十年如一日的坚持,是两个世界的唯一。

  ——那么,诶路,你愿意成为监督我言行的那个人吗?

  金发的少年笑容明媚,金红色的眼眸在阳光下仿佛燃烧着的火焰,温暖却不灼人。

  ——能和我跳一支舞吗,诶路。

  那是江一一弥足珍贵的友情,甚至不需要明言的默契,一个眼神,一句简短的话语,就可以不辞千里地奔走,永远都可以放心交托后背的朋友。

  ——不是呦~我只是想试试看玛雷酱能不能召唤出棉花糖精灵呢~

  ——一酱果然很有趣呢~

  ——一酱~我不会让你消失的呦~

  最开始绝对不是爱情。

  ——米利亚姆是个很不错的名字呢~

  ——可是尽管这样,也只有一个人,一直都记得她,无论哪个世界,都能找到她。命运总是这么神奇,你说对吗,米亚酱~

  ——我一直、一直都在注视着你啊……

  接下来或许是友情。

  ——不过,就算无法体会到那些记忆中传递出来的情感,探寻本身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不是吗。

  ——茶杯、眼镜、书,阿瑞在我那里的东西又增加了,下一次……还会多出些什么呢?

  ——因为经历过太多的世界,所以不记得了吗,戈蓝酱?或者,你更喜欢我这么称呼你,江一一~

  再后来,江一一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

  在不同的世界一次次相遇的人,在不同的世界一次次害死自己的人,在不同的世界唯一一个能够找得到自己的人。

  ——一酱早就知道了吧,我对你所怀抱的感情……总是装成一无所觉的话,我也是会很伤心的啊~

  怎么会不知道呢。

  那种拙劣的行为模式,排除“天生变、态就是爱性、骚扰并且习惯性见到女人就扑”的可能性后,不就只有那一个可能了吗。

  ——我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