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终章(1/2)

加入书签

  江一一一早就冲进厕所扒着镜子翻来覆去照了好一会儿,生怕一不小心就变成了波斯猫。左眼时不时地抽痛,就像是在提醒着江一一那着实有些玄幻的记忆,可惜那些画面仍然记不起来,只有那一束鸢尾花鲜明无比。

  最后一门考试也终于终结在了那个飘雪的傍晚,江然带着满脸优等生毫无压力的表情施施然跨进家门,然后脚步一顿,盯着黑漆漆的屋子里飘荡着的簇簇烛火,天人交战一番后最终还是忍住没有摔门出去。

  “江小然,神说你这次考试要挂科。”

  把自己罩在黑斗篷里,江一一点着蜡烛冒充神婆。

  江然嘴角微微抽搐,忍了又忍,忍无可忍。

  “江一一你够了,开灯,吃饭!”

  “停电了……”

  江一一可怜兮兮地抬头,在烛光下,她大半张脸都被笼在斗篷投下的阴影里。

  “以及柳景为了限量发售的棉花糖抛弃了我……江小然,你对西兰花炒手指头有什么建议?”

  江然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长长地叹了出来。

  他有些焦躁地扒拉了下头发,平日里总是梳得一丝不苟的短发有些凌乱地垂下,碎碎地搭在额前,没什么好气地瞪了江一一一眼,手上动作倒是已经认命了似的开始往上挽袖子,露出紧实的小臂。

  那双和江一一如出一辙的黑色眼眸映着晕黄的烛火,泛出薄薄的暖意。

  “江一一……懒死你好了,我看你以后怎么办。”

  “咳咳,江小然啊江小然,注意你是我弟不是我妈喔。”

  江一一被他说得一愣,装模作样地咳了两声,细长的手指煞有其事地在空中划了两下,气流的波动使得她面前的烛火轻颤了几下,明明暗暗间使得江然看不清那被笼在阴影中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表情。

  “至于以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想吧。难道江小然你以后就敢不养我了吗,嗯?”

  她说话的时候,语调像是在笑。

  江然也扯了扯唇角,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来。他想,如果江一一敢变成姑姥那样,他才不会像外公那样心甘情愿地养着她一辈子,只能被动地等着她玩累了自己回来,想走了就那么不负责任地丢下这里的一切离开。

  江一一,要在这个世界,和前面的二十年一样,继续没心没肺地傻乐着活下去,跟每一个普通人一样结婚生子,慢慢老去。难过或者快乐,痛苦或者幸福,都是在这个世界,在他们能够看的到的地方。

  一家人,在一起。

  ……

  江一一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正和一位形容猥琐的大叔大眼瞪小眼,手边还放着一瓶没喝完的饮料。

  顺带一提,那位大叔的手指头正深情款款小心翼翼地搭在江一一侧背着的包的拉链上。

  “……”

  “……”

  片刻后,江一一拖着满脸惊悚的大叔开始满大街地寻找亲爱的警、察叔叔。

  女,姓名不详,黑发黑眼长相和江一一本尊挺像,据目测正处于少女十三一枝花的青葱水嫩年纪,身体已经开始发育,就算不明显,胸前的隆起也绝对不能够被错认为是被蚊子叮了鼓起的包。

  现有资产:包一个,钢笔一支,废纸几张,零钱若干,卫生巾几条,餐巾纸一包,发卡一个,巧克力两块,棉花糖一包。

  在公共厕所清点完自己的资产,江一一开始后悔在把之前那个小偷交给警察之前没有黑吃黑一把。

  往嘴里塞了一块巧克力,浓郁的苦味在舌尖弥漫,江一一皱了皱眉,漫无目的地沿着眼前的街道向前。

  能够得到的基本资料太少,江一一逛完一条街拐向另一条路后,除了基本能够确定自己又一次到了西西里岛,就再没有其他收获。

  喔,江一一还发现一个蛮有趣的事实。如果排除像上个世界突然被轮回之眼开挂,于是得到所经历过的全部世界的经验值以至于武力值max的情况,那么这一次的这位不知名女孩,应该本身就是个水平还不错的练家子。

  只是……西西里岛啊……

  江一一抬头看了看天,那是一片令人心醉的蓝,大朵大朵的白云飘在空中,慢悠悠地往南边溜。她收回视线,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不再往下想。

  莫名的,就是有一种预感——这一次,一切都会结束。

  路上并没有多少人,江一一又走了一段,忽然退回来拐向另一边,跟在一群吵吵闹闹的小孩子后面买票进了游乐园。

  眼角余光瞥见一个中年男人的身影消失在路的另一边,江一一把票团吧团吧随手塞进口袋,顺手剥开最后一块巧克力,塞到嘴里。这次是白巧克力,又有点太甜腻了。

  看来自己果然没有开挂的幸运值啊。

  江一一不无惋惜地想着,径直走到游乐园的长椅上坐下,慢悠悠地打开包,翻出先前被认为是废纸的东西细细看着。

  那上面都是些晦涩难懂的方程式,有几个涉及到量子力学的,江一

  一还有点印象,其他的都是两眼一码黑,倒是最后一张纸上简笔画一样的四方盒子和黄鳝看起来有点意思,跟匣武器似的……

  “这条小龙好可爱~”

  奶声奶气的童音在江一一身边响起。

  “嗯。”

  江一一随口应了一声,那几张纸继了门票的后尘,被揉成皱巴巴的一团塞回了包里——江一一倒是想把它们扔到垃圾桶,可惜现在扔了也没人看得到。

  “不过那是黄鳝,不是龙。”

  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江一一身边的小男孩很可爱,他有着一头柔软的末梢微微翘起的银色短发,苹果一样的脸蛋白嫩嫩胖嘟嘟的看起来就很有手感,双手撑在椅面上,手指小小的圆圆的,手背上陷下去五个窝窝,坐在长椅上脚还够不到地,一晃一晃地甩着,自顾自玩的开心,紫罗兰色的眼睛圆滚滚的,盯着自己晃悠着的小腿无比专注,配合着向上翘着的唇角盛满了快乐。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还有个单看字面也挺可爱的名字,白兰杰索。

  江一一速度拎起包,离开现场。

  落荒而逃。

  刚刚走到出口,游乐园里就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

  江一一回过头,还来得及看到迸出的火花和腾起的烟雾。

  脑海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然绷断了。

  等到江一一回过神,她正站在刚才离开的地方。幼年体白兰已经体现出他处变不惊的boss魄力,顶着被不知道什么东西擦破的额头,紫罗兰色的眼睛泪水在打着转却不哭不闹地窝在江一一怀里,被她护得严严实实。

  “把东西交出来!”

  数量超过一个巴掌的穿着黑色西装这等标准作战服的男人们一字排开,为首的一个拿着枪,黑乌乌的枪口遥遥对着江一一。

  “不小心掉在刚刚爆炸的地方了,要去赶快,烧没了有的你们哭的。”

  江一一把整个包倒过来,里面的东西哗哗啦啦铺下来,一目了然,顺便撕了一包棉花糖奖励乖巧的小朋友。

  幼年体的白兰实在是一个很可爱的孩子,即便是在这样剑拔弩张的气氛里,看着他鼓了腮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