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白兰番外(下)(1/2)

加入书签

  在宇宙中,存在着无数的平行时空,也就是存在着无数个白兰杰索,但是却只有一个江一一。

  不同平行世界的白兰杰索,喜欢上的都是唯一的江一一,而对于江一一来说,白兰却并不敢那么肯定,她究竟是最先对谁产生了好感,而这好感又是什么时候变成了近似于爱情的感情。

  嫉妒着平行世界的自己,这听起来似乎有些荒谬也挺可笑,可是却是真实存在的、总是会在夜晚悄然蔓延的晦涩。

  所以在得到了甚至不敢问出口的问题的答案的时候,白兰决定了放纵下自己的欲、望。

  于是,他如愿以偿地看见了那双极黑的眼眸蒙上了薄薄的水雾,因为不断累积的快、感而失去焦距,被做到哭了出来,无法压抑的呻、吟带着暧昧的哭腔,低喘时候的声音甜蜜而又涩然,因为被迫承受几乎已经无法接受更多的欲、望而流出的生理性的眼泪划过脸颊,被舌尖舔舐。

  就是这样。

  一酱,享受我带给你的愉悦。

  他这么想着,就像是一个着急着卖弄自己的毛头小子,迫不及待地想要给与骑坐在自己身上的人更多、更多的快乐。

  紧密连接的地方发出了扑哧扑哧的水声,深埋的紧致中灼热的像要融化,在不断给予江一一快、感的同时,那种极致的快、慰也在白兰自己体内堆积。

  他亲吻着她,到达了顶峰。

  通常,这样亲密的运动,总是会消耗大量的体力,并且在得到身体上深度的满足后,随之而来的都会是精神上莫名的空虚。

  虽然白兰可以保证自己自从15岁得到未来的记忆后发现了比毁灭世界更有趣的事情之后,就一直有意无意地为了江一一守身如玉——当然,事实上那时候15岁的白兰自己并没有这个意识……

  但是在那之前——在得到的记忆里——平行世界的白兰杰索们显然没有这等节操,就和每一个合格的黑手党一样,他们游刃有余地行走在一位或者数位淑女之中。美丽的温柔的热情的羞涩的女性对于他们,就像是红宝石钻石蓝水晶珍珠对于女人,是再好不过的装点。

  白兰恋恋不舍地把舌头从江一一口中撤出,她软软地伏在他肩膀上,脸颊酡红,如同在晚霞中盛开的玫瑰,微微开启的唇瓣上挂着一条银丝,另一端颤颤巍巍地连在白兰的舌尖。

  柔软的胸部贴在白兰的胸膛上,随着急促的呼吸而起伏,已经挺立的蓓蕾一下一下地软软擦着他胸前的突起。

  和那些女人在一起,做、爱的时候再舒爽,结束了身体的结、合后,就只剩下仍然沉浮在黑暗中的心灵的空虚。

  和江一一在一起,做、爱的时候会想着给她更多,直到她除了自己没有办法再想任何事物,而结束之后,是想要再一次地把她压在身下,狠狠地进入,让那柔软的身体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接受全部的自己。

  ……似乎哪一个都不太好。

  想到江一一要是知道了自己的想法会露出的表情,在天朝这么和谐的大家庭被熏陶了好多年好歹勉强生出些三观的白兰难得地自我反省了下,然后迅速把那些念头抛在脑后,笑了起来。

  江一一枕在他的腿上,困倦地沉沉睡着。面上被狠狠滋润过的晕红还没有散去,眉宇间即便是一个轻皱都能带出几分之前没有的媚、意。

  白兰深深地凝视着她,在漫长的等待中一直空落落的胸口终于被什么东西填满了。他温柔地笑着,向下压了压身体伸手捡起之前被胡乱扔到一边的外套,轻轻地给她搭上,紫罗兰色的眼眸中盛满了整个世界的美好却只倒影着一个她。

  “第八次的相遇,是二十二岁的白兰杰索。他遇到了韩洛,而幻骑士却自作主张地杀了你……”

  一下一下地顺着她的头发,掌心的触感柔顺而又微凉,白兰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沉睡的江一一。

  “我虽然不喜欢那个世界的白兰杰索的做法,但也得承认,在被寄托以全部信仰的神所抛弃的时候,幻骑士的表情,实在是很有趣~一酱看到的话,应该也会开心的~”

  白兰沉默了下。

  事实上,接下来的两次相遇都不是他那么想要坦白的部分。

  “第九次的相遇……那真是令人忍不住嫉妒的回忆。诶拉瑞亚,只属于白兰杰索的指环精灵,寄存在玛雷指环中的亡者,却有着比任何生者都更加令他心动的鲜活。”

  对征服世界这个游戏的兴趣,逐渐地转移到诶拉瑞亚这个奇妙的和白兰杰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人身上,几乎将一大半的注意力都关注在她身上的白兰杰索,并不需要多少时间,就发现了诶拉瑞亚正在消失的事实。

  那不是仅仅靠着他为玛雷指环燃起自己的大空火炎就能够阻止的事情。

  已经消逝于世的亡者,被思念强行禁锢在了指环中,而当那思念的源头消失,这被时间扭曲的仅存的执念,再也无法挽留亡者消逝的脚步。

  白兰杰索利用了73——构筑世界的基石——的力量,去挽留她,却反而加剧了她的离开。那于愤怒中点燃的

  火焰,很久很久以后,白兰才发现那无与伦比的绚烂并不是白兰杰索曾以为的诶拉瑞亚对彭格列初代的眷恋,而是杜一一对风最后的深爱。

  那是他无法涉足的过去。

  那个世界的白兰杰索,成为了第十个相遇的世界中的chost,死在了泽田纲吉的手中。

  而第十次的相遇……

  “……二十四岁的白兰杰索,射杀了十代彭格列的双胞胎妹妹。那是记忆中,最后一次的相遇。”

  然后,白兰杰索就被从十年前召唤来的少年们打败了。

  再然后,就是一切重新开始。

  ——托那群不知道该说是善良还是谨慎又或者是闲得无聊的阿尔巴雷诺的福。

  “说起来,我真正第一次见到一酱的时候,只有十五岁呢~”

  白兰眯了眯眼睛,似乎是在回忆自己口中的画面。

  作为奖励,从十年后得胜归来的彭格列们得到了阿尔巴雷诺们赠与的,有关于他们如何打败白兰杰索以及白兰杰索是如何坚持不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