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风番外(1/2)

加入书签

  醒过来的时候,风听到了小声的哽咽。

  睡在身边的妻子背对着自己,这是很少见的姿势,通常情况下她都是被自己整个环抱在怀里,脸颊贴着他的胸膛睡得满脸安稳。

  支起身体,风体贴地为妻子压了压被角,目光越过她的肩膀,看到了她面颊上的水痕。并没有醒来,似乎只是在梦中无意识地哭泣,纤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着,沾染了一层蒙蒙的水汽,好像不经意带上露珠的蝶翼。

  做了什么样的梦呢?

  风有些好奇。

  他很少见到妻子哭泣的模样,仅有的几次想起来却多少令人有些面红耳赤。

  小心地不让自己的动作牵动被子带起冷风,风探过身,拨开妻子有些凌乱地搭在额前的碎发,亲吻着她的额心。

  “别怕,我在这里。”

  亲了亲她冰凉的眼睑,这个满载着心底最柔软的温情的吻,又落在了她脸颊的泪痕上,泪水还没干,润湿了风的嘴唇,舌尖似乎也尝到了些许苦涩。

  风重新躺倒,从背后将背对着自己的妻子轻轻地搂进了怀中。伸手将她的手握进掌心,风感受着她贴上自己胸膛的脊背弧度,契合到好像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姿势。

  江一一做了一个梦,在梦里,风变成了一个二头身的小婴儿,而自己得到了他已经死去的消息,在没有他的世界里养大了他们的女儿,然后在女儿长大离开家后,一个人慢慢老去,死亡。接着,她一次次地来到这个世界,遇到了很多次穿着红色唐服的小婴儿,可是他们都不认识她,陌生的眼神,客气的言语,以及转身离开后从来没有回头的疏离。一开始真的很难过很难过,可是后来似乎也就放开了,江一一看到梦里的自己渐渐喜欢上了另一个人。

  梦里的江一一微笑着,她已经可以在失去风之后再一次那样幸福地笑出来了。

  可是,为什么还是那么难过呢?

  “一一啊,你有了。”

  “……”

  江一一默默地看着对面一把年纪了还睁大眼睛卖萌的师父,后者对自家乖徒弟目光中的质疑视而不见,特无辜地眨巴了两下眼睛。

  于是,江一一只好把视线投向自己身旁依旧笑容温和,整个人不动声色地呆愣在那里的风。

  “风声太大我没听清……刚才我师父说什么来着?”

  “乖徒弟,别逃避现实了,你怀孕了。”

  卖萌攻略失败,杜一原形毕露,坐在椅子上老没正经地挖了挖耳洞,乐的嘴巴合都合不拢。

  “再过八个多月,我家宝贝徒孙就要出世啦~风小子今天一早急吼吼问我你晚上做梦偷偷哭是怎么回事,害得我还担了老半天的心,以为你们小夫妻两个家庭生活不和谐,差点就跑去洛三那老小子那拍桌子让他给你做主,结果,哈哈,是大喜事啊~喔,你们现在管那叫什么来着……我想想啊……对了,产前忧郁症!”

  江一一低头看了下自己平坦的小腹——产前忧郁症……

  产前你妹啊!?

  ……

  据说,怀孕的女人脾气暴躁,多愁善感,常常上一刻还雷霆大怒,下一刻就梨花带雨,上一刻还你侬我侬这辈子嫁你嫁对了,下一刻就老娘瞎了八辈子的眼怎么就看上你了,上一刻还想吃东头的小笼包,下一刻就怀念西面的阳春面……

  在与时俱进的杜一和洛三的科普下,风充分地了解了自己接下来将要度过怎样艰难的九个月。

  他甘之如饴。

  只除了一样——

  “其实师父说错了一件事。”

  江一一窝在风的怀里,懒洋洋地晒着太阳,眯着眼睛犯困,声音都有些绵软无力起来。

  “我那天做了一个梦。”

  她稍微打起些精神,握住风的手,像是突然对那修长的手指产生了无上的兴趣,捏来捏去地玩。

  “梦里你死了,然后我生了女儿,再然后我又找了一个人嫁了。”

  心里涌上的是无限的酸涩,不是因为她嫁给了其他的人,而是因为那一夜她脸上的泪水。

  被捏着玩儿的手掌一翻,握住了江一一的手,风深深地凝视着自己的妻子,没有错过她眼中的藏在漫不经心下的不安。握着她的手一起搭在小腹上,现在还看不出突起的平坦下,他们共同的血脉正在悄然孕育。

  “不会的。”

  这么说着,风的嘴唇轻轻摩挲着江一一耳后那一片比别处都要敏感些的皮肤,鼻尖偶尔蹭过她的脸颊,沉默了下来。

  他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却并不自大。没有人希望自己会死,但是死亡却总是来的那么突然并且不容拒绝。就算被称为世界最强的七人之一,也是一样的。

  风不愿意她喜欢上除了自己以外的人,但是比这个,他更不愿意看到她难过。

  “……他是什么样的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