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大乱斗番外四(1/2)

加入书签

  把自己扔进松软的床铺,江一一闭上眼睛,这才觉得身体早已疲倦到了极点,却又完全睡不着。

  闭上眼睛后视界陷入一片黑暗,可是脑子里乱糟糟,那些曾经以为忘记了的被掩埋的画面,统统重新浮起。月色透过窗户,静静地在房间中流淌,她坐起身,赤着脚走到房间的落地镜前,地毯上细软的绒毛轻轻挠着脚底,带起软软的痒。

  换下来的婚纱就放在镜子边的椅子上,裙摆层层叠叠却并不累繁,轻盈得像是天边的云絮,在从窗缝中吹进的夜风中轻颤着,就像是白兰专注地凝视着裙摆一朵蕾丝时微敛的眼睫。想到白兰,江一一的神情柔和下来,唇角弯起温柔的弧度。

  换洗的衣服被脱了下来,和昨天晚上一样,江一一小心地、喜悦而又带着些不安地、郑重地再一次穿上了那件婚纱。镜面中倒映着洁白的新娘,她垂下眼帘,虔诚地亲吻着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

  “我一定会回去的。在那之前……别做傻事啊,笨蛋。”

  在xanxus的“暴政”下挣扎存活下来的厨师们充分发挥他们的专业素养做出的美食,是江一一唯一的享受。

  虽然开口留下了江一一,但是自那之后再也没有任何表态的xanxus无形中展示着自己的态度,所以瓦利安一众也紧随boss的脚步,无视了江一一。交流最多的是斯夸罗,不知为何莫名成了瓦利安中妈妈or保姆这样存在的暴躁鲨鱼,上午满脸不耐地扔了一大袋女士衣服给江一一,下午黑着脸扔了一小袋女士内衣,晚上的时候又红着脸砸进来一堆小翅膀。

  “x菲,夜用加长版……”

  江一一捞出来一包,轻飘飘地瞥向银发的青年,似笑非笑地弯了弯唇角。

  “喂——把你那副表情给我收回去,不然杀了你啊渣滓!”

  斯夸罗不出意外地恼羞成怒了,然后一个红酒杯从另一头的房门飞过来,狠狠砸碎在他头上,半杯子红酒直接贡献给了那头光泽的银发。

  “吵死了,垃圾。”

  “……”

  江一一眼看着斯夸罗额头绷起的青筋雀跃地鼓动着,很有先见之名地走上前关门,把爆发的鲨鱼和他的大嗓门一并关在了门外。

  连着那双血色一般的眼眸。

  酒店的隔音很好,江一一只能通过墙壁上传来的震动感知门外爆发的战斗——好吧,内讧。

  锁着的门被重重撞响,力道之大使得墙壁上由门框向四周衍伸出细小的裂纹。

  这个……貌似不大对啊……

  就算战斗力只有5,江一一对于危险的感知,也还是存在的。

  下一刻,那扇门终于挣脱了门框的束缚,欢快地向着江一一飞来……

  借力向着空中跃起的身影,在江一一的视界中只留下了红色的袖摆。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他回过头,黑色的眼眸惊愕地睁大了,瞳孔骤缩如同细针。

  那是停留在记忆中的身影,曾经久久地占据了江一一几乎全部的心神,却终于被另外一个身影替代。尽管如此,在乍一见到青年模样的风,江一一仍然愣了愣神。

  “一一!”

  戴在无名指上的玛雷指环忽然迸发出耀眼的光芒,不是象征着大空属性的温暖橙色火焰,而是澄澈的大海一般的蓝色。黑发的青年自火焰中出现,紫罗兰色的眼眸中冰冷的厉色尚没有褪去,唇角弯起的弧度柔软却又极尽嘲讽。他像是玩笑一般地双手合起一拍,轻描淡写地粉碎了来势汹汹的木门。

  “岚之阿尔巴雷诺。”

  他的视线落在风的身上,眯着眼睛笑起来,在江一一面前尽数收敛的锋锐彰显无遗。尾音略略扬起,甜腻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恶意。

  “这副模样还真是……令人不悦呢~”

  “白兰杰索!!”

  在鲁斯利亚捏着嗓子骤然拔高的音调中,白兰的笑容还没有来得及变得更加饱含深意,就被接下来的话说的一愣。

  “黑头发的白兰杰索!?”

  ——很显然,比起白兰杰索从指环里大变活人,显然白兰杰索一夜黑头这种事情更能够扯动瓦利安们某种程度上来说比麻绳还粗的神经。

  嘭嘭两声,不知为何呈现出青年形态的风和玛蒙先后恢复成二头身婴儿的模样,和坦然的风不同,浑身都蒙在斗篷里的玛蒙显然不能接受这残酷的现实,短短的小手攥着斗篷边,恨不得把斗篷整个掀开——当然,在贝尔期待的眼神中,她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

  像是在响应着什么,恢复二头身模样的阿尔巴雷诺们带着的奶嘴,也毫无征兆地发出了红色和蓝紫色的光芒。

  “喔呀~”

  白兰似乎也挺惊讶,眯起的眼睛却显得很愉快。

  “真是令人怀念的——”

  左手被抓住,从手腕上透来的温度很薄,却足以渗入记忆最深的地方。笼罩在火焰中青年睁大了眼睛,眼眸中的冰冷如同春日在阳光下消融的冰雪般消失不见,蒙上了极尽温柔的笑意。他顺从着手腕上并不大的力道转过身

  坏心眼地隐藏起眼中的了然,就像什么都不知道似得毫无防备地被拉着弯下腰。

  江一一捧着他的脸,掌心下的温度很轻易地就消弭了心中的不安和徘徊不去的焦躁阴霾。无可言喻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