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大乱斗番外七(1/2)

加入书签

  白兰的到来,让江一一告别了寄宿瓦利安的日子。

  而作为代理人战争中尤尼一方的首领手表拥有者,白兰很没有责任感地选择了抛弃尤尼,带着自己在婚礼上消失不见的心肝宝贝儿新娘去酒店开、房。

  顺带一提,江一一很温柔地在桔梗刷卡付房费的时候,顺便指使石榴去挑了三盆结实雄壮的仙人球。

  酒店还是那个酒店,不过江一一的房间往下挪了一层,正正位于瓦利安总统套房的下方。

  据说是因为酒店生意太好就剩下那一间了,不过看看大堂经理悄悄瞥向瓦利安两股战战的模样,以及压根儿就不会使眼神全靠用瞪的来完成眼神交流的鲨鱼君的倾力相助,江一一觉得其中必有蹊跷。

  ——该不会xanxus闲到半夜打穿楼板跳下来和白兰一战吧,啊哈哈……

  江一一忽然笑不出来了,只能愤愤地对着整个人都写着“悠然自在无压力”的白兰伸出手,揪住脸颊往两边扯。

  白兰乖乖地任由江一一把自己的脸揉圆搓扁,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只牢牢地钉在江一一身上,眼中深深倒影着她的模样,就好像他的整个世界中只存在着她一个人。

  如同受了蛊惑,江一一原本发泄怨气的动作变了意味,手掌轻抚着他的脸颊,她踮起脚,把自己送了过去。嘴唇晋一碰触,数日来一直被压抑着的思念就那么好无征兆地爆发出来,不久前短暂的相见演变成最好的催化剂,迅速地将这个吻转化为更加激烈的更为迫切的渴望。

  轻轻咬着白兰丰润的下唇,江一一扯开了他的领带,右手沿着脸颊滑下,尾指暧昧地勾了勾上下错动的喉结,描绘着锁骨的形状,最后落在他的胸口,指尖略略绷起用力——

  没动。

  白兰享受着江一一的主动,也享受着这个亲吻,每一个极其短暂的分开,都带着粘腻的水声,被含在唇齿间的嘴唇柔软甜蜜,就像棉花糖,却不会融化在口中,只让人越发渴望地恨不得将她吞吃入腹……

  然后,他就被再一次推开了。

  白兰无辜地眨巴着眼睛,江一一面颊上已经泛起薄薄的红,却又板着脸一副严肃学术的模样。

  “我推你的时候,你应该倒下去。”

  白兰几乎要笑出来,而他也真的笑了。

  噙着纵容的笑意,他乖顺地按着江一一指尖传来的力道——对在这个世界恢复战斗力的白兰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来自于目前战斗力只有5的渣渣的攻击——倒进了柔软的大床里。

  江一一心满意足地邪佞一笑——抽了抽唇角——扶着白兰曲起的左腿,坐在了他的身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一副任君蹂、躏模样的白兰,她伏下、身,眯着眼睛停在了距离他一拳的距离。

  “乖,告诉我你之前对这里做了什么。”

  “我毁灭过整个世界,去和你再次相遇。”

  白兰没有掩饰,也没有逃避,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只是始终如一地凝视着近在咫尺的爱人,坦然地说出了隐藏许久的秘密。他不想让江一一给自己背负上整个世界的罪恶,而现在,这个世界似乎因为某种原因还好好的,那他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自己所交付的忠诚。

  “……我就知道……”

  江一一几乎要忍不住叹气,不是为了白兰,而是为了自己。

  她低下头,碰了碰白兰的嘴唇,唇角是止不住上扬的弧度。

  “不过,只有这一次,我无论如何都要说……谢谢你。”

  她支起身子,右手撑在白兰的胸口,不只是有意还是无意,掌心正好按着他胸前的突起,随着胸膛的起伏一上一下地将那一颗送进她的掌心。

  左手则是沿着心口一路划下,准确而又挑、逗地点在他逐渐变硬的地方。

  “那么,接下来告诉我,你停留在这里的代价。”

  白兰忽然笑了起来,笑得有些不怀好意。

  “我是作为一酱的指环精灵到来的喔~”

  “……”

  卧槽白兰你对指环精灵到底有多执着!?

  “不过似乎是因为这样,我无法使用自己的大空火炎,之前使用的,是一酱点燃玛雷指环后的火焰。一酱果然很强呢~”

  “……”

  所以我才会成为战斗力只有5的渣渣咩!?

  江一一笑眯眯地从白兰身上下来,把那三盆石榴扛上来的仙人球在床头一字排开,然后坐在白兰身边,温柔地伸手一指。

  “乖,跪上去。”

  江一一被白兰扑倒了。

  拥有“很强呢~”的火焰提供者、目前战斗力只有5的渣渣,被她的指环精灵、获得了“很强呢~”的火焰、目前战斗力max的白兰战士推倒了。

  “一酱的世界里,有很多有趣的东西呢。”

  白兰这么说着,细碎的吻落在江一一的额头、鼻梁、鼻尖、唇角,黑发柔软地耷拉下来——江一一奇异地发现一旦接受了这样的设定,其实也蛮带感的……

  “比如说,

  在指环精灵的状态,想要像正常人一样地做某些事情,是需要亲爱的master提供魔力的喔~”

  “……混蛋,补魔跟啪啪啪是一种事好吧!唔——”

  柔软的舌头坚定地诱哄着撬开了紧闭的唇齿,湿热的吻卷着暧昧的热气,交换了彼此的津、液。

  手臂灵活地从下摆钻进衣服里,灼热的掌心贴着光、裸的皮肤,这一点解除完全不能缓解从喉中蔓延开的干渴,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剥掉了彼此间的阻隔。衣服凌乱地扔在地上,内衣甚至还没有完全解开,一边的柔软就已经被送入温热的口中,牙齿轻轻地噬咬,舌尖爱怜地拨弄。

  短促的呻、吟从口中溢出,柔韧的腰肢向上挺起,微微扭动着不知道该说是迎合还是抗拒。细嫩的大腿被掰开,指尖试探着碰触了下,然后坚定地向里推入,送进那片温暖紧致。腿心渐渐泛起湿意,江一一下意识地想要并起膝盖,却又被强硬地分开,濡湿的吻终于舍得离开那绵软,被□的透出淫、靡的艳红水色的突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