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秋后算账(1/2)

加入书签

  结束以后,牧尚霆意抱着聂忍冬粗喘了好一会儿……

  直到那一阵小死般的眩晕过去,两人呼吸都有所平复,牧尚霆才意犹未尽地为聂忍冬和自己整理好衣服,打开隔间的门,正要揽着她出去,聂忍冬却打开了他的手,独自朝前走。

  牧尚霆在洗手间外拽住她,“冬冬,又怎么了?我说过让你小死一回就让你小死一回了,明明没有骗你呀,你怎么又生气了。”

  “牧尚霆,别以为我们今天做了一回,我就能当昨天的事全都没有发生。”聂忍冬冷嗤一声。

  “那我们就多做几回,如何?”牧尚霆勾了勾唇角,噙起抹邪魅雅痞的坏笑。

  聂忍冬面无表情地瞅他,清冷的嗓音更加冷冽,“牧尚霆,你少跟我嬉皮笑脸的!昨天你是怎么在黎野的婚礼上抛下我的,你别说你昨天上车之前没有看到站在酒店门口的我!”

  牧尚霆不笑了,声音的温度也降了几分,“我承认我看到了你,我没有等你是因为我昨天心情不好。你也看到了,黎野出言不逊破坏了我的好心情。难道这样了,我还要留在那个倒胃口的地方吗。对不起,我牧尚霆向来桀傲不羁,这种委屈求全的事并不适合我。”

  “那你就能留我在那种倒胃口的地方了?牧尚霆,你眼里还有我聂忍冬的存在吗?”聂忍冬气极了,口吻中的不悦气息愈加浓重了。

  “怎么没有,没有我刚刚能让你小死一回?”牧尚霆勾住她的腰轻佻一笑。

  “牧尚霆,你少来!”聂忍冬不为所动,反倒是挑了挑漂亮的远山眉,“我不管你跟谁有仇,也不管你为了报仇要做些什么,但是你别把那些情绪带到我身上来,惹恼了我,你也别想好过!”

  闻言,牧尚霆眯起狭长的桃花眼来,仔细打量着她的脸,像是在辨别着什么,“你都知道些什么?”

  聂忍冬牵了牵嘴角,淡然轻笑,“牧尚霆,我没有查你,我也不知道些什么,你要是做的太明显,被我发现了,也不能怪我。你跟黎野有仇,我跟黎野也有,谁报都一样。你要动手,我看着便是,坐收渔人之利,何乐而不为。只是昨晚你弃我于不顾,牧尚霆,你不要太猖狂,否则有你没你,我都所谓,大不了换人便是。”

  “换人?”牧尚霆眸色一暗,整个人透着股子危险气息,目光咄咄逼人起来,“聂忍冬,你要换谁?”

  聂忍冬语气轻缓的说,“我还没考虑好,你也知道的,除了你,追着我聂忍冬要我潜的人多的是。和你在一起这么受累,我又何必自讨苦吃。”

  牧尚霆听了,不由哂笑一声,说话的语调里尽是讽刺,“是呀,我差点忘了,聂总男人缘好到爆,轻轻招一招手就有大把大把的男人扑上来,而我牧尚霆又算什么呢?”

  “你知道就好,所以你给我收敛点,我不希望昨晚的事再次发生。”聂忍冬却认真的回答了,然后抽出自己的手,踩着高跟鞋霸气十足地往外走。

  唰地一下,牧尚霆的脸色难看到极致,盯着聂忍冬曼妙背影的双眸中窜出一簇火苗来,几欲将那个事不关己的女人灼烧殆尽。

  下一瞬间,聂忍冬就感觉到一股大力从身后袭来,然后整个人就被牧尚霆锁在了怀里,手上一个用力,聂忍冬就被他打横抱起,大步往酒吧外走去。

  聂忍冬反应过来,用力拍打着他的胸膛,“喂!牧尚霆,你做什么!”

  牧尚霆俯首瞧着怀中女人因为挣扎而微微泛红的俏脸,痞里痞气地扬了扬唇说,“聂忍冬,我觉得刚才我们可能还没有嗨够,不然你不可能那么活蹦乱跳地挑衅我,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酒店开~房吧!”

  就这样,牧尚霆强势而又张扬地抱着聂忍冬去炫影酒吧对面的酒店开了一间房。

  一进去,聂忍冬就被牧尚霆抛在大床上,他整个人也跟着沉沉压上。

  很快,聂忍冬就在牧尚霆的撩拨之下瘫软成一滩水……

  沉沉浮浮过后,两人湿嗒嗒地抱在一起,牧尚霆还没有从她身体里退开,抬手摸了摸她汗湿黏腻的额发,在她耳畔喑哑地问,“冬冬,舒服吗?”

  聂忍冬的回答是一巴掌朝他脸上扇过去,只不过因为那啥过后,她浑身软绵无力,她的这一巴掌就像是在抚摸情人的脸,牧尚霆奇异地被取悦了,亲昵地吻了吻那只纤细白皙的手。

  “就知道跟我调皮,不过这样子很可爱。”牧尚霆不忘继续调笑,睨着身下粉红粉红的女人,刮了刮她秀挺的鼻子。

  “牧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