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不爽,他就是刻意为之(1/2)

加入书签

  为了防止意外再次出现,两人没有去江边开车,而是打车回到了聂宅。

  一回到聂宅,聂忍冬开始忐忑了起来,该面对的终归是要面对的,她上楼敲了敲韩靳的房门,没有人应门,推门进去,房间里没人。

  下意识的,聂忍冬关上门,去了走廊拐角处的房间。

  一推门,果然,韩靳就坐在画室里,只是他手里没有拿着任何画笔,而是定定地望着画室的一角,而那里蹲着一直虎虎生威的大脸猫,一人一猫对视着,气氛极为诡异。

  突然出现在画室里陌生的猫还不算最古怪的,因为,接着,聂忍冬就发现了真正的异常所在,那只猫的身子下面似乎压着什么东西,仔细一看,那不就是韩靳为她画的素描画像吗!

  聂忍冬急忙跑过去,那猫倒是极为配合,一见聂忍冬走过来,它就自动跳到了一边去。

  这下,那张素描全然暴露了出来,原本保护素描的裱框不知道去哪了,而那幅素描上赫然有一滩水渍,氤氲了素描上聂忍冬清丽的俏脸,模糊不堪极了。

  聂忍冬皱了皱眉,提起那张素描,隐隐还能嗅到一股子难闻的气味,显而易见,那只猫尿了,好死不死的,它就尿在了韩靳给聂忍冬的素描上面。

  噌地一下,聂忍冬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直跳,眼神火冒三丈地斜着那只优雅闲适的猫咪,聂忍冬杀了它的心都有了!

  “冬冬,这是怎么回事,哪里来的猫?”韩靳见到聂忍冬回来了,不由问道。

  聂忍冬盯着那只猫,生气地哼了下,声音很冷,“我哪里知道,这只猫不知道怎么就跑到画室里来了,还有这张素描,我明明裱起来了,怎么会变成这样。”

  听到聂忍冬这样说,韩靳凤眼里有不知名的光泽一闪而逝,“我想有一个人或许知道原因。”

  刚才是气极了,没来得及多想,现在聂忍冬也明白了过来,“牧尚霆?这个无耻的变态!我要去找他算账!”

  韩靳却伸手拉住她,“冬冬,这个不急,素描坏了,我可以帮你画,画多少幅都可以,只要你喜欢。”韩靳凝视着她的眸光很是认真,“只是……冬冬,关于昨晚,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聂忍冬知道韩靳还在生气,缓和了语气说,“……阿靳,昨晚那是个意外。”

  “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昨晚会晚归真的是一个意外。”

  “冬冬,我想听真话。”韩靳看着她的眼神,带着研判的意味,说话时将她的手握得很紧。

  聂忍冬闭了闭眼,再度睁开眼,她望着他,还是没有说真话,“我和牧尚霆真的没什么,昨晚真的只是个意外。一开始我和白凡她们在一起,后来碰到了牧尚霆,所以就一起回来了。你不要胡思乱想,阿靳,你要相信我。”

  “好,我信你。”韩靳的表情像是松了口气,又像是在失落着什么,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他到底期待怎样的回答……

  那边牧尚霆回来一进客房,就拨打电话给李嘉至,“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