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十四岁犯了强奸罪,真相(1/2)

加入书签

  “考虑什么考虑!我不同意!”韩靳冷声打断聂忍冬的话,看着韩宇辉的眼神就像在看仇人,他哂笑一声说,“我当你打什么注意呢,原来是想要聂家,联姻是最不费吹灰之力的方法,你的算盘打的挺好!”

  “韩靳,你还是我的儿子吗?别说这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话,从小我就告诉过你,有些东西你要是想要就要主动来争取!”韩宇辉眸色掠过一丝复杂,目光深沉地看着自己的大儿子。

  “呵~你别把话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你打什么主意我向来一清二楚。子善是怎么死的,我没有忘!你不就是不满意叶家的家业比不过聂家陶家吗?

  不能给你带来最大的利益的东西,你通常都会弃如蔽履,就连自己的亲儿子也一样,没了一个儿子,还有另一个儿子,一个儿子不听话,还有另一个儿子听话……反正对你来说儿子就像是货物,只要能达到你所预期的目的,拿来交易便是……”

  “韩靳,你这个逆子!我都六十岁了你还要气我!今天是谁让你回来的!给我滚出去!”

  “你让我滚我就滚?我今天还偏不走了,反正我是逆子。”

  韩宇辉气得重重拍了下桌子,蓦地他不说话了,微微阖上了眼睛,他放缓了语气说,“阿越你和忍冬先出去,我要和这个逆子单独谈谈。”

  出了书房,韩越以往沉稳的表情有些奇怪,他看着聂忍冬终于开口说,“忍冬,这件事我事先也不知道,是我父亲他自己决定的……”

  “韩越。”聂忍冬打断他的话,表情傲然,“我不管事先你是否知道这件事,总之,以后是否会与韩家联姻,我都可以接受,因为这只是交易。”

  “那如果和你联姻的对象是我哥呢?”韩越眸中掠过不知名的情绪,急急问道。

  “我还是这样的回答。”聂忍冬没有迟疑。

  “忍冬……”

  韩越还要再说什么,聂忍冬没给他这个机会,漠声说,“我要去下洗手间,你自便。”

  聂忍冬真的是去洗手间吗?当然不,她只是很生气,不想看到韩越那张于韩宇辉相像的俊脸!

  她实在很反感这种强势的自作主张,韩家的老狐狸根本就不问她愿不愿意,就想跟她联姻?

  本来她也觉得韩家确实很适合,可是现在这股上不来下不去,梗在中间的烦躁情绪,令她头痛欲裂……

  走着走着就到了花园里,再走几步,聂忍冬不得不收住步子,因为前面不远处正立着一男一女,是黎万筠和韩雨芬。

  想要离开不打扰他们,一个熟悉的名字却飘了过来,情不自禁地,聂忍冬站在原地没有动。

  “……就是因为牧尚霆这个小野种你才跟我离的婚,那时候你不是发誓再也不踏入韩家吗?今天你来韩家是干什么?”

  “雨芬,你以为我想跟你离婚吗,是你做的太过了。”

  “我做的过了?我不过是想要给那个贱女人的种点颜色看看而已。”

  “可是你知道尚霆因为你的这点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