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势不两立,千万别留情(1/2)

加入书签

  不,或许,有一个是例外。

  聂忍冬清丽的俏脸上神色一直都很平静,一如既往的清冷傲然,甚至连眼神都没有闪烁一下,就那样若无其事地看着他,似乎很是事不关己,一点儿也不痛不痒。

  不过这没什么,牧尚霆转身大步流星往外走,笔直高大的背影决绝而又优雅,带着一股子狠。

  他就像一道突如其来的漩涡,搅黄了锦韩董事长的生日宴会,搅混了h市整个商场的天空,那些潜伏在暗层的危机都将浮出水面,然后就像台风过境一样席卷肆虐整个h市……

  见过复仇的,没见过这么明目张胆的复仇。

  因为太过震撼,牧尚霆走了好一会儿,所有人才反应过来。

  白凡的父母,叶子真的父母,陶乐的父母,韩靳的父亲韩靳的姑姑……他们所有人看聂忍冬的目光都变了。

  白凡的母亲白晴更是沉不住气了,一把抓着聂忍冬的手问,“忍冬,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我记得我家凡凡以前给你介绍过家族业务,不会出问题吧,跟那个牧尚霆有什么关系吗,你和那个牧尚霆关系那么好……”

  那边陶乐和叶子真的父母似乎也有些着急了,都在盘问自家女儿有没有把家族项目业务介绍给牧尚霆。

  一旁韩越刚接完一个电话,却是脸色一变,急急忙忙对韩宇辉说,“父亲,东岭那块地出事了,政府不批了,说是那里的建筑具有历史研究意义……”

  而韩靳高大的身影就伫立在聂忍冬身边,从始至终都惨白着脸,视线放空在喷泉池的方向,连一个眼神都吝啬于给聂忍冬。

  聂忍冬一直面无表情,镇定地抛开身后白晴等人的追问,迅速走出了韩家大门。

  果然,牧尚霆的车还停在门口。

  聂忍冬敲了敲车窗,牧尚霆自动自发地打开车门,聂忍冬也没犹豫,直接上了车。

  前面的李嘉至发动车子,行驶了一段路程,一直微阖着双眸面容沉静的牧尚霆发话了,“李嘉至,你下去。”

  李嘉至没有迟疑,立刻停好车子,然后下了车。

  车内后座上,只剩下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安静到他和她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呵~”聂忍冬忽然哼笑出声,打破了原有的沉默。

  “你笑什么?”牧尚霆没有睁开眼睛,声音有些沉。

  “好玩吗?”聂忍冬从来没有觉得哪一刻像现在这样讽刺,讽刺得她都笑了,那笑容怎么也止不住。

  牧尚霆终于睁开眼眸去看她,“你指哪一方面?”

  “你觉得是哪一方面呢,骗我耍我玩我,有意思吗?”聂忍冬逼近他,伸出一根纤细的手指戳了戳他的胸膛,清丽的眸子笑吟吟地睨着他,只是那眸底深处泛着凉薄的微光。

  “没意思。”牧尚霆以往笑如春风的俊脸上没了笑容,一瞬不瞬地看着面前的女人,轻轻吐出三个字。

  “没意思,你还骗我耍我玩我?逗谁呢!我看你玩得还挺开心的啊!”聂忍冬有贴近了几分,在他耳边幽幽吐息,嘴角带笑,眼睛弯弯,语调幽幽。

  牧尚霆瞅着她笑不达眼底的样子,平静地说,“那只是你自己认为的,我没有开心。”

  骤然,聂忍冬不笑了,狠狠推了他一把,眼神冰冷地望着他,“够了!牧尚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