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沦为仇人,痛到窒息(1/2)

加入书签

  “我送你。”见聂忍冬要推门下车,牧尚霆出声说。

  “你见过有仇人无缘无故对仇人献殷勤的吗?”聂忍冬忽的侧头,笑意绵绵地瞧了他一眼。

  闻言,牧尚霆没有再说话,任由聂忍冬下了车。

  仇人……

  他和她本来无仇,现在她却称他为仇人……

  候在车外的李嘉至见聂忍冬下车离开了,忍不住上前出声说了几句,“总裁,照片的事,你怎么不跟聂总说清楚呢?是黎老爷要求你这样做的,但是你拒绝了,你本来是不肯放那些照片的,都是因为听到韩董事长宣布聂总和韩家的联姻,总裁你一生气就把那些照片都拿出来了。”

  牧尚霆阴冷地勾了下唇角,“谁跟你说我是因为生气才把那些照片拿出来的,李嘉至,你不要自作聪明,我的心思不是谁都可以揣测的。”

  李嘉至有些干着急,“总裁,那上次撞车的意外事件呢?明明查出来是聂总身边的人干的,还有那些照片也是那些人拍的,你今天所做的事其实也是为了聂总好,放出照片只是为了给那个人一个警告,而聂总现在却因为那些人责怪于你……总裁,你就不解释解释吗?那样你和聂总或许就不会闹成现在这样……”

  牧尚霆打断他的话,“李嘉至,我该说你天真呢,还是想当然呢。我和聂忍冬现在可是仇人呢,你不知道吧,这可是聂忍冬刚才亲口说的。”

  “可是总裁,我始终以为有些事情是可以解释清楚的,你不能这样放任自流,聂总……”

  见李嘉至还在喋喋不休地说话,牧尚霆倏地推开车门,跨出了车,然后打开前车门,坐进了驾驶座。

  瞬间,那辆黑色宾利就像离弦的箭一样飞速驶了出去。

  聂忍冬一袭黑色晚礼服,盘着高高的发髻,脚踩高跟鞋,漫无目的地行走在大街上,一直走一直走……

  其实她也很想问自己怎么了,她不知道自己要往哪去,可她停不下来,就像她唇畔的笑容,怎么止也止不住,指甲陷进了手心里也没有用……

  好吧,她知道自己怎么了。

  聂忍冬,你不过是被一个男人骗走了心。

  聂忍冬,原来你也有这样的一天。枉你曾经那么自信笃定,现在却也落得跟这世间千千万万为感情所困的男女一样,仅仅因为一个男人的欺骗而自我感伤……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聂忍冬像是恢复了干练高冷的模样,随手拦了辆车回了聂宅。

  聂宅的大门口,立着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他的身上穿着一件宝蓝色西装,内里搭着烟灰色衬衣,额前的发丝略显凌乱,那下面的丹凤眼似乎有迷茫,他整个人都很安静,静得仿若一潭死水,就好像与夜色融为了一体。

  见聂忍冬回来了,韩靳走上前,眼眸平静无波地望着她,他说,“冬冬,你回来了。”

  一开口,他才发现自己的嗓音有些嘶哑。

  “阿靳,你怎么在门口站着?”聂忍冬微微一怔问。

  “不欢迎我吗?”韩靳轻浅一笑,凤眼里却泛着苦涩的意味。

  “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

  “知道我为什么会在门口吗,其实我来了有好一会儿了,可是你一直都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