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干老子P事,聂总的男人(1/2)

加入书签

  那天发病晕倒之后,韩靳照顾了她一夜,然后就回了韩家,这几天一直没有出现,应该还在为韩家的事奔波……

  其实,这几天周子渊一直都在约见自己,聂忍冬一直很忙,今天才抽出空来……

  到达约见的地点,聂忍冬进了包厢。

  见到聂忍冬,周子渊很开心,狐狸眼泛着莹莹波光,“聂总,想要见你一面可真难。”

  “你应该知道我最近很忙。”聂忍冬缓缓坐下,声音清冷地说。

  “所以我今天才特别开心,百忙之中,聂总为我抽出一空,我真的感到很荣幸。”周子渊唇红齿白的脸上尽是笑意,他眼含期待地看着聂忍冬说,“聂总,你上次让我办的事,我都帮你办成了,白灵那边我也已经说清楚了,她现在也不闹着整容了,不知道聂总是否会考虑我?”

  聂忍冬优雅地端起桌上的咖啡轻轻抿了一口,淡淡出声吐出五个字,“我不会考虑。”

  周子渊急了,嘴角笑容一滞,眼睛睁得老大,“聂总,你让我做的事,我都已经乖乖做好了,你现在怎么能这样不守信用!潜规则我一下都不可以吗?你和牧尚霆不是已经结束了吗?现在你身边不是没有别的男人了吗?那我为什么就不能上位了……”

  “周子渊。”聂忍冬叫他的名字,冷声打断他,“我说不会考虑就不会考虑,因为我已经决定了,既然你那样迫切地期待,那我也就只能接受了。”

  “……”

  “我待会还有个饭局,先走了。”

  没有管一脸惊愕,俊脸彻底呆愣,久久不能回神的周子渊,聂忍冬率先踩着高跟鞋踏步走出了包间。

  聂忍冬上了停在外面的车,秘书副驾驶的秘书接完电话,忽的说道,“总裁,刚刚hn国际贸易送来请柬,说明天hn旗下新开的酒店开幕剪彩,邀您前往。”

  聂忍冬没有说话,抬了抬手,示意秘书自己知道了,然后就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今天碰到牧尚霆,着实让聂忍冬意外了一下,虽说只有三天没见,但是她却感觉像是过了很久一样,这三天来,他们还真是势不两立,他要那些家族倒闭,她却要那些家族起死回生,他和她展开拉锯战,因为失了先机,她累得要死,而她却知道,他轻松得很……

  想到这里,聂忍冬禁不住又是轻轻一笑,那抹笑容实在嘲弄得很……

  hn国际酒店。

  金碧辉煌的大厅内,灯光闪亮炫目,各路商场公司老总以及h市有名望的人物,基本上都来了。

  笑话,陆氏集团进军酒店行业,大家能不捧场吗!

  三个气质出众相貌不俗的男人立于放满各种美酒的长桌边,手中合执一杯个人喜好的美酒,在华美的水晶吊灯的照耀下,那三个男人显得愈发迷人魅惑。

  “陆靖弋,你为什么突然开了家酒店?这可不是你的风格。”牧尚霆皱了下修长的剑眉,目光漫无目的地扫视着整个大厅,像是在搜寻着什么。

  “心血来潮吧。”陆靖弋摩挲着手中的酒杯,淡淡地笑。

  肖炎喝了口杯中的酒,趁牧尚霆没注意,凑到陆靖弋耳边压低了声音说,“靖弋,你绝对是故意的。”

  陆靖弋似笑非笑勾唇,“肖炎,你变聪明了,真难得。”

  肖炎不爽地叫,“哇,靖弋,说这种违心话,你真的一点儿不害臊脸红吗?”

  陆靖弋扫了眼门口方向出现的一男一女,清隽的眉眼掠过一丝兴味,没有回答肖炎的话,他轻轻敲了敲牧尚霆的肩膀,“尚霆,忘了说,我发请柬给聂忍冬了。”

  “哦。”牧尚霆低低应了声,外人完全听不出什么情绪的波澜来。

  “靖弋,你太坏了,我就说你是故意的吧。”肖炎叫了起来,然后话锋一转,望向牧尚霆,“说实话,尚霆,我还挺意外的,原本你说复仇的事情再等等,我以为你是因为聂忍冬,所以就心软了。现在我才知道,你是真的狠,把所有的事情都放在韩宇辉那老狐狸的生日宴会上。放照片,曝光负面消息,推动舆论……这一桩桩一件件杀的那五家措手不及,每一步都做得太漂亮。只是聂忍冬太无辜了,你对她还真是丝毫不留情,若是旁的女人怕是早就被你逼得崩溃了吧,即便是我,都对她生出几分怜香惜玉的心来。”

  “无毒不丈夫,你不知道吗?”牧尚霆轻扬起唇角,噙起抹似嘲非嘲的弧度,看着手中酒杯的眸中暗色翻涌,闪过一丝谁都看不明白的情绪。

  刚才还在门口的聂忍冬与周子渊,已经相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