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去医院检查取证,她要告他(1/2)

加入书签

  聂忍冬像是感觉不到痛,看着在上方毫无感情动作着的男人,笑得颇为讥诮,那样的笑容似乎是怎么止也止不住。

  牧尚霆有的是办法有的是技巧能让下方的女人快乐,可他在瞧见她脸上眼底里的恨意后,他忽然觉得他就该让她痛,这样她或许就不会忘记他了,片叶不沾身般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了……

  于是那样的顶~撞开始变得更加疯狂了,毫无怜惜爱意可言,就连一丝一毫的情~欲也没有,是那样的机械麻木……

  聂忍冬恍惚间觉得,他的每一下沉重凶悍的动作都好像锥子似的贯穿了她的身体,同时也贯穿了她的心……

  直到他将温热的液体洒在里面,他紧紧搂抱着她低低地吼了一声,好不容易粗喘着平息下来,他才抽身放开她……

  他刚从她身上离开,聂忍冬就坐了起来,冷冷笑着看他,声音冷冽逼人,“牧尚霆,我会告你的。”

  “随时恭候大驾。”牧尚霆笑得肆无忌惮。

  聂忍冬没有说话,而是翻身下床,拿出手机给秘书拨打电话。

  因为衣服被撕坏了不能穿了,好在宴会上偶有礼服被弄脏的情况,秘书都会帮聂忍冬准备好备用礼服,聂忍冬进了浴室随便清理了下,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有了牧尚霆的身影。

  出了包间,秘书多看了眼聂忍冬,心里觉着自家总裁的表情有些奇怪,但是她没敢多问。

  见聂忍冬没有再进入酒店大堂,而是往酒店大门的方向走去,秘书不由出声提醒,“总裁,不回去同陆总打个招呼吗,这样不辞而别不太好吧。”

  聂忍冬冷着脸没说话,脚下步子没停,上了车才轻轻吐出几个字吩咐司机,“去市立医院。”

  秘书微微吃惊了下,“总裁,有事情可以打电话叫家庭医生,这样光明正大的去医院被有心人捕捉了不好,您怎么……”

  聂忍冬蓦地一侧头,清丽的眼眸淡淡睇了秘书一眼,“我被禽兽强~暴了,现在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取一下证,你也要拦着吗?”

  “总裁……”可怜的女秘书又是被吓又是被惊到,最终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hn国际酒店。

  见牧尚霆沉黑着俊脸回来了,肖炎见了,撞了撞牧尚霆的肩膀,笑得不怀好意,“尚霆,你终于回来了啊,看你这样子很奇怪啊,你是纵欲过度呢,还是欲求不满呢?”

  牧尚霆抬眸寒气森森地扫了他一眼,“你想死,我不介意送你一程。”然后,手里端起了一杯酒,慢慢喝了起来。

  “肖炎,叫你别老是往枪口上撞,你怎么就是学不乖呢。”陆靖弋淡声说。

  “行行行,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肖炎很会认错。

  牧尚霆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之后,把手里的透明酒杯往桌上用力一放,对陆靖弋说,“靖弋,我先走了。”

  “哦~走吧。”陆靖弋慢慢地品了口酒,清隽雅致的眉眼里尽是似笑非笑的意味。

  牧尚霆走后,肖炎看着陆靖弋波澜不惊的样子,忍不住吐槽了几句,“陆靖弋,其实你才是我们当中最腹黑的人吧,你把聂忍冬弄到这来,尚霆能不觉得心里堵吗?你说刚才聂忍冬去洗手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