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禽兽(1/2)

加入书签

  牧尚霆重重覆上她的身体,大手牢牢捏着她的下巴,他在她上方沉着声音冷笑道,“聂忍冬,你看清我是谁再说话,我是牧尚霆,不是周子渊!”

  聂忍冬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牧尚霆大手轻轻一撕,嘶~啦一声,她身上的外套应声而碎……

  紧接着,牧尚霆就开始粗鲁地剥他自己的衣服。

  聂忍冬像是这时候才清醒过来,晕晕乎乎的脑海中闪现过今天白天韩越说的话,手也跟着推拒着他,她瞪着他,清冷着声音说,“牧尚霆,你不可以!”

  牧尚霆像是听到了笑话,俊脸上浮起一丝邪性不羁的笑容,“为什么我不可以?你今天一整个晚上,又是刺激我,又是勾引我,不就是为了现在这一刻吗?如果非要问我,你做的怎么样,那么我想说,恭喜你,聂忍冬,你成功了!”

  说着,牧尚霆褪去最后一层束缚就要狠狠贯入,聂忍冬及时抬手挡住他,“我们本来就不可以,你忘了吗,我们是仇人!”

  “聂忍冬,你在我们第一次的酒店门口,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亲亲我我就可以,我和你这样子就不可以了?”牧尚霆拨开她的手,继续动作,“你不让我来,我偏要来,反正老子早就做过你了!”

  聂忍冬怒了,无力地继续阻止他的动作,“牧尚霆,你强~暴过了我一次,还想要来第二次吗?”

  牧尚霆继续挪开她抵着他胸膛用来推拒他的手,下面往下沉,望着身下只着一套内~衣的女人,眸中的深色愈加浓重,呼吸也霍地变得急促……

  他暧昧地抚摸着她的唇瓣说,“聂忍冬,你果然很会双重标准。原先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这种事就不叫强~暴了,现在你我形同陌路了,这种事就叫强来了!我以前让你那么享受,你怎么不说!你不能因为我一次失误的冲动,就将我在床上对你所有的好统统给抹杀掉!”

  “……你去死!”兴许是因为喝多了酒,面对牧尚霆的流~氓浑话,聂忍冬竟生出几分哭笑不得来,这三个字她说得软绵绵的,毫无气势,倒像是娇嗔。

  “我就不死,要死也是死在你身体里面!”

  “牧尚霆,你禽兽!”

  “我从来也只对你一个人禽兽!”

  “你骗人!”

  “骗不骗人,你试试就知道了,亲爱的,相信我,它跟我一样很想你……”

  ……

  牧尚霆坏坏一笑,大手捉着聂忍冬的手,不容躲闪地覆上那滚烫……

  带着她的手慢慢动作起来,一下又一下,弄得聂忍冬的手直发酸发软,他也没打算放过她,直到有什么聂忍冬熟悉的物什洒在她手上,他才重重趴在她身上喘息了好一会儿……

  然后,用自己刚才脱下的衬衣替她擦干净手。

  聂忍冬以为这就结束了,哪知道那兴奋的地方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活力四射,在她腹部以下的地方磨蹭跳跃……

  牧尚霆看着她因为喝了酒有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