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人前调戏,被他撞破(1/2)

加入书签

  碰的一声巨响,手里的电话跟着也控制不住地砸在了地上。

  饱满光洁的额头上冒出大颗大颗汗珠,聂忍冬没有时间去管它,只能捂着窒息般疼痛的心脏,勉强镇定着扶着总裁办公桌站了起来,僵硬着身体艰难地挪到了休息室,翻出包里的药,倒出来吞下去……

  许久,才好过些,而她整个人就像虚脱了一样,汗湿的发粘在额角,有着说不出的狼狈。

  聂忍冬没有再出休息室,那一整天她都有气无力地躺在休息室的床上,脑海中仿若放电影般,她忆起了四年前的某些不为人知的画面,就连韩靳也不知道。

  当时韩靳还以为她是因为父亲离去,再加上公司事务对于身为菜鸟的她来说太过困难,而她又生性好强,急于求成,于是各种压力叠加在一起,致使她患了焦虑症,而事情的真实原因只有她自己知道。

  时风,因为时风,这个残暴的魔鬼。

  这样的措手不及,聂忍冬千算万算,怎么也没有想到,时通的总裁居然是时风……

  时风很年轻,三十多岁的年纪,他的长相不丑,相反的,很俊逸,却不像牧尚霆那样张扬四射的精致,也没有韩靳那样英俊的低敛,反而,时风的外表看起来十分温良无害,给人有一种好好先生的感觉,外表极具欺骗性和迷惑性。

  却没有人知道他骨子里的暗沉与阴毒,而这一点,聂忍冬在四年前曾深刻地切身体验过,那样极致的恐惧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有了……

  所以,当聂忍冬见到四年后的时风走近茶餐厅时,放在腿上的手还是控制不住抖了一下。

  “可爱的冬冬,下午好,你看起来似乎不太好。”时风温柔地笑着坐在聂忍冬的对面,他似乎没有什么变化,还是拥有着那样文质彬彬的外表,他的姿势很是随意,单手支着下巴,一瞬不瞬地打量着聂忍冬的脸。

  “我好不好我自己知道。”聂忍冬冷冷看着他,嗓音清冷的说。

  “你还是和四年前一样倔,脾气倔的女人总是要吃亏的,不过就是因为你的这种倔,我才一直惦记到现在。说实话,你可是我少有的到了嘴边,却没有吃到的东西呢。”

  时风还在温柔的笑,可是聂忍冬只觉得冷,交叠的手,指甲早已嵌进了肉里。

  “说重点可以吗,我没有多少时间和你浪费在无谓的话题上。”

  时风状似不敢置信地望着聂忍冬,“怎么会是无谓的话题,四年前,于我而言,那就是一场美丽的邂逅。”

  “你不说,我走了。”聂忍冬拿起包包,站了起来。

  时风很淡定,抿了一口桌上的咖啡,一开口的那句话就让聂忍冬抬起的脚再也不能向前,他语气悠然地说,“我有锦韩百分之九的股份。”

  聂忍冬坐了回来,面无表情地说,“你想怎样?”

  时风没有回答,却是忽的抬了抬头,环顾了下四周,然后看着聂忍冬露出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我可爱的冬冬还真是戒备呀,为了防我,还专门挑了个这么位置,靠窗边,外面又是人来人往。还别说,真安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