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他心疼,她失踪(1/2)

加入书签

  “……时风。”像是猛然清醒过来,聂忍冬睁开清丽的眼眸,淡声说,“时通的总裁时风。”

  “怎么会是他?你和他又没有仇,他为什么要那样对你?”叶子真惊愕地望着聂忍冬。

  “因为他是个真正的变态。”聂忍冬面色不变,没有任何隐瞒地说,“明天上午十点,我就要去找时风换取锦韩百分之九的股份。”

  说完,聂忍冬从温泉池里起身,上岸,擦干净自己,去了更衣室。

  温泉池里的叶子真望着聂忍冬笔直的背影,目光有些复杂。

  第二天,上午九点四十五分,h市,尚霆风行总裁办公室。

  李嘉至偷偷望了眼,盯着那些刚刚查到的材料文件看了很久的牧尚霆,他俊美的面容阴郁暗沉着,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墨色眸底里迅速席卷翻涌着什么。

  良久,牧尚霆自嘲一笑,一贯桀傲不羁的嗓音里竟透着丝微薄的嘶哑,“李嘉至,你说我是不是很失败,她竟受过那样的苦,我却半点也不知道怜她惜她,一味地骗她恼她,我原本以为她的心坚不可摧,现在才知道那些都是厚厚的保护层,我还想方设法去揭开她的保护层,却不知道这样下去只会让她越来越痛……”

  “总裁,这不是你的错,不知者无罪,你一开始也不想的……”

  李嘉至还要说什么,牧尚霆却摆了摆手示意他出去,他想一个人静一静。

  牧尚霆再次翻看了起来,虽说没有照片,都是白纸黑字的材料,还有医院一些资料的复印件,大面积的祛疤手术。

  他却知道她的身体是什么样子,明明是那样光洁干净,从头到脚,都很完美无瑕,就好像曾经没有受到过那些伤害……

  很难想象她受伤时候的样子,他也不愿意去想……

  时风……

  牧尚霆盯着那两个字,墨色的眸子里顿时风起云涌,戾气横生。

  下一秒电话响起,牧尚霆接了。

  “总裁,刚刚查出来消息,聂总昨天早上去了z市。另外,时通的总裁有锦韩百分之九的股份,而他本人也在z市。”

  时风……

  锦韩……

  聂忍冬,瞒着我,你怎么敢?!

  挂了电话的牧尚霆还没来得及发作,那边李嘉至连门都没有敲就急急地进来了。

  李嘉至急得满头大汗,但由于情况太过严重,他还是把事情说了,“总裁,出事了!你要我跟的人去了z市,但是现在被跟丢了!因为她开的那辆车坠落山崖了!还有,聂总的手机定位也追踪不到了!一起的都失去了联系。”

  “你他妈是怎么办事的!”骤然间,牧尚霆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眸子里滑过浓重的戾气,连西装外套都没有拿,直接穿着衬衣就站了起来,大步往外走,边走边冷声吩咐说,“赶紧让z市那边的人给我好好搜查,就是把z市翻了个底朝天也要把聂忍冬给我找出来,如果聂忍冬出事了,老子要你们十倍偿还!还有,赶快给我备专机,我现在要去z市一趟!”

  他倒要看看,那个胆大妄为的女人到底要做什么,为了锦韩百分之九的股份,她真的连自己的安危都不顾了吗?

  她想要锦韩,他给她便是,她为什么要这样吓他?!当他牧尚霆是死的吗?他不就是爱上他了吗?她怎么敢这么做?!

  聂忍冬,你最好没事,否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