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看清楚我是谁(1/2)

加入书签

  聂忍冬一直在牧尚霆家坐到将近十二点,牧尚霆才带着一身酒气踉踉跄跄地走回来。见房间里的灯亮着,他也不惊讶。

  “韩西倩,我不是让你不要回来吗,你怎么擅自主张?”牧尚霆在玄关处脱鞋,头也不回地说,一贯玩世不恭的华丽嗓音此时浸着森森寒气。

  “牧尚霆,你看清楚我是谁。”

  听到这个声音,牧尚霆似乎清醒了几分,一旋身,看到的就是沙发上聂忍冬的身影。

  “聂忍冬,你怎么在这儿?你怎么进来的?”牧尚霆往常似笑非笑的俊脸此刻并没有什么表情,脸色极为不好。

  聂忍冬还以为他是因为见到的人不是韩西倩失望了,所以脸色才会那么难看,于是声音更加冷了,“牧尚霆,我今天找了你一天,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在这儿,至于我怎么进来的,这一切还不都是你的韩西倩的所作所为。”

  牧尚霆听得直皱眉,醉眼迷离的桃花眼愈加朦胧,“你找我干什么?”

  聂忍冬站起来走到他面前纤细的手指挑着他的下巴,冷笑说,“你忘了今天的报纸头条是什么吗?要不要我帮你回忆一下?”

  牧尚霆拨开她的手,低头瞅着她,满不在乎地说,“如果是这件事,那我没什么好说的,你走吧。”然后,就推开她要往里面走。

  “你给说清楚,不说清楚别想走!”

  聂忍冬猛地拉住他,不让他走,不知是她的力度太大,还是他喝多了,他就这样重重扑在了她怀里,他的脸直接压在她的肩上,灼热的呼吸也直接喷洒在她脖颈上。

  为了不被他压倒,聂忍冬条件反射地抱住了牧尚霆的腰。

  此时此刻,两人离得特别近,近到牧尚霆能感受到她柔软纤细的身体和独特的馨香气息。近到聂忍冬能嗅得到他身上浓重的酒精味,还有一股子……血腥味……

  聂忍冬蹙了下眉,正要说些什么脖颈上细细麻麻的舔咬,令她顿住了,感觉到他还要往下的趋势,聂忍冬还是问出了口。

  “牧尚霆你哪里受伤了吧,身上怎么有血的味道?”

  她是完全不知道他哪里受伤了,因为他穿着黑西装灰衬衣,扣子也反常的扣的整整齐齐的,而这样穿衣也不符合这人以往张扬外露的习惯。

  牧尚霆亲吻的动作一滞,骤然粗暴地推开她,脚步有些不稳地去了浴室。

  聂忍冬被他推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他要反锁门的那一刹那,聂忍冬硬生生挤了进去。

  聂忍冬两眼冒火地瞪着他,“牧尚霆,你他妈到底怎么回事?”推了他一把,顺手打开花洒的开关。

  水顺着花洒哗哗的往下流,就那样淋在了牧尚霆黑气沉沉的俊脸上,顺着他凌乱的发丝,斜飞入鬓的剑眉,浓黑如泼墨的眼眸,挺直的鼻梁,淡薄的唇,瘦削完美的下巴……慢慢下滑……有一种颓唐性感的蛊惑美。

  聂忍冬正再想说什么,眼角余光却瞥见地上的水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