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你也要跟我玩?(1/2)

加入书签

  “牧尚霆,你是不是忘了什么,现在你可是被我潜规则的人,你这样对我说话合适吗?”

  “那你就留在这吧。”牧尚霆冷冷说完,径自进了卧室。

  聂忍冬在他关门之前挤了进去,双手环胸,挑眉斜睨着他的整个胸膛,目光挑衅而又大胆。

  嘴里啧了声,聂忍冬嗤笑了下,“牧尚霆,你这一身真不赖!”

  此时此刻,牧尚霆的酒似乎醒了,眼神也不在迷蒙,他没有笑,而是眯起墨色的眸子,“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到底怎么了?”聂忍冬上前一步,目光幽深,伸出纤细的手指轻轻戳了戳他满是伤痕的胸膛,“你不会真的跟别的女人玩了些我不知道的东西吧?”

  虽然伤口被她碰的有些疼,但牧尚霆面上半点情绪都没有外露,他就势将她的手按在自己的胸膛上,嘴角微微一扬,噙起抹邪里邪气的弧度。

  “怎么,你也要跟我玩?”稍稍顿了几秒,他接着挑眉笑说,“不过,你得等我这一身伤好了,不然玩着也不尽兴。”

  霍地挣开他的手,聂忍冬变了脸色,冷声说,“牧尚霆,你最好记住你自己的身份,我们可是签过了合同协议的。在这期间,你要是敢和别的女人胡来,就别怪我……”

  “就别怪你什么?”牧尚霆坏坏地瞅着她。

  “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聂忍冬咬牙瞪着他,“说,你到底有没有跟别的女人做了见不得人的事!”

  牧尚霆捏了捏她生气的俏脸,语调幽深起来,“聂忍冬,你在吃醋吗?”

  聂忍冬打开他的手,哂笑一声,“牧尚霆,别往自个儿脸上贴金,我记得我说过我有洁癖。你跟别的女人做过了玩过了,还想我吃醋?你他妈别把自己当回事儿!”

  牧尚霆倏地沉下脸色,“聂忍冬,在你眼里,我牧尚霆就是那样的人?”

  聂忍冬不信,“那你这一身伤是从哪儿来的,你当我聂忍冬是傻子吗?”

  牧尚霆沉默了,转而眼神别有深意起来,似笑非笑道,“你真要知道?”

  “说!”

  “这不是女人做的,是男人。”牧尚霆的口吻里尽是玩世不恭,墨色的眼眸里也繁杂涌动了几分,“怎么,你还想要知道过程吗?”

  聂忍冬愣怔住了,良久反应过来,抬手就是一巴掌,“啪地”重重甩在他脸上,“牧尚霆,你他妈真恶心!有了我还不够,居然还要去靠别的男人上位!”

  牧尚霆轻轻拭去嘴角的血迹,勾了勾嘴角,牵起自嘲而又无奈的笑,淡淡说,“没办法,谁叫我生来就无父无母呢,不靠别人上位靠什么呢,你要是嫌我恶心就离我远点。”一贯华丽润泽的嗓音里尽是无所谓的气息。

  不知为什么,聂忍冬从他话语里面的“无父无母”中听出了咬牙切齿的恨意来,可她实在是气极了,就连说话的声音里都浸着寒意,“牧尚霆,你他妈什么态度,知道你现在这样子我什么感觉吗?那就是――你不仅脏,而且我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