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五姑娘是谁呀(六更)(1/2)

加入书签

  “我聂忍冬又岂是那种怕风言风语的人。”

  说话的同时,她起身向他凑近了几分,就在牧尚霆以为她要投怀送抱时,她却双手撑在他的胸膛,纤细的手指在他的胸膛上暧昧游移,轻轻往上滑动,最终停在那男人最为性感的喉结之处,富有暗示性地细腻摩挲起来。

  她眼神挑衅地睨着他,即刻馨香的气息充盈于他的鼻尖,只听她忽的压低声音说,“还是说,真正怕的人是你,牧尚霆?”

  “怎么会,冬冬这么善解人意,我高兴还来不及呢。”牧尚霆眼底漾起玩味的笑。

  陡然,大手就攫住了聂忍冬的腰,菱唇正要往她娇艳饱满的唇瓣上压去时,聂忍冬却伸出纤纤玉指压住了他的唇,对着他轻轻吹气,“你急什么?”

  “当然是急着品尝你了,冬冬你要知道,我跟你一样,我也善解人衣。”扬唇痞气地笑,口吻里尽是另一番意味。不知道什么时候,牧尚霆的手已经不老实地从她上衣的下摆滑了进去,大手正贴着她滑嫩的肌肤,慢慢地抚弄起来。

  啪的一声,内|衣搭扣被解开的声音。

  “你少来,我什么时候善解人衣了。”聂忍冬压住他还要望她胸前深探的手,挑了挑眉梢,眼风轻轻一扫,接着眼波一闪,另一只手就握住了下面不该握的地方,状似疑惑地捏了捏,清冷的嗓音像是在列出自己并不“善解人衣”的证据,“你看,这里还隔了两层布料呢。”

  瞬间,牧尚霆被那小手摸得起了火,墨色的眼眸中翻涌起不知名的情绪,似有什么东西就要压抑不住了。

  “冬冬,我们……”牧尚霆急急按住她的手,一贯华丽润泽的嗓音因为情|欲而染上了浓重的喑哑。

  聂忍冬却在这时不干了,拨开他的手,后退了一步,对他清冷优雅地笑,以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淡淡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