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真枪实地干(1/2)

加入书签

  聂忍冬却猛地贴过来,死死抓着他不放,仿佛他是一块吸铁石,潋滟的水眸紧紧锁住这个男人精美绝伦的脸。

  单手挑起他的下巴,微哑着嗓子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牧尚霆。”

  她喘息着睨着他,轻声说,“牧尚霆?牧尚霆你知道吗,你惹恼了我。”

  他闲闲地笑,很不以为意,“我怎么惹恼了你?”

  “你说你技术好,却没有让我体验到你的技术,对此你就不感到抱歉吗?”

  “那你的意思是,你现在就要体验了?”

  “你说呢。”

  “我技术是好,但我怕你承受不来。”他说的意味深长,与此同时还捏了把她纤细的腰肢。

  聂忍冬打开他的手,冷艳一笑,讽刺道,“是吗,我可不觉得。技术好的人昨晚就不会没种临阵脱逃。或许你只是徒有虚表呢,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

  说话的同时,她略有深意地睨了眼他下面被包裹在西裤里的某个部位,眼神挑衅,怀疑,不屑,蔑视……

  毫无意外的,牧尚霆被刺激到了,任何一个男人,被质疑那方面的能力都会发火的。

  很好,她做到了。

  “金刚钻是吧,等会你就知道我到底有没有金刚钻了!”

  牧尚霆邪肆一笑,整个人的气场妖冶至极,他插卡打开旁边那扇门,做了个欢迎的手势。

  “好,我拭目以待。”

  聂忍冬毫不畏惧,光着脚大步走进去,竟走出了女王的气质,直接坐在沙发上,盯着他的目光依旧挑衅。

  牧尚霆走向酒柜,询问道,“你要喝点什么?皇冠伏特加,苏格兰威士忌,法国科涅克白兰地,还是我们中国令人‘干’劲十足的茅台?”

  “你不会是想把我灌醉了,然后脱光光抱在一起睡一觉,醒来告诉我我醉酒醒来的头痛是让你给做的?”聂忍冬冷冷地质疑。

  “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只需要真枪实地的干,连**的必需品都不需要上?”牧尚霆拿酒的手一顿,润泽的声音透露出丝奇异的喑哑。

  聂忍冬挑了下眉,“看你能耐了,真正技术好的人还需要调什么情吗?”

  很好,她又在质疑他的能力!

  骤然,牧尚霆关上酒柜的门,大步朝她走来,嘴角的弧度既暧昧又蛊惑。

  聂忍冬丝毫不慌乱,注视着他走过来,陡然抬手攫住她的腰,顷刻间她就被他按倒在沙发上,他的某个部位危险地紧贴着她的,薄唇贴在她耳边,轻轻呵气,墨色的眼眸里有什么东西在疯狂涌动。

  他好心提醒她,“你现在还有后悔的机会。”

  她淡然地质疑,“你怕自己做到半途就不中用了?”

  不用想,牧尚霆的脸黑透了,不怒反笑,“好,我今天就做到你满意为止,让你下不来床。”

  他抱起她直奔里面的那张豪华大床,解开她盘得整整齐齐的头发,然后把她压在身下,双手撑在她的两侧,正要俯身亲吻,聂忍冬发话了。

  “等一下,我要在上面。”

  “你确定?”他看着她,眼神闪着诡异的光泽。

  “上次是你让我潜规则你的不是吗,我当然要在上面狠狠地压你了。”

  “好,你不要后悔。”

  牧尚霆一翻身躺倒在另一边,而她直接跪坐在他的腰上,低头开始脱他黑色的衬衣,她向来自制力好,即便被下了药,仍旧一个扣子接着一个扣子,动作不缓不急。

  半晌,聂忍冬才解了他的领带,西装外套,白衬衣,露出内里蜜色滑腻的肌肤,坚实精致的胸膛,窄窄的蜂腰,那上面薄薄一层肌肉,情不自禁地,她开始上下其手滑动抚摸起来,说实话手感很好。

  随着她那缓慢的动作那头乌黑靓丽的长发在飞扬,那胸口也跟着颤悠悠地呼之欲出,黑与白交织的诱惑,勾魂摄魄,令人呼吸立马急促起来,血液急速直达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