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满脑子什么颜色思想(二更)(1/2)

加入书签

  完了之后,两人又在水里游了一会也就上了岸。

  牧尚霆忽的想起了什么,咬着她的耳朵问她,“冬冬,你怎么不穿那件紫色的泳衣,那件比这件天蓝色的还好看。”

  “然后你就能一逞兽~欲了?”聂忍冬冷笑,“你想的倒美!”

  牧尚霆扬了扬嘴角,笑得不怀好意,“冬冬,你看你又想歪了吧,满脑子什么颜色思想。我多正人君子呀,我这可是为你好,那件布料比这件多。你知道吗,你穿这件站在我面前就跟没穿衣服差不多。”

  “牧,尚,霆。”聂忍冬磨牙,这人时刻都在调戏她,也时刻都在挑战她的耐性。

  爱极了她生气极了的样子,牧尚霆笑得更加不羁肆意了,捏着她的脸笑说,“冬冬,你好可爱,特别是生气的时候。来,亲一个吧。”

  “牧尚霆,你他妈有病!”聂忍冬打开他的手,嗓音冷冽地拒绝,大步往前走,居然又跑了起来。

  这不是摆明了在勾他吗?

  牧尚霆嘴角勾了勾,就要追上前去将美人扛起来,不想那边聂忍冬却扑在了另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那样子的亲密无间,就好像刚刚跟他吻得难舍难分的女人不是她!

  牧尚霆那叫一个怒呀,漂亮狭长的墨色眼眸里尽是要将她撕碎狠狠碾压的熊熊怒火。

  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牧尚霆才憋下那股子火气,慢慢走过去,占有意味地将聂忍冬捞回怀里。

  眼前的男人黑发黑眸,三十岁左右,西装革履,英俊非常,尤其是一双丹凤眼,格外的有神,脸部线条刚毅明朗,隐隐有种不怒自威的震慑气质,眉宇之间却莫名的有几分熟悉之感。

  “牧尚霆,幸会。”墨色眼底里涌起复杂之色,牧尚霆认出他是谁了,并没有礼节性伸出手,却是勾起嘴角,面上笑容尽是桀傲不羁。

  “韩越,彼此彼此。”韩越双手插兜,看了眼牧尚霆怀中别扭的聂忍冬,微微拧了下眉心,脸色颇为不好看,“忍冬,我哥呢?你怎么不跟他在一起?”

  “阿靳他不理我了。”聂忍冬蹙眉冷声说。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