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以牙还牙(1/2)

加入书签

  男子完美绝伦的脸上滚落的汗珠多得有些吓人,眼底里有什么压抑不住的东西在翻腾,却被他强自克制住了,衬衫领口开了好几颗扣子,露出光滑坚韧的蜜色胸膛,那上面还有道道指甲的抓过的痕迹,这是聂忍冬白天在更衣室留下的。

  清纯明丽的女子身上的衣服所剩无几,手指轻触男子身上的痕迹,有些青涩地看着男子精致俊气的脸庞,娇嗔道,“阿霆,你好坏,对别人做了坏事,还来招惹人家,这可是人家的第一次,你轻点。”

  牧尚霆强自忍住那股子窒息的冲动,努力逼回脑中那可怕阴暗的记忆,淡淡睨了她一眼,勉强扬了扬嘴角,邪肆轻笑,正要挺身……在听到“第一次”这三个字时,第一反应却是聂忍冬那张冷傲清丽的俏脸,于是原本坚硬无比的地方陡然软了下来,就那样再也举不起来了。

  清纯明丽的女子讶异地瞪着那个部位,不敢置信地捂嘴叫出声音来,“哎呀!阿霆,原来你不举呀?!怎么会这样?!”

  他什么时候在女人面前丢过这样的脸!牧尚霆痞气的笑容沉了下去,他黑着脸,粗暴地推开那个还在震惊当中的女人,语气凶狠地怒斥道,“滚!!!”

  待那女人吓得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匆匆跑出去后,牧尚霆拨了电话给自己多年以来的挚友陆靖弋。

  “陆靖弋,你去给我找几个女人过来,要第一次还在的。”

  陆家是本市声名远波的大家族,黑白两道通吃,家族企业良多,有正正经经的房地产,也有酒吧会所一类的娱乐场所,弄几个女人过来对陆靖弋来说太容易了,就等同于吃饭喝水那般自然随意。

  不过,陆靖弋觉得很奇怪,“你这太阳打从西边出来了吧,第一次还在?那不就是处吗?牧尚霆,你不是对着那种女人举不起来吗?”要不然这么多年出去玩也不会不上chu女了。

  举不起来……不举……

  牧尚霆简直都有杀人的冲动了,额角的青筋突突直跳,想他自从上了聂忍冬之后,也确实基本……不举了,不是处的女人试了好几个,他居然都没感觉了……加上多年以来的心结――不敢上chu女,这一直都是他的弱点,知道的人没几个,若被有心人利用了,那他何以立足商场……

  所以他今天找了个清纯的女人,想要试着自己解开这个结,结果……结果真他妈闹心……

  尼玛,今天他还真就不信这个邪了!

  牧尚霆阴鸷地扯了下嘴角,“少说废话,你必须给我多找几个。”

  “行。我可以给你找。但是为什么要给你找好几个啊?关键是――尚霆,你那小身板吃得消吗?”陆靖弋不怀好意地挪揄道。

  “陆靖弋,我现在心情不好,你别逼我杀人。”牧尚霆语气危险地威胁,“我一冲动可就管不住自己的嘴,一不小心就能把什么事情都抖给你家小念念了。”

  陆靖弋生平最大的克星就是何念念那个祖宗,只得妥协,“行,别人一冲动就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你倒是奇怪,一冲动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女人是吧,什么时候要?”

  “现在,越快越好!”

  ……

  第二天娱乐版头条新闻,牧尚霆轰轰烈烈地火了一把。

  ――某房地产总裁骤然不举,这大抵就是操劳过度的悲哀吧。

  忙活了一整晚的牧尚霆,看到这样语气颇有几分遗憾的报纸标题,再看到那下面一张接着一张的配图――都是他或有印象或无印象的绯闻女伴,气得都快发疯了,一贯喜怒不形于色的俊脸黑沉了老半天。

  待到恢复以往似笑非笑的表情时,那脸上的笑容看得人只觉得――他笑了,是想杀人了!

  “李助理,给我查!给我好好的查!我倒要看看是谁的胆子这么大!报社不想干下去了吗?敢这样阴我!查到了给我狠狠地整,往死里整!整死了我负责!”

  顶替韩西倩职位的李至嘉偷瞄了眼自家总裁笑容恣意的俊脸,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方才说道,“总裁,不用查了。”

  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