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张 鬼王出世(1/2)

加入书签

  “我刚生的孩子,他们就说是个鬼娃,难道就因为我的孩子的背上,长着一口黑色的棺材图案,他们就认定我的孩子是一个鬼娃吗?,他们怎莫能这样呢,我一定要把我的孩子送出去,在这里他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一个躺在床上的妇女哭着说道。

  魏忠也回过了神来,一脸苦涩的拉着自己的妻子,一脸复杂的看着那襁褓中的孩子说道;“送,可以送哪里去啊,大城市我们又进不去,其他的那些镇子又有谁肯收留他啊。?

  魏忠的妻子一听,便是愣在了那里,之后有大声的看向魏忠说道;“那也要送走,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让我的孩子离开这里。”

  “只要送出去,就有一丝希望你知道吗,?这是你儿子,难道你也相信他是鬼娃吗。?魏忠的妻子疯狂的大叫着说道。

  这句话却是让魏忠一震;“对这是我儿子,不管刚才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有一个事实是无法改变的,那就是这个孩子是我儿子,是我魏忠的第一个儿子,我要是眼睁睁的看着他死,那我还是一个父亲吗,还配做一个父亲吗?。

  想到这里,魏忠的眼神里也露出了坚定之色,看向妻子说道;“吧我们的儿子交给我吧,我把他送走,他是我的儿子,我绝不会对不起父亲这个称呼的,只要我还活着,谁也不能动我的儿子一根毫毛。”魏忠看着妻子坚定地说道。

  魏忠的妻子看着想通的魏忠,泪流满面的说道;“我在这里等你回来,一定要照顾好我们的儿子。”

  魏忠看着妻子重重的点了点头,之后便是抱着襁褓之中的孩子,头也不回的向外面跑去,他知道要不了多久镇里的人一定会追来的。

  而他的妻子却是流着眼泪,看着魏忠带着他们的儿子逃命去了。

  没办法,在现在这个鬼蜮入侵的年代里,人们最怕的就是有什么不祥之物,所以魏忠他们夫妻俩都知道,镇里的人,是不可能容忍一个鬼娃在他们镇子里的。

  魏忠怕镇里的人追上他们,所以他没有走大路,而是选择了一条偏僻的小路,要知道在这个年代,小路是很危险的,都是一些乱葬岗,有的运气不好的很有可能就会招来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也是魏忠聪明,选择了这一条路,要是走大路恐怕刚一出镇子就被抓起来了,魏忠正抱着儿子向前跑着,身后数里之外便是一群人拿着火把在叫他的名字;“魏忠你跑不了的,赶紧出来把那鬼娃交出来,”

  魏忠看到那些追来的人,心里也很是着急,还好襁褓之中的孩子一直都没有哭过,所以他们那些人一时也找不到魏忠在那里。

  然而魏忠确没有看到,在他胡乱躲的时候,他确没有看到,他已经到了阴魂林的边缘了,再往里走那可就是阴魂林了,在那里面可就危险了,但是却偏偏在这个时候,魏忠却被人发现了。

  有人看到那在阴魂林外面徘徊的魏忠,立刻就是大声的叫道;“在那里,魏忠在那里。”

  经他这么一喊,立刻所有的人都看到了魏忠,魏忠也听到了这一声叫喊,而这个时候他也注意到了前面的阴魂林了,只见此时的他一脸苦涩加绝望的想到;“老天爷啊,!难道你真的不给我的孩子留一条活路吗?。

  这时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走了出来,为了怕魏忠激动之下逃进阴魂林,他满脸慈爱的看向魏忠说道;“阿忠啊,回来吧,有什麽事我们好商量,走跟我回镇子去吧。”

  但是魏忠却是注意到,老人后面的那些人,他们看向自己的眼神里充满了敌意,而看自己怀里的儿子时,更是充满了愤怒,显然他们是不可能放过自己的儿子的,但是自己答应过妻子一定会把儿子安全的送走的。

  魏忠看向那德高望重的老人时,眼神坚定地说道;“王老,我是不可能让你们烧死我儿子的,你们说他是鬼娃,但是在我的眼里他就只是我的孩子,既然你们不给我们活路,那我就只能去为我的儿子,博那一线的生机的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魏忠便是眼神坚定的迈步向着那阴魂林里冲来过去,在冲进那阴魂林的一刹那,他听到了身后那些追他的那些人愤怒的喊叫之声,让他站住,但是魏忠却是充耳未闻。

  而在他冲入阴魂林的一刹那,他听到了他妻子的哭喊之声,那声音之中充满了绝望,而就在这一声绝望的叫喊声之下,那原来一直很乖没有哭一声的孩子,却是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就在这时天空之上也随着那孩子的哭声,突然地降下来了数声的炸雷。

  那轰隆隆的炸雷之声,还有那撕心裂肺绝望的哭喊之声交织在了一起,但是魏忠已经冲进了阴魂林里去了,而这阴魂林却是仿佛有如一个封闭的空间一样,在魏忠进去的一刹那,外面一切的声音他都听不见了,包括他妻子那撕心裂肺的哭喊之声。

  魏忠只能看向自己的妻子一眼,便被那阴魂林里的黑雾吞没了,魏忠忍着眼泪不让自己哭出来,看着自己怀中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儿子,轻轻的抱了两下便向阴魂林生出走了进去。

  在这人人都害怕的阴魂林里,魏忠只感到一股股森寒的气息,不停地

  向着自己的身体里面钻,让他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

  看向怀里的儿子,连忙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给他披上,而此时的小家伙也停止了哭声了,又慢慢的睡了过去。

  看着自己的儿子自言自语的说道;”唉,!现在就我们爷俩了,也不知道我们可不可以走出这阴魂林,还是现在就给你起个名字吧,要是我们都死在了这里,你也不至于连个名字都没有。”

  魏忠线路想说道;“我们姓魏,你生下来又经历了一场死劫,你就叫魏生吧,也希望我们可以逃出这阴魂林。”

  起好了魏生的名字之后,魏忠便开始打量着四周,看到那一片片的黑雾,还有就是这阴魂林里的树草之类的,也都是黑色的,远处还有那呜呜呜的鬼叫声时不时的传过来。

  魏忠知道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只能向前走了,看着那前方只能看到数米距离的地方,魏忠也没有了害怕,的向前走去,他知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那就只能上前走了。

  虽然魏忠看不到哪里有危险,但是他还是避开了那发出呜呜鬼啸之声的地方。

  然而魏忠刚走数米,眼神就是一缩,他看到一个黑影从他前方的黑雾之中飘了过去,这一看到直接就是让他汗毛倒立,他知道在这阴魂林里是不可能有活人的,那他看到的东西是什麽就显而易见了。

  此时的魏忠甚至连呼吸都不敢,憋着气,静静地看着那黑影远去,就这样魏忠心惊胆颤的走来三个小时,却是幸运的没有遇到一个恶鬼,只要见到鬼影他便立刻躲起来。

  但是好运不可能总是围在他身边,就在他躲过了二十三个鬼影之后,终于还是被一头恶鬼发现了,魏忠正在躲一个鬼影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一阵阵呜呜呜嘻嘻嘻的声音。

  期初他也没有在意,但是当那声音就在自己的耳边想起的时候,他知道自己还是被发现了,对此他却没有太过意外,他早就做好了被发现的准备了。

  正因为早有准备,所以在他确定被发现的一刹那,他就一咬牙,按先前想好的,直接向着前方没命的跑去,就是遇到鬼影他也不躲了,在逃跑的时候,他只感到身后的呜呜的声音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近。

  他把魏生护在怀里,大声的叫道;“来吧,我不怕你们,来吧,我不怕你们。”虽然他这么叫着,脸上也是露出了凶狠的表情,但是脚下却是没有一点的马虎,跑得那叫一个快啊。!

  正在拼命逃跑的魏忠,突然感觉到背后一痛,紧接着便是有热乎乎的东西流了下来,不用想也知道自己被恶鬼抓伤了,这让他心里更加的绝望了,也不管这里有没有人,直接张开口叫道;“救命啊,恶鬼伤人了,救命啊。”

  就在这时他有感觉到屁股一痛,双手也是被疼痛激的一哆嗦,一晃之下,把那睡熟的魏生给惊醒了,哇的就是一声的大哭。

  而魏生这一哭,他身后的那些恶鬼,仿佛听到了专门克制他们的声音一样,吓得他们四散而逃。

  至于那些鬼怪为什么一听到魏生的哭声就逃跑呢,那是因为魏生是刚出生还没有到百天的小孩子,声音里面带有轮回之音,而这种声音要在小孩出生过百天之后才会慢慢的消失不见的,当然这一切魏忠却是并不知晓。

  魏忠没想到自己儿子的哭声居然救了自己一命,于是看向怀里的儿子那哭的可怜兮兮的模样,强忍着背上的疼痛说道:“好小子,继续哭,没准我们爷俩的小命,就在你这一哭上了。”

  而在他怀里的魏生仿佛听懂了他的话一样,那清脆的哭声更大的从他那瘦小的身体里面爆发而出。

  而那些追在他们身后的鬼怪,也都是远远地掉在他们的身后,怪啸着不敢上前。

  但是此时的魏忠已经感到有些精疲力尽了,而魏生也好久没有吃东西了,身体慢慢地虚弱了下来,快没有力气了。

  虽然那些恶鬼被吓退了,但是他们却没有走远,魏忠胆战心惊的向后看来一眼,只见那一道道的鬼影,在理他们数米的地方还会走动着,呜呜呜的凄厉的嚎叫着,显然他们并没有放弃要害魏忠他们的想法。

  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又会冲上来,魏忠只能忍着背后那被鬼爪的痛,还有一丝丝森寒的气息从伤口那里想自己的身体之中钻,但是魏忠丝毫也不敢停下来观看,他不知道如果自己停下来了,还有没有走下去的勇气。”

  魏忠已经累得一点也不想走了,而魏生也哭累睡了过去,身后的那些鬼影又开始了蠢蠢欲动了,这让他的心里开始绝望了起来。

  就在这时,魏忠突然看到前方突然出现了一片的亮光,在这黑道只能看到几米远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片亮光,差一点没让魏忠高兴的大哭一场看着怀里的魏生高兴的说道;“真是天不亡我们啊,哈哈哈,我们有救了。”

  感觉到身后那些蠢蠢欲动,甚至已经有一些鬼影飞扑而来了,魏忠连忙用尽自己最红的力量,向着那有亮光的地方飞奔而去。

  在魏忠踏上那亮光的时候,他身后的那些鬼影也全都消失不见了,魏忠看到那些

  鬼影不再追来,也停了下来,身体上的伤痛,加上精神上的放松,还有肉体上的疲劳放松,让他直接便是昏了过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确实在一间小屋里的床上躺着,身上裹着厚厚的纱布,包裹着他的伤口,在他睁开眼的立刻便是坐了起来,心里疑惑道;“这是哪里,哦对了,我的孩子呢。?在看到魏生正在一个小床上甜美的睡着,魏忠才放下心来。

  紧接着又开始打量了起来,他知道他被人给救了,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脚步之声,紧接着便是一个老道士走了进来,看到魏忠醒来,温和的说了一句;“怎麽样,好些了没有,你可是被那些家伙伤的不轻啊。”

  魏忠感激的说道;“我没事道长,多谢道长相救之恩。”说完魏忠对着那老道士拜了拜。

  那老道士却是摆了摆手之后看向魏忠说道;“谢倒是不用了,我就是有点奇怪,你是怎么进这阴魂林的,居然可以安稳的来到我这里,要知道这里离阴魂林外虽然只有半天的路程,但是自从鬼蜮之门大开之后,还没有一个凡人走到这里来过呢,最多到边缘就会被那些脏东西弄死了,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进来的啊?”

  魏忠对这个救了自己的老道士也没有隐瞒,吧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都说了出来,然而那老道士却是越听眼睛越亮,看向娃娃魏生的眼神也开始放光了起来,听到他们整理的那些人居然说魏生是鬼娃,这老道士登时就气得吹胡子瞪眼。

  又听到他们要烧死魏生更是气的不能行,直接就是把那些人给骂了一顿,看那架势要是那些人在这里的话,保不齐他都有动手打人的打算了。

  直到魏忠把事情全部的讲了一遍的时候,老道士才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道;“还好,还好你把魏生带了出来,还好,什么鬼娃,简直就是胡扯。”

  说完他来到魏生的小床边,一脸慈祥的看向和小魏生,眼里满是欢喜心想;“这,这可是万年难得一见的鬼体啊,那可是可以直接下地府都不会有问题的体质啊,这么好的体制,居然差一点就被杀死了,还好没死啊,!还好没死啊。!

  看着那老道士在那里,看着床上的魏生,在那里自言自语的说着什么,脸上还挂着开心的笑容,眼睛里面放着绿光,仿佛看到了不世之宝一样。

  老道士越看魏生越是欢喜,最后一转身一脸严肃的看向魏忠说道;“我想收着孩子当我的徒弟,你看行不行,要知道现在是鬼蜮大门打开的日子,要是没有一点法术,很难在这乱世之中活下去的,相信这一点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吧?”说完之后,那老道士就定睛的看向魏忠。

  魏忠也知道,在者乱世之中想要活下去是多模的艰难,在说眼前的这个人竟然连这阴魂林都敢住,那他一定是有大法能的人,如果自己的儿子能和他学习一些法术防身,那在这混乱的世界也有活下去的希望了,所以魏忠连想也没有想,立刻便答应了下来,就这样他们在这破旧的道观之中住了下来。

  而也就是魏忠的这个决定,造就了一个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这乱世里的一个盖世枭雄,众美环绕的都市霸主。

  魏生一点点的长大了,魏生六岁了,这一天魏生慌慌张张的跑到老道士那里,还没有进门就大声的喊叫道;“师傅,那口棺材又出来了,你帮我把它拿走吧,我不想要了,实在是太可怕了。”

  魏生哭哭啼啼的来到老道士这里,自从魏生懂事以来,他就总是想让老道士帮他拿掉,那印在他背上的漆黑的棺材。

  老道士一看魏生又来自己这里找同情了,只能是无奈的一笑,看向那装的可怜兮兮的小魏生说道;“怎麽了,是不是你背后的小棺材又不乖了,又跑出来吓你了是吧。?

  “魏生看向老道士很是委屈的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就是他又不乖了,我正在和倩倩聊天呢,他就跑出来了,一下子就把倩倩给吓哭了。”

  老道士听到倩倩这两个字,却是皱起了眉头,他都不知道怎麽回事,魏生竟然在阴魂林边交了一个鬼朋友,虽然没有伤害过魏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