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团聚之进城(1/2)

加入书签

  魏忠充满深情的看到那站在院落之中那孤零零而又瘦弱的中年妇女,就好像是亲只要轻轻地一阵风便是可以把她刮倒了一样可见他着二十年受了多少的苦,魏忠激动的身体都在轻轻的颤抖着喘着粗气嘴唇动了动,但是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眼中的泪水无声的滑落着。

  魏生看到那瘦弱的中年妇女一种骨肉相连的感觉充斥在他的心头,不用魏忠说他也知道眼前这人就是自己那二十多年没有见到过的母亲了,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让他的心跳也是不自觉的快了起来情不自己的留下了眼泪,看到眼前的母亲他知道他这一生欠父母的债是还不清了,同时他也在心里暗暗的发誓一定不会再让他的父母亲在手哪怕是一点的委屈了,就算是因此而符上自己的生命他也是在所不惜。

  魏忠看着那中年妇女轻轻地深吸一口气轻声的地叫了一声;“然妹我回来了。”

  中年妇女听到这一声“然妹”之后身体微微一颤,一个她想了无数遍的事情又出现在了她的心里那就是她丈夫和她的孩子回来了,这个她做梦经常会梦到的事情;“阿忠。”一声平淡的声音从中年妇女的嘴里喊了出来就好像他们没有分别了二十多年一样,就像是丈夫只是出门办事现在回家了一样是那样的温馨甚至脸上还带着一丝微笑。

  魏忠轻轻地来到中年妇女的身边握住他的手轻轻地说道;“我回来了。”虽然只是短短的四个字但是里面的思念之情,还有那脸上也流露出了幸福的表情就连魏生都听得出来。

  魏忠把中年妇女轻轻地搂在了怀里这一切看来是那样的祥和,没有分别了二十多年的痛苦也没有了悲伤因为那些都已经不重要了,都已经成为了过去。

  魏生没有去打搅父母的团聚而是默默地站在那里看着这一切,他心里知道父母这二十多年来过的多苦看到母亲那双眯起来想要努力的看清楚一切的眼睛,他就知道他欠父母的这一辈子都还不清了但是他可以从此以后不再让父母在受苦了,以他现在的法力他相信他是可以做到这一点的。

  魏生的母亲周然轻轻地拍了拍魏忠说到;“好啦阿忠让孩子看到笑话。”说完放开了魏忠睁开眼睛努力的向魏生这里看来,脸上也露出了慈祥的样子虽然她只看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但是她知道那就是他的儿子那个尚在襁褓之中就被迫离开了家的孩子,二十多年没有看到的儿子现在她想要认认真真的把他看清楚。

  魏忠当然也是知道自己妻子现在的想法的,所以他看向魏生轻轻的说道;“生儿快过来见过你母亲这就是你的母亲。”

  魏生跪了下去重重的叩了三个响头,之后更是走一步叩一个头的向着母亲这里走来,魏生的母亲刚想去阻止魏忠却把她拉住了对他说道;“这是儿子对你的心意你就让他做吧要不然他会有心结的。”他太了解魏生了所以阻止了魏母的劝阻。

  魏生来到魏母的身边激动的说道;“母亲我回来让你受苦了。”没有多余的话,就这一句我回来了就可以表达魏母在魏生心目中的地位了。

  魏母抱着魏生也是激动地说道;“回来好回来好,走我们进屋饿了吧?母亲去给你做饭去”魏母开心地说道。

  魏忠他们刚回来的当天晚上就有人来他们家了,正是那位当初在阴魂林外叫魏忠啊忠的那位王老,不用想也知道他是来探听来的肯定是有人看到了魏忠回来了,认出了他所以才让德高望重的王老来探听一下的。

  要不然他们不会在魏忠刚回来就踏入这个二十多年都没人踏入过的魏家了,魏忠他们当然知道王老来的用意了就连魏母都知道,所以在看到王老来的时候魏母第一个就站了起来她以为这些人还要把她们一家人分开,所以在看到王老进来的时候她也激动的站了起来一把把魏生护在了身后,对着王老大声的叫道;“你们难道还不放过我们吗?你们已经把我们家拆散了进二十多年了你们还想怎麽样,难道你们非要逼死我们才行吗。?魏母的语气甚是激动身体都随之微微地轻颤了起来。

  魏生看到之后立刻就安慰道;“母亲放松没事的一切有我,我会处理好的。”嘴里虽然这样说但是他的心里早就把来的王老给恨上了,自己的母亲看到来人那么的激动,不用猜也知道当初将自己一家人逼的分开的人里面一定有他一份的了。

  魏忠也是在旁边安慰起了魏母说到;“没事没事,这些事情魏生都可以处理。”他可是知道以魏生现在的法力就算是镇子里所有的人全部加起来,都不可能在奈何的了此时的魏生了何况是一个王老呢。

  魏生也看向激动的母亲安慰道;“母亲这些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吧,你和父亲先回屋里去吧相信我一定会把事情处理好的,之后我们就走离开这里去城市里去生活。”魏生的话说的铿锵有力,他相信以自己现在的能力是可以做到这一点的。

  而那王老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却是心中一动,他在来之前他就猜出了跟随者魏忠来的年轻人一定就是他的儿子了,那个当初被他们认为是鬼娃的小孩现在听到他们的谈话,无疑的证实了这一点现在他的心里那是异常的复杂啊。

  但

  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居然夸下了如此的海口,居然说可以带着他的父母去城市里生活这话让王老的心中一动想到“难道那头不知从哪里来袭击他们镇子的恶兽,听说是被一位年轻人给打跑了不会就是被眼前这个年轻人打跑的吧?要真是那样的话那他们当年是做了多麽错的一件事啊,现在一切都晚了如果真是被他打跑的镇里的人还不得都把肠子悔青了啊,那可以能给他们带来希望的人啊现在一切都晚了。

  他可不认为魏生有杀了那头三眼吞魂兽的能力,当然更不会认为他有收服三眼巨兽的能力了。

  魏生目送着父母回屋之后对着一直打量他的王老冷淡的说道;“走吧有什么话我们到院子里去谈,我不想你在这里影响到我的父母的心情。”魏生对王老说话一点都没有客气的说道。

  王老看着这个和他说话没有一点客气的年轻人心里很是苦涩,跟随着魏生来到了院落外面,魏生冷冷的说道;“有什么话快说我们一家人刚团聚我现在的时间是很宝贵的。”

  王老对魏生和他这么说话并没有什么反感,他们在这里说了也就几分钟的话王老便是一脸苦涩的走了。

  魏生了也是冷笑着回到了家里,至于王老说的那些话魏生一句都没有放在心上,无非就是问问他们是怎么早阴魂林里生活的还有那头袭击他们镇子的恶兽是不是他打跑的,还有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想让魏生留下来保护他们的镇子,保护他们的生命安全。

  稍用脑子想一下也能知道魏生是如何回答的了“在阴魂林里怎么生活的管你什么事,是不是我打跑的恶兽又怎麽样不是我打跑的恶兽又怎麽样,让我来守护给我们家带来无尽苦难的镇子你还真敢想。”这就是魏生给王老的回答了。

  魏生来到屋里没有说王老提出的哪些要求,魏忠夫妇也没有问只是魏母看向魏生的眼神此时却是充满的骄傲,看样子就知道魏忠吧什么事情都和魏母简单的说了一遍了。

  魏生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也为了避免镇子里那些人的纠缠,最后他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