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九死一生(1/2)

加入书签

  魏生看着糖心那已经布满了汗水的惨白脸蛋,心里想到要不是因为你傻瓜才愿意去冒险呢,嘴里却说道;“现在的情况是必须有一个人去冒这个险了,不让我们所有的人都要死在这里,你们之中要是有人愿意去的话我是乐意之至,了可我就把身上所有的符咒全部给他,有人愿意去吗。”说完他看向了那些还在犹豫着要不要相信他的那些人,漏出了鄙夷的神色问道。

  这时候花花公子看到那就要追上来的鬼将,又看了看魏生说道;“我相信你。”说完便不再犹豫的把身上所有的符咒全部给了魏生了,只见他把一个戒指从手指上脱了下来递到了魏生的手里,说道;“这戒指里面是我所有的符咒了,全部给你。”自己小心一点,如果觉得是不可为的话,就赶快的退回来,我们再想别的办法。魁勇看了看魏生关心的说道。

  魏生也没有客气的,直接就把那戒指呆在了自己的手上了,之后花花公子魁勇又看向了其他的那些还在犹豫的人说道;“现在到了生死的时刻了,我们要是还怀疑我们的战友的话,那我想我们就真的离死不远了,现在请相信我们的朋友,把符咒全部给魏生兄弟。”说完魁勇便冷冷的望向那些还在犹豫的人,等待他们的决定。

  其他的人看到糖心和魁勇都把自己的符咒交给了魏生,他们便也不再犹豫了,一个个的全拿了出来,到最后魏生手里的符咒,直接就是达到了数万张之多。

  就在魏生收起了最后一人手里的符咒时,后面的那个鬼将也追了上来,众人全都向魏生看去,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就是让魏生快点去引开那鬼将,但糖心的眼中却是漏出了很担心神色,就差说你别去了,那样会九死一生的,但是看向其他的人看向魏生那种对生命渴望的眼神,她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这句话。

  魏生看着他们不同的眼神,又看了看糖心那担心的眼神,魏生的眼中狠光一闪,对着糖心说了一句;“保重,要是我有什麽不测帮我照顾好我的父母。”说完又把那把装着鬼女孩倩倩的法器伞递到了糖心的手里说道;“帮我照顾一下她,他是我的第一个玩伴,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做完这些之后魏生深深的看了一眼糖心之后,便潇洒的转身向着来时的路飞奔而去。

  他知道入过自己出什么意外的话,糖心一定会帮自己照顾好自己的父母的,所以他才转身的时候南无的潇洒。

  糖心看到魏生转身向后奔去的时候,再也控制不住的流着眼泪看着魏生叫道;“我会帮你照顾你的父母亲的,但是却是暂时的,我想两位老人也不想看到是我来照顾他们,我等你回来。”说完这些糖心更是直接的大哭了出来,这一刻看着魏生去送死,他感到她的心好痛,痛得让她都无法喘气了。

  而此时的剩下的那些他的同伴们,看到糖心和魏生分开的那一幕,也留下了眼泪,这一刻他们知道魏生是在去为他们拼命去了,去引开那鬼将,那可是九死一生的事情啊,就是让他们去做他们也不会去的,但是魏生却是为他们这些刚认识没多久的人去了,这让他们心里又是高兴又是难过,高兴事因为他们有机会能活下去了,难过是因为那是别人拿命去为他们拼回来的。

  看到魏生那潇洒的身影花花公子魁勇叫道;“魏生你放心,如果我能活着回去的的话从今以后你的父母就是我魁勇的父母了,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让他们瘦一点的委屈。”魁勇也不看好魏生这次可以活着回去的了,所以向着他做出了自己的决定,好让魏生安心。

  魏生听到这句保证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在没有后顾之忧的向着那鬼将中来过去,他可不认为魁勇会说话不算话,更何况还有糖心在,他知道如果自己这次真的回不去了,那自己的父母也会舒服的过完下半辈子的了,所以现在面向那鬼将冲去的时候心里便是没有了负担。

  “来吧,就让我看了看鬼将到底有多强大吧,就算是最后死了也要咬下你一块肉来。”魏生的心里狠声的想着。

  看着那越来越近的鬼将,而那鬼将也是桀桀桀的怪啸着看着,这个跑来送死的奇怪人类。

  在离那鬼将还有十数米的时候,魏生二话没说直接就是一大摞的符咒,向着鬼将那里撒了过去,只听轰轰轰的爆破之声响彻天地,其中还夹杂着那鬼将的愤怒的大吼,震撼着这片天地,同时也震撼着糖心他们。

  那鬼将在自己的大意之下居然被魏生这一下给炸伤了,所以愤怒的看向魏生大叫了起来。

  糖心流着泪大喝了一声却并没有回头,继续以更快的速度想远处飞奔,她知道这是魏生用自己的生命在为他们争取时间,要是他们还不能逃出去的话,那就太对不起魏生的一片用心了,这一刻的她感到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魏生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一级居然奏效了,随即又是数叠的符咒扔了过去,给他来了个乘胜追击。

  其他的人听到了糖心的那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之后,同样的在飞奔的过程中流出了眼泪,这一刻他们全都对魏生升起了一种由心底发出的敬佩之感。

  而此时的魏生在扔出了一叠又一叠的符咒之后,的确是阻止了鬼将

  的脚步,但同时法力和符咒也消耗了一半了,魏生担心要是这样不停地扔下去,他担心就算是自己吧所有的符咒都扔完,糖心他们也跑不多远,还是会有被追上的危险,要留一些以防万一,所以在符咒扔到一半的时候,魏生拿起了他那把铁桃木剑,开始了用法器的攻击。

  只听魏生把手里的符咒向着那鬼将一撒,之后抬起铁桃木剑大喝了一声;“急急如令令,助我斩妖除魔,去。”便看到那把铁桃木剑,直接快速的向着那鬼将飞了过去,而魏生则在原地两个手指并成指剑指挥者飞剑飞行的方向,围着那鬼将来回的攻击者,但是根本就破不开他的防御,只听得飞剑每次攻击到那鬼将的身上时只是让他痛叫一声而已。

  只听那鬼将愤怒的大叫道;“小子,你让我很愤怒,现在你就给我去死吧。”只见那鬼将刚说完这句话时,就见到他那幻化而成的巨大的,鬼头上的大嘴猛然的张开了,吐出来一口漆黑色的火焰,向着魏生那里飞驰而去。

  魏生看到那黑色的火焰的时候眼神猛然一缩,他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危险之感,看着那黑色火焰魏生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震慑心神的感觉,想要向一边躲去,但是他却发现现在的他根本就动不了,仿佛被定在了那里一样,而这股力量就是从那黑色火焰之上传过来的,这一下把魏生下了一跳,他如果到那黑色的火焰攻击到近前的时候还躲不开的话,下场就可想而知了。

  而鬼将看到魏生那无用的挣扎,却是桀桀桀的怪笑了起来。

  父老乡亲们,更新来了,萨瓦迪卡

  鬼将却是在那里桀桀桀的怪叫着说道;“就你一个刚起步的小法师也敢跟我斗,就这点法力,这不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