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大结局(1/2)

加入书签

  只见被他的威慑吓到的保安,全都被武警押着,他大喝:“谭慕宸,你又擅自动用武装力量,我要告你!”

  “告啊,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指鹿为马颠倒黑白。”谭慕宸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此时,沈怀远身穿制服,威风凛凛地向这边走来,他身旁的一位,身穿警服的中年男子,则是江城警察局长雷元。

  “你就是康弘?”雷元径直看着他,语气是不容置疑的威严。

  “我是。”康弘感到来者不善,但他见惯了大场面,短暂的失神后,瞬间恢复镇定。

  “雷局,都是误会,这位苏小姐,她父亲生病住院,她不想交出经营权,我们正在召开股东大会,商讨下一届经营者的归宿。”

  “对不起,我得到的消息不是这样。”雷元朝手下挥挥手,“这位康弘先生,涉嫌敲诈勒索,带走。”

  后来,康弘被判十二个月监禁,因情节不重,未造成严重的后果,十二个月,不幸之中的万幸,算是很短的了。

  苏绵在谭慕宸的陪同下,一齐去看望康弘,即便是狱中,康弘也丝毫未见狼狈,头发梳得很顺滑,跟之前没什么两样,苏绵想不到,这样的他竟然是害了他们苏家的罪魁祸首。

  想到昨晚的梦,她不甚唏嘘。

  梦中的那道身影,竟然真的是康弘,她决定,亲自来看看他,有些事,他可能之知道。

  康弘交代得很清楚,他的确是用了非法的手段,迫使苏氏的股东倒戈向他的阵营,所以,在将证据提交给警方的时候,康弘彻底蔫了。

  他没想到,自己策划了这么久,就在最后一刻,功亏一篑。

  “康弘,你为什么这么做?”苏绵看着他的眼睛,不相信这样高傲的男人,竟然会做那样的事。

  “苏绵,你不是已经知道了么?还问?”康弘有些漫不经心,眼睛不敢看苏绵,自嘲地一笑,撇开脸去。

  “康弘,你他妈忒怂了,亏我以前还以为你是个刺儿头,也算有几分血性,现在,我真看不起你。”谭慕宸起身走到一边,让他们两个说话。

  大概是迫于谭慕宸的话,康弘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苏绵听得瞠目结舌,康弘竟然有可能是自己的兄长,这是什么情况?

  “苏绵,你以为,你爸妈为什么感情不合,是因为当年你妈,她抢走了你爸,而那时候,我妈她已经怀孕几个月。”

  “因为你爸走了,我妈他患上了忧郁症,总是想自杀,幸好,遇到我爸,他救了她,我们母子才有了暂时的栖身之所,可是,老天不长眼,就算是这样苟且的日子也不给我们,我爸死了,我妈她也接受不了,精神一直恍恍惚惚,后来,辗转到了美国,认识了现在的继父,她给他很多钱,但是,他是个*,我妈精神更差,我发誓,要让害她的人得到惩罚,于是我回来了。”

  他回来了,要替母亲报仇,替自己报仇。这么多年,他忍受了多少屈辱,虽然表面风光,可是,他的内心却像长满杂草的阴暗角落,不见天日。

  “那我呢?你接近我,也是为了报复?”苏绵脑海里,又浮现起那道萧索的背影,他的伤心不像是假的,如果他们真的是兄妹,关系可够糟糕的。

  “呵。现在才发现,你不会以为,我真的爱上了你吧,笑话,我怎么可能爱一个仇人的女儿?更何况……我们可能还……”

  他嗤笑一声,如今什么目的都不重要了,他终于出手了,不管他对苏绵有没有真正动心过,他们都没有可能,他们有可能有血缘关系,以至于,他假装接近她,想过要利用她报复苏伦,也没有真正伤害过她。

  可是,仅仅是因为报复而接近么?他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

  这次见面,不欢而散。苏绵回去,将事情告诉了苏母,不管怎么样,康弘和父亲究竟是何关系,他们之间的恩怨,她得弄清楚了。

  苏母正替苏父擦身,听见女儿的话,手里的动作一顿。

  尘封的记忆,如泛黄的旧照片:

  “你爸爸没有,是她缠着他的。”这也是苏母一段无法磨灭的印记,刻在她心上。

  康母和苏母本是邻居,谁知,有一天,来了个玉树临风的苏伦,瞬间夺走两个少女的心,俊朗的外形,加上良好的谈吐修养,让两个少女小鹿乱撞。

  苏伦喜欢的是岑曼竹,康母却势在必得,两个邻居,反目成仇。

  苏伦带着岑曼竹离开,康母却找机会,在他的公司守候,岑曼竹亲眼看到,他们两个人*不清,很生气。

  后来康母来找过苏伦,都被岑曼竹赶出去了,她的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后来康母嫁人了,过得不幸福,时不时来找苏伦哭诉一番,后来,她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