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三国之死亡和缘由(1/2)

加入书签

  常言道,天意如刀,人心难测。

  世上最难做到的事情便是十全十美,顺心如意,更何况是张角这种行逆天之事的人呢?

  巨斧临身之时,只听一声龙吟曹殇身上的赤龙翻身而起。本就是集合皇朝气运之龙,怎会束手就缚容得他人轻侮?

  城外,

  汉军主将皇甫嵩,朱儁两人已经甲胄在身,早已等候多时了。张角在城中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两人自然不会不知道。

  介于张角道术高强,皇甫嵩和朱儁两人便准备趁夜偷袭,争取在对方道术完备之前解决对手。

  “曹操!”

  “刘备!”

  “在!”x2

  皇甫嵩和朱儁两人各自叫出信任的副手道:“你们二人各率一只精兵,攻打南北两门。”

  “是。”

  “诸位。”主将皇甫嵩抽出长剑,高喝道,“剿灭黄金,报效国恩,就在此时!诸君,随我杀!”

  皇甫嵩率领大军攻打东门,而朱儁则是殿后。此番攻打广宗城,皇甫嵩也是深谙兵法围三缺一之道,立在迅速克敌。

  且不论此番攻打如何,汉军在城外一动顿时刀兵之气四散,整个广宗城化作战场开始冲击其张角布下的周天星斗大阵。

  张角对此自然不会全无防备,汉军攻城的刹那城墙外狂风大作。一道道旋风气墙,伴随着落石和火焰组成一道壁障阻碍着汉军的攻势。

  “旁门左道。”皇甫嵩不屑地说了一句,手一挥一对拎着木桶的士卒从后阵中冲出,黑狗血及其他的东西组成的腥臭秽物团团泼向法术之中。

  这腥臭秽物自然不是简简单单地用几样东西混合便可,其中还加入了军中将士之血,死囚之血等戾气之物,专门就是克制法术一道。

  刹那间,守护着广宗城的法术壁障便削弱了几分。但是广宗城作为张角最后的堡垒,自然不会就这么简单,他勾连地脉建造的壁障即使是受到了破法削弱但是仍然能够运转,用以御敌。

  这,就是汉军需要面对的最后屏障!

  “立军旗!”

  破法无用后,皇甫嵩倒也不急阵中大旗一立,一股军气弥漫而出。旋风平地而起,一个巨大的人影凭空而生,刚一出现便是架住了砍向曹殇的巨斧。

  “吼吼!!!”

  张角所召唤而出的巨人,乃是由周天神魔汇聚而成,秉承天地意志,调动无尽元气,可称最强。

  而汉军军旗所召唤而出的巨人,乃是兵主蚩尤。天地戾气而生,主杀伐,主战争,可称战神。

  军阵之上,乃是蚩尤称雄之地。更何况此时汉军占尽优势,还是堂堂正正的王道之师,风头一时无两竟然压过了周天神魔。

  此时张角脚下的七星灯已经点燃了六盏,只差最后一盏灯便可以接引北斗之力,逆死还生。

  但是在这紧要的时刻,曹殇的赤龙也是积蓄力量开始进行反击。斧头和利爪进行碰撞,激起阵阵波动。兵主蚩尤也是毫不怠慢,当即便和周天神魔战了起来。

  “该死,就差最后一点,最后一点了。”巨斧擦着赤龙而过,但是却又偏偏无法将赤龙彻底斩杀。

  没有办法斩杀赤龙就无法让汉朝崩溃,这黄巾军的危机又该如何解?

  想到此处,念及情况危急,张角怒急攻心猛地喷出一口鲜血。原本高亮的六盏灯,在触及鲜血后变得晦暗起来,好像下一刻就会熄灭一般。

  不行,不行了。或许是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张角的思绪变得前所未有的清醒。因为生命将近而蒙晦住的心灵,此时也是透亮无比,他开始思考退路。

  就算我死了,也要为黄巾大业做出最后一件事。猛地张角眼神变得凛冽,他下定决心要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