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神战之荷鲁斯的意外(1/2)

加入书签

  “这就是天空之神,荷鲁斯吗?”

  看着瘫倒在地上的酒鬼,婕有些难以置信。另一边贝克也是难以接受,只不过想要拯救萨亚的心情让他忽视一切,直奔目标而去。

  曹殇则是耸了耸肩,靠在神殿的门口静静地看着那三人。婕还算是镇定,而贝克则是显得激动无比,荷鲁斯压根就不认可他的行为,视其所作的行为、牺牲都是理所当然,再加上对方没有把握救活萨亚,一气之下贝克直接就不打算将荷鲁斯的眼睛交还给荷鲁斯。

  一番纠缠之下,荷鲁斯还是取回了他的右眼,那代表着太阳的眼睛。正所谓风水轮流转,失去眼睛的荷鲁斯可以被一个凡人所轻易戏弄,如今重获一半神力的荷鲁斯也可以轻易吊打贝克这一名凡人。

  最后,贝克还是用他知道赛特神力之源的所在地来挽回了一命。、

  “好了,你们两位祭祀来这里是要做什么?”

  曹殇两人向其行了一礼,先后开口解释来源。婕请求荷鲁斯拯救奈芙蒂斯的国度,而曹殇则是取出了黄金盒。

  “这是你的父亲让我交与阁下的宝物,他希望阁下能够打败赛特。”

  荷鲁斯将手放在黄金盒上,一个眼睛状的图案浮现在其上。下一刻,黄金盒如同是积木一样分散开来,变成一个魔方被曹殇握在手中。而盒子分散后,则是显露出三团白光,象征王权的双面王冠,代表神圣力量的弯刀和连枷。

  “父亲,如你所愿。”

  白光和荷鲁斯何为一体,显露出来的荷鲁斯身穿金甲,头戴双面王冠,手持连枷,腰间一把弯刀流光闪闪。

  “走吧,诸位,现在我们去打败赛特!”

  呃,为什么有种弘大的冒险刚刚拉开序幕的感觉。说起来这个配置主角荷鲁斯,小偷,祭祀还有我,真是标准的rpg啊。

  跟在荷鲁斯的身后,曹殇感觉到信心满满,自己也算是抱着大腿了啊。看看这天生神灵,看看这自带神器,看看这主角一般的阵容,谁说我的运气差呢,明明就是要很快通关的样子啊!

  “嘭!”

  曹殇信心满满,谁知道刚刚出了神殿的门口荷鲁斯就一头摔倒在地,整个人开始不停地抽搐起来。

  “荷鲁斯大人,荷鲁斯大人。”率先反应过来的还是婕,接着曹殇和贝克两人合力将荷鲁斯抬起,翻身。

  “已经没有气息了。”曹殇将手指放在鼻下查探了一番,沉重地说道。

  “怎,怎,怎么可能啊!为什么,为什么会突然就死了!”贝克此时也是乱了分寸,只是抱着尸体发问。

  曹殇对此也没有答案,不过他却有着探查的能力。双眼之中一团灰色的气息上浮,将他的眼睛化作一道深渊。整个世界在曹殇的眼中变得黑白分明,生命的白,死亡的黑。

  荷鲁斯的身上已经死气缠绕,变得漆黑无比。这点就很不寻常,要知道以常人来说都不可能在死后就立刻死气缠绕,更何况这样的一位神明竟然死得这么快,这么透彻。

  突然,曹殇双眼猛地睁大。在荷鲁斯的身上有一小股死气分流开来,恍如丝线般连接着荷鲁斯和地下的生物,如果不注意还真有可能漏掉。

  看来这下面就是荷鲁斯的死因了,两者之间的因果关系让死气环绕久不消散。

  想到就做,既然发现了缘由曹殇便举起手中的长枪。示意一旁的贝克不要轻举妄动,手起枪落只听一声刺耳的鸣叫,一只蝎子就被曹殇挑出。

  蝎子只有巴掌大但是浑身黝黑,尤其是两只鳌爪和倒钩,其上更是流动着一缕紫色的光芒。

  只是这样一只小蝎子,真的可以杀死一位高等神吗?

  “放我下来,凡人!”正当曹殇惊疑不定时,蝎子竟然开口说话了,“我可是赛特陛下座下大将,乌哈特。”

  “赛特!乌哈特!”

  蝎子的话语一下子将另外两个正处于崩溃之中的人唤醒,纷纷凑到曹殇的长枪旁:“就是你杀死了荷鲁斯大人吗!”

  “是啊,没错,就是我啊。赛特陛下最最最忠心,最最最强大仆从,乌哈特大人啊!这一切都是赛特陛下的计谋啊,没有一个后手又怎么会让荷鲁斯一个人在这里安静地生活呢。凡人还有祭祀,给你们一个忠告还是尽早归顺我主赛特陛下,或许能给你们留下一个全尸。

  看看吧,和陛下作对的奥西里斯的心脏被

章节目录